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夏小姐是过去式了
  那个时候,怎么办……

  要是今天傅殃不来,她会怎么办?大概一直躲到天黑,然后趁机跑出去,跑不出去,就只有和他们拼命了。

  “我知道了,下次会小心的。”

  谁知道那男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来,还用乙醚迷晕她,眉头蹙了蹙,在上面待那么久,自然是累了,这个时候傅殃在身边,她直接睡了过去。

  墨一是在两人回去的时候才听说这件事的,看到睡的正熟的宋小姐,嘴角抽了抽,刚刚那群保镖说,这是个不能得罪的瘟神,这人今天到底做了什么,让人那么忌惮她。

  喻初原坐在沙发上,看到老板抱着宋九月进来,眉头蹙了蹙,这女人能进老板的卧室?

  他不在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看了,习惯了就好。”

  两条单身狗这么大眼瞪小眼,还加上一头单身豹,和这样的傅殃生活在屋檐下,似乎每天都在吃狗粮。

  “墨一,老板这么对这个宋小姐,他是认真的么?那夏小姐怎么办,夏小姐只是失踪,并没有找到尸体,假如有一天她活着回来,而老板的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一个外人,她会不会很伤心?”

  墨一听到喻初原这么问,心里抖了抖,这段时间,他下意识的去忘记夏小姐的事情,因为老板现在喜欢宋小姐,夏小姐已经是过去式了。

  “夏小姐一次又一次的舍命救老板,最后还因为老板失踪,她真的很爱老板。”

  墨一眉头蹙了蹙,这一点儿他不否认,但是老板这么厉害的人,哪里要她救了,他怎么感觉夏小姐只是为了让老板愧疚呢。

  可夏小姐那么善良,应该不会这么做……

  两人还在楼下思考着,宋九月却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不过这样的夜晚,单容主动无法入眠的,一想到现在的宋九月正在忍受着白封那些变态的玩具和癖好,心情就激动的快要飞起来了。

  可是一直等到后半夜,白封那里都没有传来消息,那人该不会玩的太尽兴,睡过去了吧,自己不是提醒他,结束后给她打电话吗?

  直到现在,电话还安安静静的摆在那里……

  难道出事了?老板找到了那里,然后把宋九月救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肯定也麻烦了,白封那男人看着可不像有操守,要是老板稍微一威胁,他肯定什么都会吐出来,那自己也就曝光了。

  单容一开始的兴奋通通消失,到现在已经有些惶恐,坐立难安,想着要不收拾点儿东西走吧,可是老板要是有意计较,不管跑到哪里,都会被抓回来的。

  单容牙齿咬了咬,不能慌,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说不定白封只是累的睡着了,所以忘记了他的嘱咐。

  就这么担惊受怕了一夜,直到凌晨五点,才脑袋晕眩着睡了过去,精神紧绷着,这么一放松,睡了整整一天。

  醒来的时候,她看到网上的消息,直接如雷劈顶,百川竟然被盛腾收购了,毫不费力的收购了……

  百川虽然近两年在走下坡路,但是他的品牌在那里,想要收购肯定会有一定的难度,如果不是白封出了什么问题,一定不会这么快就被收购的。

  单容的眼里有些猩红,拳头紧紧的捏的了起来,看样子宋九月依然平安无事啊,呵呵,真是不公平,怎么每次都能幸免于难。

  白封那老男人刚刚许诺了她副总的位置,公司就没了,她怎么能不气,这么一想,单容收拾了东西,一定要去看看白封出的了什么事。

  只是刚进大铁门,她就吓了一跳,这铁门的另一半已经掉了下来,看样子是被什么蛮横的拆开的,心里凉了凉。

  直到走到那个铁笼子旁,她的胃里才翻涌了起来,里面的场景简直不堪入目,七八个男人赤身纠缠在一起,空气中是难以忍受的味道,白封那一堆肥肉在里面异常的明显。

  “呕……”

  单容没有忍住,蹲一旁吐了起来,跌跌撞撞的离开这里,手指哆嗦的上了车,油门一踩,汽车飞快的冲了出去。

  这样子的白封,她是没法再跟了,那个人已经毁了,她得重新找后台了,只要命还在,总能让宋九月跪着求她。

  宋九月不是没有怀疑过单容与这件事的关系,但是想着那女人短时间内估计翻不出什么风浪,所以也就没有再理,更让她在意的,是那个叫喻初原的家伙。

  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她的身上,带着阴暗和沉思,是的,阴暗,她断定那个人是不喜欢自己的,要不是傅殃还在,估计他能直接开枪嘣了自己。

  很奇怪,这种强烈的不喜到底是怎么来的,她似乎并没有招惹到他。

  “那个喻初原……他是什么人?”

  送咖啡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

  “我的私人医生,别看他年纪小,可是医术已经拿过很多权威奖项了,是公认的医术天才。”

  这么厉害……

  宋九月撇了撇嘴,可是那人不喜欢自己啊,真是苦恼。

  “怎么了?”

  傅殃看到宋九月的苦瓜脸,将人拉了过来,轻轻的吻了一下,才开口问道。

  “他是不是很讨厌女人?”

  傅殃挑挑眉,喻初原讨厌女人?也许不能用讨厌来说吧,应该更严重一些,是厌恶,一直没见过他有什么女朋友。不过那家伙虽然性子冷了些,和人相处还是没多大问题。

  “怎么,你看上他了?”

  傅殃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宋九月,不错过她任何一丝一毫的表情,要真是这样,那小子可以直接滚了,再也不要回来。

  “怎么会呢。”

  宋九月笑眯眯的给这位大爷顺气,心里却是百转千回了起来,对方干嘛要那么讨厌她,总不能因为两人是情敌吧。

  想到这,她自己先笑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傅殃总算是良心发现,要为喻初原办接风宴了,一群人打算出去聚一聚,这样的场合,他自然是要带宋九月的。

  能和傅殃鬼混的,无非是那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