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听说你被包养了
  这可是沈白的妹妹,又听说沈家很厉害,她就算再没眼色,也不会这个时候招惹到对方身上去。

  但是宋九月不是和沈白是朋友吗?为什么他的妹妹对宋九月怨气这么大。

  “沈同学,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沈染眼里闪过一丝恶毒,对宋九月,她可从来没有误会什么啊,现在她这个妹妹居然贱到要来巴结她,呵呵,果然都是贱命。

  沈染往前走了一步,看到一旁的池塘,嘴角勾了勾,一个伸手直接将陈浅予推了下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九月了,荷花都谢了,现在里面全都是淤泥,陈浅予瞬间就被黑色的泥染了一身,拼命的在里面挣扎着,心里有些恐慌。

  沈染在岸边,脸上带着笑,声音无比的嘲讽。

  “你难道不知道你那个贱人姐姐抢了我的傅殃哥哥么?你居然还想跟我来套近乎,恶心死了,好好在里面洗洗脑子吧,土包子。”

  陈浅予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不过没想到等她冷静下来后,发现脚尖刚好可以踩到底,心里松了口气,缓缓的从池底爬了出来。

  宋九月,你个贱人,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等着吧。

  她带着这身黑色的泥,缓缓的向寝室走去,一路上听到无数的嘲笑声,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牙齿咬了咬。

  突然觉得委屈,回寝室后,洗干净了身上的泥,哭哭啼啼的给家里人打了电话。

  “妈,呜呜,姐姐在洛城学坏了,她现在被一个有钱人包养,住别墅,开豪车,到处得罪人,学校的人因为她欺负我,呜呜,妈,九月姐姐真的变了……”

  陈浅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委屈太大了。

  陈母在电话另一头脸色都变了,包养?九月从小那么听话,怎么会走这条路呢。

  “浅予,你是不是搞错了,九月一直都很听话的。”

  “妈,你不信的话,自己来看看吧,我真的没骗你。”

  陈浅予的脸上有些阴狠,只要爸妈来了,就不信宋九月还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这么一想,心里好受了一些。

  自己得不到,宋九月也别想拥有。

  陈母从挂了电话就担忧的不行,和陈父商量了一下,两个人决定去洛城看看,只是陈浅予是个闲不住的,不一会儿就挨个的打电话告诉了亲戚,说是宋九月被人包养了。

  直到把所有的亲戚都通知了一个遍,她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而宋九月并不知情,是第二天陈父和陈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匆匆忙忙的去机场接人,不过接的不只是陈父和陈母,还有其他七大姑八大姨。

  这些人从小就讽刺她不是陈父和陈母亲生的孩子,从她记事以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他们来干什么……

  陈父和陈母都是老老实本分的人,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这次过来也只是为了看看浅予讲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开口,后面的人就七嘴八舌的数落了起来。

  “九月啊,听浅予那孩子说你被包养了,住别墅,开豪车,随随便便就是几千万呢,我们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就是想来看看你的别墅,让我们住上一晚,也算是满足了。”

  “是啊,九月,虽然被包养不怎么光彩,但是这年头只要有钱就是好啊,你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亲戚,走走走,去你的别墅看看。”

  七八个中年人一起起哄着,仿佛宋九月就是一个香饽饽一样,反而是陈父和陈母,尴尬的什么都没有说。

  宋九月眼里深了深,被包养?恐怕又是陈浅予传出去的吧。

  “九月,你……”

  陈母欲言又止,说穿了又怕伤害这孩子的自尊心,只能满脸焦急的把她看着。

  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岁月雕琢后的痕迹,朴实,真诚,但是性子太软了,宋九月知道,他们两个肯定也是不想这些所谓的亲戚跟着过来的,不过碍于开口罢了。

  “爸,妈,走吧,你们累了,我带你们去休息。”

  陈父和陈母点点头,跟在她这个女儿的后面,而那一群亲戚,则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九月,一定要让我们看看你的别墅啊,洛城的一套别墅,怕是不便宜吧。”

  宋九月虽然懒得搭理这些人,但也不好让陈父陈母难堪,只能淡淡的应着。

  但是把这些人带去哪里呢?傅殃的地方?她根本不敢想象这群人在傅殃身边叽叽喳喳的样子,嘴角抽了抽,最后还是带去了自己的别墅。

  一群人进屋就开始惊骇起来了,这里摸摸,那里瞅瞅,最后恨不得把那些东西都揣包里带走,大家相互看一眼,心里有了计较。

  最后都坐在了沙发上,有些语重心长。

  “九月,看来浅予说的没错啊,你果然是被包养了,这套别墅恐怕不便宜,你小时候我们大家也都没有亏待过你,现在也该你回报我们的时候了吧,你看看你的爸妈,这些年苦成了什么样子,要不这样,这套别墅我们大家平分了,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多好啊。”

  其中一个这么提建议,其他人纷纷附和,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九月啊,你一个姑娘家,要这么多钱来干什么,以后还不是要嫁人,这套别墅就卖了吧,我们是亲戚,大家相互扶持都是应该的。”

  宋九月不说话,想看看这些人还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听浅予说那些话随随便便都是上百万,九月,你这是发大财了啊,可不能忘了我们。”

  陈父和陈母在一旁憋的满脸通红,眼眶酸涩,难道他们一直听话的女儿真的……

  陈父突然拉了宋九月的手腕,声音有些哀求和愤怒。

  “九月,把这东西还给人家,好好的孩子,怎么能走上那条路,听爸爸的话,把这些都换了,咱们虽然没有钱,但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

  宋九月叹了口气,微微挣脱了对方,想开口说话,那些亲戚却抢先了。

  “哎哟,我说老陈,你真是糊涂啊,这些东西你奋斗几辈子都买不起,怎么这么死脑筋呢。”

  “就是,九月一个人,换我们大家过上好日子,不是挺好的么,脑筋真是不转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