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开门,放小黑
  傅殃正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小手枪,那枪比他别墅里的都要小,更像是为某个女人量身定制的,还是漂亮的银白色。

  “宝贝儿,过来,给你看一样东西。”

  傅殃嘴角弯弯的对着宋九月招手,等对方走近后,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枪在手里潇洒的转了两圈,然后放到了宋九月的手上,眼里有些邪肆。

  “喜欢么?这是我送你的第二件礼物。”

  宋九月心里抖了抖,她还记得刚进傅殃别墅的那阵,直接被满屋子的枪吓哭,但是现在再看到这东西,只觉得精致,可爱。

  “嗯,谢谢。”

  拿过来以后,她在手上试了试,无比的顺手,嘴角一勾,很满意。

  “谢谢就完了?这可是特意为你打造的东西,费了好久呢。”

  宋九月真想翻个白眼,想着你也不过动动嘴皮子的功夫,但是人家至少有这个心,撇头,淡淡的印了一个吻在对方的脸上,然后继续观察手里的枪。

  傅殃愣了一下,耳朵尖悄悄的红了起来,视线有些闪躲,那些流氓气息瞬间像水一样,哗啦啦的消失了个干净。

  “傅殃,你应该教我怎么把这东西练熟。”

  傅殃挑挑眉,将人抱的更紧了一些,扣过对方的脑袋一个长吻后,满意的放开了她。

  “回家再说。”

  宋九月点点头,突然发现这把枪可以轻松的装进她的小包里,不过在这个国家携带枪支,可是犯法的,看来以后要悠着点儿了。

  “哦,对了,我妹妹明天要来和我一起住。”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办公室里的气温一下子降下去了,讨好般的坐到了对方的腿上,指尖在他的胸膛划着小圈圈。

  “宋九月,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外人进我的地盘。”

  “哎呀,不会进去的,等她走到门口,你就开门放小黑,只要把她弄去医院就行了嘛……”

  傅殃心里抖了抖,想着这女人估计是被恶灵附体了吧,居然这么坏,不过……他就是喜欢坏的,嘴角勾了勾。

  “嗯,那我勉强接受。”

  “谢谢,么么哒。”

  宋九月又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一口,才将银白色的小枪放进了包里,踩着小高跟儿,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回到座位上后,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果然啊,女人就是要会撒娇,会说甜言蜜语。

  低头,将藏在文件下的杂志拿了出来,上面大喇喇的几个字——怎样降服傲娇男友。

  第一,粘,一定要粘人。

  这样会让她觉得你离不开他,最好是没事就么么哒,反正没有什么是一个么么哒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个。

  第二,甜,女人喜欢糖衣炮弹,男人也是一样。

  动不动老公呀,亲爱滴呀,一定会叫的对方双腿发软,答应你的一切要求。

  宋九月边看边点头,这本书里简直是真理啊,好像对付傅殃都很适用,郑重的将书藏在了一旁,想着以后多用用里面的知识。

  回家后,她特意将小黑唤来,又是揉腿又是刷牙的,反正把对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豹爷呀,明天就看你的啦,一定要把她咬的住院,成功以后给你洗澡,怎么样?”

  小黑最喜欢的就是别人给她洗澡了,这个时候舒服的躺着,露出肚皮,眼睛惬意的眯了起来,任由宋九月给它顺毛。

  把这位爷伺候的舒服了,宋九月也算是放了心,小黑虽然是豹,但是从小跟着傅殃生活,比其他动物更通人性。

  第二天的时候,她特意向傅殃请了假,开着去接陈浅予,看到穿着蓝色连衣短裙的人,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陈浅予的脑袋往车的方向伸了伸,没有看到那个男人有些淡淡的失落,但也只是一瞬,眉眼又清亮了起来。

  “九月姐姐,谢谢你,走吧。”

  说着,她将箱子放进了后备箱里,有些欢快的坐在了副驾驶上,宋九月没有说话,油门一踩,缓缓的开动汽车。

  直到停车,陈浅予看到不远处的别墅,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那里似乎她的王子就在里面等着她。

  “九月姐姐,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行李吧,谢谢你啦。”

  俨然把宋九月当作丫鬟使唤了,而自己则有些激动的向着大门走了进去,提着小裙子,宛若一个公主。

  宋九月挑挑眉,没有在意,打开后备箱提出陈浅予的箱子,发现还挺轻,对方估计是想这边给她准备好一切东西吧,哎,人啊,就是不懂得知足。

  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数到第十下的时候,听到豹子凶狠的声音,还有陈浅予惊慌失措的声音。

  宋九月望去,发现小黑正咬着陈浅予的肩膀,眼神凶狠,不肯撒嘴。

  “救命啊,呜呜,救命啊!!!”

  陈浅吓得声音都是抖着的,双腿也发软,看到这个放大的豹头,又撇到不断流血的肩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黑这才撒口,欢快的朝着宋九月跑来,豹头在她的腿上蹭了蹭,然后去了游泳池旁边,因为那里有它专用的浴池。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让墨一把人送去了医院,心情非常好的打算去给小黑洗澡。

  墨一嘴角抽了抽,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还昏在门前的陈浅予,想着这下怕是对这房子有心理阴影了。

  陈浅予马上就被送去了医院,其实肩膀上没有多严重,毕竟小黑知道分寸,它要是真的咬,估计那胳膊已经废了,这次顶多让陈浅予休息十天半个月。

  宋九月以为有这次的教训,陈浅予应该不想再踏进那个地方半步了,但是她显然低估了这个人。

  陈浅予刚醒,就哀哀切切的打电话让她过去,没办法,她只能开车去了医院。

  见了她后,陈浅予直接哭了出来。

  “九月姐姐,咬我的是什么东西啊,呜呜,我的肩膀现在疼死了,我一定要把它杀了炖汤喝。”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把小黑杀了炖汤?估计会被傅殃挫骨扬灰吧,脸上染了几分关切,不就是装吗,她又不是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