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醋坛子翻了
  沈白戴了一顶鸭舌帽,他这样的大明星,哪怕是露出一只眼睛,也会被粉丝认出来,还有夏冰,这两个的咖位算是明星中重量级的。

  宋九月本来以为喻初原这样的性子,是融不进这个圈子的,但是很奇怪,他和沈白谈天说地,和盛琅一起聊台球,看样子,就是不喜欢自己啊。

  嘴角撇了撇,也没有在意,毕竟她和其他几人,也是合不来的,全程就在傅殃的旁边坐着,而傅殃的另一边,坐着的就是喻初原。

  夏冰唱完了歌,把话筒递给了傅殃,现场的几人一下子就开始起哄。

  “傅殃,你都好久没唱歌了,今天来一首吧。”

  沈白喊了一声,嘴角勾了起来,眼神在宋九月的身上扫了扫,看来对这个人,是认真了啊。

  “傅殃,你会唱歌吗?”

  宋九月很好奇,实在不能想象他唱歌的画面,画风不搭。

  “嗯。”

  傅殃的眉毛都没有动一下,静静地转着手里的手机,眼神都没有给沈白一个。

  宋九月抓耳挠腮的好奇,这个人唱歌是什么样子的,真想见见。

  “想听吗?”

  淡淡的三个字飘来,宋九月脸上一红,暗恼心思被人家猜了个干净,点头,视线转向了屏幕上。

  傅殃嘴角勾了勾,起身,顺手将衣服放在了一旁,指尖将袖子缓缓的上叠,这样的动作,竟然让宋九月看出了几丝优雅来。

  傅殃的优雅,真的是与生俱来的,他浪荡的时候,不羁的像一头狼,恣意妄为,但是矜贵的时候又如三月清桂,只可远观。

  他可以在高处,淡淡瞥眼,云端下俯视众生,也可以在低处,沟壑纵横,依旧不会落于尘埃。

  宋九月看着看着,便觉得心里多了什么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直到那个人低沉的声音想起,她才知道,心里的某个东西,发芽了……

  本来以为傅殃这样的人,唱歌会显得别扭,但是当真的听到和看到的时候,一点儿也不那么觉得,他的声音低沉的像大提琴,一串串的英文从他的最终吐出来,缠绵的,像情话低喃。

  宋九月瞬间脸红了,眼睛低垂,视线紧紧的盯着手里的红酒,不知道是不是他自作多情了,总感觉傅殃的眼神会有意无意的看来。

  乱瞟的视线无意间看到傅殃放下一边的外套,宋九月的手一伸,想要拿过来抱进怀里,可是拉了一会儿,那衣服竟然丝毫反应都没有,她一抬头,就对上了喻初原那幽深的眼睛,不带丝毫感情,甚至是有些厌恶。

  宋九月一个激灵,刚刚的粉红泡泡荡然无存,眉头蹙了起来,因为她和喻初原分别坐在傅殃的两边,他这么一走,两人自然离得近了一些。

  “我似乎没有招惹到你,你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我?”

  她的指尖在衣服上没有放开,不认输的拉着。

  “讨厌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宋小姐,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很讨厌。”

  喻初原是典型的俊男子,长得非常干净,和娱乐圈里的小鲜肉差不多,一笑还特别阳光,尽管他不怎么爱说话,但整个人很温和,只是语言少了一些。

  既然别人讨厌自己,她和何必凑上去热脸贴冷屁股,使劲一拉,想要将傅殃的衣服拉到她的这边,但是喻初原一直不放手,两人就这样,暗暗的较劲着。

  “给我。”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干嘛和她争一件衣服,有病吧。

  “不行!”

  喻初原严厉拒绝,刚刚这女人看老板的目光太花痴了,和其他俗气的女人没有区别,半年不见,老板的眼光怎么倒退了。

  宋九月咬咬牙,看到喻初原依旧坚持,还满脸厌恶的看着她,心里瞬间有些怒了,一把松开了傅殃的衣服,顺势捏住了喻初原的衣领,目光有些凶狠,凶狠的直接露出了两颗隐藏的小虎牙。

  “你到底什么意思?”

  喻初原愣了一下,突然看到这颗放大的脑袋吓了一大跳,但是气势不能输。

  “宋九月,我讨厌你,非常讨厌,你就跟一只蟑螂一样。”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还是第一次,有人形容她是蟑螂,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指尖在喻初原的脸上摸了一把,嚯,好滑。

  “被蟑螂调戏,什么感觉?”

  喻初原脑袋发麻,扭头发现他家老板要吃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一下,想要离宋九月远一些。

  但是他退一步,宋九月就近一步,还被不停的追问什么感觉,喻初原涨的脸上通红,最后只能憋出一句。

  “不知廉耻。”

  “嘭!”

  话筒被摔在地上的声音,宋九月被吓了一大跳,刚抬头就对上了傅殃带着猩红的眼睛,想要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傅殃大踏步的走了过来,直接把人捞进了怀里,身影如风一样,呼哧哧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只丢下淡淡的四个字。

  “失陪一下。”

  接着两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宋九月有些害怕,拼命的想要逃走,却被傅殃一把扔进了车里,“嘭”的一声,车门已经关了,狭小的空间顿时沉重了起来。

  “傅殃,误会……我刚刚想要帮你拿衣服,但是那个喻初原一直不肯撒手,然后我……”

  “然后你离他那么近,突然发现那小子还挺帅,萌生了想要亲他的想法是吗?”

  “我没有亲。”

  “是啊,可是你摸了。”

  傅殃的声音阴测测的,将人一把捞了过来,横在自己的腿上,一巴掌打在了宋九月的屁股上,力道可是丝毫没有减小,宋九月疼的“嘶”了一声,屁股一定红了。

  她已经二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就算犯错,也不该这样惩罚她吧。

  “啪!”

  又是一巴掌,还伴随着傅殃恼怒的声音。

  “你知不知道错了,宋九月!下次给我离男人远一点儿,不然我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宋九月挨了两巴掌,老实了,抿着嘴唇不说话。

  “不说话?你真的觉得初原那小子好看?”

  车厢里有些酸,不知道是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