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颗心烫的厉害
  “浅予,真是对不起,那是他养的宠物,我也经常被咬,哎,那东西精贵着呢,我们动不了它的,你的伤好些了么?”

  陈浅予听到宋九月这么说,更是觉得委屈的要命,眼泪一直啪啦啪啦的掉,她还没有跨进那个门,还没有见到那个男人,居然就先被他的宠物咬伤了。

  “九月姐姐,那我怎么办,呜呜,下次我去它还会咬我么?”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似乎在仔细的思考这个问题,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可能要你下次去试试了。”

  陈浅予打了一个寒颤,让她去试试,要是那个大家伙又咬了她,那可怎么办。

  宋九月看到对方的表情,嘴角勾了勾,知道对方这是怕了,坐了下来,有些语重心长。

  “要不你还是就住寝室吧,能够和室友在一起,多好啊。”

  陈浅予眼里深了深,做了那么多事,怎么会回寝室,她一定要让那个男人爱上自己,拳头把床单捏的紧紧的,最后故作轻松的开了口。

  “九月姐姐,我看那东西对你倒是亲近,下次我和你一起走吧,我走你的后面,好不好?”

  呵,还不死心。

  “好啊,等你的伤恢复了再说吧。”

  宋九月淡淡的答应到,想着干脆不要让小黑留情算了,可是想到那鲜血淋漓的场景,瞬间否定了这个想法。

  又安慰了这个人几句,才起身出了医院,上车后,终究没忍住,笑了出来,嘴角弯弯,还真是解气啊。

  她突然发现自己是真的变坏了。

  缓缓将汽车驶离了这个地方,到了家后,很开心的给了小黑一个熊抱,这家伙果然没让她失望。

  给小黑洗完澡,她刚进客厅,就发现傅殃已经回来了,眉头蹙了蹙,怎么今天都不用上班的么?

  她哪里知道,自从有了那面玻璃后,傅殃一抬头就能看到她,而今天那个位置空荡荡的,他心里不舒服,审批不进去任何文件,最后干脆云淡风轻的回来了,反正他是老板,想怎样就怎样。

  “宋九月,我送你的枪呢,拿着它,跟我走吧。”

  傅殃嘴角勾了勾,从客厅的架子上取出一把,放在手里掂了掂,直到拿中一把满意的,他才心满意足的子弹上膛。

  宋九月知道,这个人恐怕要教自己枪法了,心里有些激动,那把枪她一直放小包里,反正不过安检,没有人会知道她包里有那玩意儿。

  拿过包,取出枪后,跟在了傅殃的身后,直到傅殃打开地下的一扇门,她的心里才抖了抖。

  里面的空间太大了,没想到在别墅的底下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当初修建它的人,还真是煞费苦心。

  墙壁上依旧是各种类型的枪支,很多甚至已经有些发旧了,看得出来是经常被人练的。

  两边的墙壁很高,一眼看过去竟然都是大大小小的枪支,并且都不是新的,似乎都是被人用了好久,然后丢弃在这个地方的。

  只是因为放在墙壁空台上的原因,看着更像是艺术品。

  五十米开外有几个靶子,这地下室的灯光大亮,看着就跟白天一样,整片场地找不到一处阴暗的地方。

  “这枪的射程最远也就五十米,宋九月,我把它给你,只是让你自保,现在的你,不可能在短短时间能够精通这些东西的,看到墙上那些枪了么?都是我用坏的。”

  傅殃边瞄准边说到,“嘭”的一声打了出去,不用看宋九月也知道,肯定是满环。

  她也将子弹上膛,瞄了瞄这个距离,发现难度还是挺大的,特别是要正中目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她有傅殃。

  “含胸拔背,准星与虎口手腕一条线,大臂微曲,食指搭于扳机扣旁,其余四指握紧枪把,另一只手心向上扶于手腕处。宋九月,跟着我的话,慢慢调整姿势。”

  宋九月点点头,做完这一切后,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瞄准。

  “傅殃,我……”

  “单眼瞄准和双眼瞄准都行,看你自己习惯什么,不过单眼会让你失去三分之一的视野,而双眼可能会出现重影,所以具体选择什么,看你自己。”

  傅殃淡淡的说道,走到宋九月的身边,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扶着她的腰。

  “屏气,集中精神,这款枪的冲力并不大,不用担心手臂会发麻,除非你连续射击了一百发。”

  傅殃的调整好宋九月的姿势后,淡淡的站在了一边,看到满脸严肃的女人,嘴角勾了勾。

  “开枪!”

  “嘭!”

  宋九月扣动扳机,发现不远处的靶子动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就是这样,自己找找感觉吧。”

  傅殃适时的在对方的嘴角亲了一口,如一只偷腥的猫一样,走到了一边,斜靠在墙上,把这个认真的女人盯着。

  她是真的想学好这个东西,初见的时候,面对自己的侵犯,她拿起那把枪,抵在自己的胸口,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生来就懦弱的。

  宋九月第一次这么正规的练习射击,还是在使用真枪的情况下,所以她这么一练习,根本停不下来,直到吃晚饭,才手酸的放下了枪。

  傅殃一直在旁边陪着,偶尔懒懒的提醒一两句,发现她一点就通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两人一起回到客厅,秋姨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宋九月想要去端汤的,刚把汤碗端上,因为手酸,汤汁一下子就淋在了她的手上。

  傅殃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大步的跨了过去,把宋九月的手自己掌心里端详了一下,语气急切。

  “你没事吧?疼不疼?”

  宋九月呆呆的看着这个人,有些不自在的收回手,心里突然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像是干枯的田野迎来一场春雨,小草簌簌的从土里开始钻出来。

  她的一颗心,好像活了。

  “藏着干什么?宋九月,我问你有没有事?傻了么,手上全是汤,还往裙子上抹。”

  “没事,这汤不烫。”

  她说完这句,只觉得一颗心烫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