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对女人有心理阴影
  不一会儿,喻初原最后消失的地方就被找到了,傅殃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的情况,但奇怪的是,监控中一点儿影子都没有,似乎这个人就是凭空消失的一般。

  “老板……”

  墨一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按理说以他们的势力,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查不出来,在洛城,他们查一个人最多只要半个小时,但是这次喻初原的失踪,竟然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除了那一条绑匪的信息外,什么都没有。

  几人正纳闷着,傅殃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信息,无非是要他一个人去世贸大厦顶层最靠左的房间。

  傅殃的眉毛挑了挑,没有犹豫,开车便去了那个地方,而墨一他们,就在离大厦不远处候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

  世贸大厦是洛城最有名的酒店,是盛琅旗下的。

  傅殃平时和盛琅厮混在一起,前台小姐自然是知道他的,马上拿了房卡。

  他一个人去了顶层,奇怪的是,整栋大厦都很安静,而且运营正常,看起来不像是出了什么事。

  “咔嚓”一声,刷开门后,他谨慎的靠在了一边,将枪从衣服里拿了出来,食指扣着扳机,眉眼冷峻的盯着里面。

  房间里漆黑一片,沉重的呼吸声和轻微的酒味混杂在一起,傅殃心里疑惑,顺手开了灯,发现床上躺着满面潮红的喻初原,眉头蹙了蹙,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初原,喂……”

  喻初原现在头晕脑胀,根本不知道旁边有人,身体快要炸了似的,傅殃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给墨一,让他找一个女人上来,干净的。

  墨一手抖了抖,给喻初原那小子找女人,估计他明天醒了以后会疯吧……

  “别废话!!不找女人那你来!”

  墨一差点儿将手机丢出去,虽然洛城的上流圈子,很多阔少爷私下里都有男女通吃的癖好,但是他可是正常人。

  “老板,你等一下,我马上叫人上去。”

  盛琅那样的花花公子,他旗下的地方就没一个干净的,只要出的起钱,就算要国际超模都能给你弄来。

  不一会儿,一个乖巧的女人被叫了上去,垂头站在门前,而傅殃郁闷的抽烟,喻初原中的不是一般的催情药,不然他也不会让墨一找女人来。

  “老板……这小子要是醒了,我估计有些麻烦……”

  “别唧唧歪歪的废话了,让她进去。”

  “是是是。”

  墨一打开门,让那个女人进去,然后守在了这里。

  傅殃把烟抽完后,丢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下楼,回去抱他的小娇妻。

  不过想想觉得奇怪,喻初原作为一个医生,会被人下这样的药,难道对方很强么。

  陈亦白的能力强吗?大概吧,他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从古寒那里要来了这药,不知道该找谁实验,刚好喻初原喝醉了酒,从酒吧出来,简直是天助他也。

  那小子他知道,是傅殃身边的人,不过那人看傅殃的眼神,总感觉怪怪的,不会是个gay吧,想到这,手上一麻,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九月跟他吐槽过,说这个小子为难她,既然这样,受点儿惩罚也是应该的。

  他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妥妥的变成一个妹控了,将没用完的药往垃圾桶里一扔,晃悠悠的去了司马玥的地方。

  ……

  第二天的时候,墨一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不是女人,是男人的。

  他打开门进去,就看到喻初原满脸苍白的缩在床头,而那个女人,已经被他踢下床了。

  “墨……墨一,这是怎么回事……”

  墨一嘴角抽了抽,一个大老爷们,怎么搞的像被强奸似的。

  “醒了就起床,去老板那里。”

  喻初原昨晚失踪的事,宋九月是知道的,但是后来看到傅殃回了家,就猜到那人已经找到了。

  只是今早看到坐沙发上的人,吓了一大跳,怎么一晚上不见,他苍白成这个样子……

  傅殃和小黑也优雅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一人一豹,步伐出奇的一致。

  “昨晚怎么回事?”

  傅殃蹙着眉头问了这么一句,看到喻初原脸上先是一红,再一白,颤颤巍巍的,看着好不可怜。

  “我……我喝多了……”

  傅殃嘴角抽了抽,这才注意到这人脸上的一个脚印……

  有人把脚印印在了喻初原的脸上……

  墨一在一旁憋着笑,那脚印还挺有水平,遮住了喻初原的大半张脸,看来对方应该是很用力,脚印形状的红痕,根本洗不掉。

  宋九月假装自己看不到,嘴角一直绷着笑,差点儿抽筋,这小子到底是得罪了谁啊,这么损。

  傅殃叹了口气,这显然是别人的一个恶作剧,不过看到喻初原满脸苍白的样子,还是安慰了一下。

  “别关心这个了,昨晚……”

  “老板……我想吐……”

  呕……

  喻初原不给面子的跑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吐了起来,想到自己和女人过了一夜,还发生了关系,心里就恶心的厉害。

  吐了大半个时辰,直到胃里舒服了一些,他才颤抖着腿回到沙发上,秋姨适时的端了白水给他漱口。

  这家伙就这么讨厌女人?宋九月就不明白了,不就是和女人睡了一晚吗,怎么反应这么大,惊叹还吐了。

  然而她没有想到,喻初原不仅是吐了,喝完秋姨端来的水后,两眼一番,直接晕了过去。

  “我靠!!初原!初原!!”

  墨一摇了一下对方,发现这小子是真的晕过去了,马上将人送去了医院,而傅殃和宋九月,也跟在了后面。

  “他怎么这么严重?”

  傅殃揉了揉太阳穴,看到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人,脸上有些无奈。

  “心理疾病,讨厌女人。”

  宋九月恍然大悟,那应该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个人那么厌恶自己了吧,松了口气,心里好受了一些。

  “他这么多年,能够接受的女人只有夏家的两个小姐,因为她们救过他的命,十年前他溺水,是夏冰带人把他从池里拉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