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老公,快来救我
  “让人查一下白封的房产,把离水上乐园最近的给我标出来,五分钟之内,我要看到结果。”

  傅殃的眼里隐忍着风暴,捏方向盘的手紧的指节发白,想到宋九月可能的遭遇,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对方身边去。

  不出三分钟,耳机里传来了地址,“唰”的油门一踩,他的车如火箭一般,离开了这个地方。

  跟在后面的车也开始加速,虽然搞不懂出了什么事,但看自家老板的样子,似乎是气的不轻。

  “哧!”

  “哗啦!”

  七八辆车停下,傅殃率先下了车,看到这高墙大院的别墅,眉头挑了挑,宋九月那女人到底在不在里面。

  然而,还不等他疑惑,就听到宋九月那女人兴奋到爆的声音。

  “老公,傅殃老公,快来救我!!”

  这一嗓子直接把大家给镇住了,也把宋九月的位置给暴露了,还在苦寻的白封和保镖瞬间激动了起来,让人去房顶将宋九月提溜了下来。

  宋九月站在楼顶,自然能够看到大铁门外面的情况,也看到了傅殃那张宇宙无敌帅脸,这个时候她可是什么都不怕了,就算被两个大汗提溜在手里,也没有挣扎一下。

  “嘭!”

  她直接被丢在了白封的前面,找了这么久,白封早就有些气恼了,现在看到这女人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瞬间气的发狂,好啊,这女人能藏吧,待会儿这么多人一个一个上,就不信她还能这么淡定。

  “刚刚我听到你叫唤什么?噗,喊傅少老公,你这女人估计是晒傻了吧?哈哈哈,你以为傅少是什么人,不过一只被傅家丢出来的破鞋,还恬不知耻的喊老公,宋九月,现在可有你受的,看到我的这些保镖了吗?待会儿我爽完了,你就是他们的,哈哈哈。”

  白封的脸上满是猥琐,一双眯眯眼把宋九月的胸前盯着,那目光似乎已经透过了薄薄的衣裙,游移在她的皮肤上。

  众人正趣味儿十足的时候,听到大门传来“轰”的一声,脑子都懵了懵,什么情况?

  白封也皱了皱眉,正打算去看看,转身就发现七八辆汽车缓缓的驶来,有人敢闯他的宅子,还这么光明正大,呵,活腻歪了是吗?

  被丢在地下的宋九月却是眼里一亮,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嘴角弯弯的看着停下来的汽车。

  车门打开,傅殃那张脸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打算叫嚣的白封喉咙一堵,脸上突然有些惶恐,周围的温度一下就冷了下来。

  大家都不敢动,空气中隐隐的有火药味,看来刚刚他是把铁门炸了。

  所有人都屏息的时候,宋九月如一只归巢的鸟儿一样朝着傅殃飞了过去,一头栽进了对方的怀里,学着今天单容对白封的撒娇。

  “老公,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可就要被轮了。”

  傅殃的手臂麻了麻,想要把宋九月提起来扔出去,但是看到对方灰尘满面的样子,嘴角抽了抽。

  后面跟来的人也差点儿栽到地上,老公?老板结婚了?和宋九月?他们怎么不知道?

  众人正疑惑的时候,白封已经知道自己捅大娄子了,喉咙有些干,瞥到傅殃漆黑的眼睛,差点儿腿软跪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

  宋九月踮脚在傅殃的脸上亲了一口,喜滋滋的打算上车。

  不过这么一亲,傅殃积聚起来的气势瞬间散了个干净,嘴角诡异的勾了勾,然而脸上依旧淡定。

  “别闹,你打算怎么办?”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看了白封一眼,发现对方脸色煞白,眼尾一弯,风水轮流转。

  “你有那种药么?”

  宋九月在傅殃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眼里突然有些趣味,她真的变坏了。

  “哪种?”

  傅殃眉头蹙了蹙,这女人怎么突然这副表情。

  “就是那种吃了以后会很热,亢奋的药,最好还有迷幻的效果,两种我都要。”

  傅殃身体抖了抖,满脸怀疑的把面前这个人看着,这或许不是宋九月吧,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不一会儿,就有小弟狗腿的送来了药,并且承诺没有人能躲得过,效果绝对杠杠的。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让人把白封和白封的保镖制服住,手里拿着药,笑颜如花的走近了白封。

  “你……你要干什么……宋九月我告诉你,你别乱来!!”

  白封肥胖的身体想要后退,却被傅殃的人紧紧的按着,根本动不了分毫。

  “傅少,傅少,饶了我吧,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饶了我吧……”

  白封有些狼狈的跪下,牙齿被两个人掰开,宋九月将迷药倒了进去,至于其他七八个保镖,她则挨个喂了些那种不可描述的药。

  “傅殃,有笼子么?很大的铁笼子。”

  对于宋九月的要求,傅殃自然是全部满足,不一会儿就让人拿来了笼子,把这些人都投了进去,铁门一关,潇洒上锁。

  他不是要让人轮了她么,现在她就让这个恶心的男人尝尝,被人轮的滋味儿,特别是被一群男人,嘴角勾了勾,有于药的作用,这群人肯定会很疯狂吧。

  不过那画面太难以描述,她不想看,所以直接留下了两人在这里守着。

  做完这些,宋九月转身,突然发现傅殃的人“唰唰”的离的有些远,满脸惊骇的把她看着,似乎她是一只妖怪。

  宋九月挑挑眉,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什么不同,怎么他们看着很害怕。

  “他们怎么了?”

  好奇的问了一旁的傅殃,发现对方也满脸复杂的看着自己。

  “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傅殃将人一把搂上了车,瞥到笼子里的一群男人已经在相互撕扯衣服了,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让人把车开离了这里。

  “我只是想让他们尝尝被人轮的滋味儿。”

  宋九月窝进傅殃的怀里,突然觉得无比的安心,从躲到屋顶的那一刻,她就笃定这个人会去救她。

  “下次小心一点儿,宋九月,我不是神,也有疏漏的地方,那个时候,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