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宋九月,算你狠
  “笨。”

  傅殃说了这么一个字,将对方拉着往楼上走,一只手懒懒的插在裤兜里。

  宋九月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眼里闪了闪,抿嘴不说话。

  “把裙子换了,再下去吃饭。”

  “嗯。”

  宋九月点点头,她刚刚不小心抹了汤在这条裙子上,现在看着脏兮兮的,所以侧身在一旁的衣柜里拿了一条吊带裙出来,看到傅殃依旧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眉头蹙了蹙。

  抬脚便打算往洗手间走去,只是走到一半,就被傅殃拉住了手腕。

  “就在这里换,你的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哪里没摸过。”

  语气之可恶。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既然这个人都这么不要脸,她怕什么,这么想着,转身就开始脱裙子。

  只是那拉链在背上,她看着在一旁无所事事的傅殃,眼里闪了闪。

  “帮我拉一下。”

  傅殃眉毛一挑,非常乐意的上前,指尖放在拉链上,缓缓的往下拉,入目是光滑白皙的皮肤,再往下是漂亮的蝴蝶骨,随着衣服的滑开,能看到的景色越来越多。

  宋九月正想说,好了,谢谢,突然就感到一个发热的东西袭上了自己的肩膀,一点一点的啃着,她的身体僵了僵,转而放松,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回头,看着在自己的肩膀亲的认真的人,侧身,缓缓的抱住了对方,一只手滑向了他的胸膛,暧昧的转着圈圈。

  “傅殃,你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傅殃早就被对方的动作弄得浑身发麻,被她碰到的地方流窜着一丝丝电流,电的他整颗心颤抖的厉害。

  一把将人压到了床上,声音沙哑。

  “是啊,不想吃了,吃你吧。”

  宋九月勾着对方的脖子,嘴角缓缓上扬,眼里的光彩很璀璨。

  “可是我生理期啊~”

  这句话说完,房间里的空气就有些冷,傅殃的脸上漆黑,从对方的身上起来,淡定的扣好刚刚被她解开的几颗扣子,额头上的青筋时隐时现,看样子是憋的厉害。

  “吃饭,宋九月,算你狠。”

  说着,“嘭”的一声关了门,力道之大,震的墙上的挂钟都差点儿掉了下来。

  “噗嗤~哈哈哈哈哈。”

  宋九月笑出了眼泪,指尖淡淡的抹着眼睛,想到刚刚傅殃欲求不满的样子,只觉得快意,这下没有他的打扰,开始慢悠悠的换衣服。

  换好后,踩着拖鞋去了楼下,傅殃已经坐在饭桌前了,脸上很不好看,跟调色盘似的。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那本书果然说的没错啊,适当的勾引勾引对方,有助于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傅殃心里郁闷,直到宋九月夹了菜到他的碗里,那些郁闷才慢慢的从毛孔里散发出来,开始慢条斯理的用着餐。

  “你那个妹妹怎么样了?”

  傅殃突然想起了这个女人在办公室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为那些招惹到宋九月的人担心了,这个人现在可是彻底黑化了啊。

  “明天就能绑着绷带去上学了,还想着来这里呢,教训还没吃够。”

  宋九月丢了一颗葡萄进嘴里,要不是有养父母的关系,那个人恐怕会在床上多躺几天。

  傅殃嘴角抽了抽,缓缓的将人搂进了怀里,在她的头发上亲了一下,眼里宠溺满满。

  不过晚上的时候,才是他最难熬的日子,宋九月在一旁倒是睡的挺香,他浑身燥热,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起床,去阳台上抽了根烟,想着他堂堂傅殃,怎么就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但是转身进卧室,看到那那小小的一团的时候,心里瞬间被塞满,甘之如饴。

  ……

  第二天的时候,宋九月去了公司,看到养母发来的消息,眉头蹙了蹙,陈浅予又对这个人说了什么。

  养父母虽然善良,却是性子软的不行,不善与人争辩,两个人因为亦白哥的自闭症,几乎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陈浅予,所以对这个女儿,都是有求必应。

  哪怕他们拿着每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也会给陈浅予买两千块钱的鞋。

  所以这次陈浅予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自然要去对方的耳边哭诉一番。

  白天醒来的时候,陈浅予就顶着绷带去了学校,那头豹子咬的并不深,只不过她被吓到了,所以才会晕过去,想到自己淋了一夜冷水,结果啥都没捞到,就憋屈的要命。

  “那是沈染,沈家的小姐,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她的哥哥就是大明星沈白,真没想到啊,她会跟我们一个学校。”

  “是啊,这样的富二代,不都是去国外留学么,真是搞不懂。”

  几个女生在一旁窃窃私语着,绑着绷带的陈浅予却是听了个正着,沈白?大明星沈白?不就是上一次在商场碰到的那个吗,他似乎和宋九月很熟。

  不过这个沈白的妹妹……

  陈浅予的目光看了过去,当发现对方那一身的香奈儿定制套装时,心里火热了一下,既然宋九月和沈白熟悉,自己又是宋九月的妹妹,那这个沈染,应该会给两分面子吧。

  这么想着,嘴角勾了勾,等到沈染一个人在池塘边接电话的时候,她走了过去,礼貌的等到对方挂了电话,才伸出手,脸上乖巧。

  “你好,我是宋九月的妹妹,我姐和你哥是朋友,我想我们两个也能成为朋友。”

  沈染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一直观察着她的人,不过对方说什么?宋九月的妹妹?那个贱女人的妹妹,呵呵。

  “你以为你是谁?”

  懒得跟对方说话,眼里有些不屑,宋九月除了宋妍,哪里来的妹妹,难道是乡下来的,这么一看,对方除了身上那条裙子,化妆品看着还真不怎么样,脸上瞬间有些嘲讽。

  “我可没有用着地摊货的朋友,你脸上的面霜看着还真垃圾,睫毛膏也是,难道你没发现你的睫毛都腻结在一起了么?呵呵,宋九月那贱人看着土气,结果来了个妹妹,比她还土气。”

  陈浅予没想到这人开口就讽刺人,短暂的愣了一下后,她的心里就没底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