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们都想毁了她
  “你是谁?”

  陈浅予的心里有些火气,她最烦的,就是别人拿她和宋九月比较,宋九月亲妈不疼,亲爹不爱,活的和一个孤儿没什么两样,她凭什么和自己比。

  “呵,陈浅予,你到现在估计都还不知道宋九月身边的男人是谁吧,也难怪能这么淡定了,他叫傅殃,你去网上查一查,就会知道,宋九月有多好命了。”

  陈浅予的脸上有些不屑,傅殃,呵,没听说过,不过是一个包养了宋九月的男人罢了还能上天了不成。

  “那又怎样,你想干什么?”

  她不想再搭理这个女人,抬脚就打算上楼,然而女人的声音又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宋九月现在的一切都不该属于她,陈浅予,傅殃意味着什么,你去一查,就知道了,我相信那个时候,你也会嫉妒这个姐姐的,嫉妒的恨不得毁了她,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还有地址,要是有想法了,过来找我。”

  陈浅予本来不想要这个什么破名片的,但是对方直接放到了她前面的衣领,那卡片就那样,贴在了她的胸前,看似在调戏她一样,她的脸马上就红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大胆。

  不耐烦的拿起卡片一看,单容,呵,不知道是谁,但也没扔,上楼后,想到对方说的,开始打开电脑,想要查查傅殃这个人。

  只是这一查,眼里就红了,财富排行榜长居第一,盛腾的总裁,傅家的少爷,而傅家是洛城第一大家,甩了沈家不知道多远,国民男神,老公,钻石王老五……

  那样的人,现在居然在宋九月的身边,还那么帅气,她现在甚至找不到一个词去形容他,怎么那么完美呢,怎么就是傅殃呢,宋九月她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

  陈浅予心里火热,还以为他只是一般的有钱人,可是现在看来,他不仅有钱,还有权,她是小地方出来的没错,但是盛腾这个公司,闻名全国。

  她见过他,她竟然见过这样的人……

  陈浅予完全激动了起来,现在宋九月在他的身边,只要她和宋九月打好关系,那个人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只要注意到自己,就一定会爱上她。

  这么一想,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给宋九月,哄好她,但是正好这个时候,寝室来人了,几个女孩子看到陈浅予电脑画面停在傅殃的资料上,顿时来了劲儿。

  “浅予,你也对他感兴趣啊,天呐,从小到大的男神,这么多年一直是财富宝排行第一啊,又长的那么帅,要是能和他说说话,死了也愿意。”

  陈浅予这才发现,原来整个宿舍的人都知道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就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窥视了一样。

  “对了,浅予,你家里那么有钱,一定见过他对不对?”

  陈浅予想到那晚上和这个人一起站在街上,脸瞬间红了起来,条件反射的忽略了宋九月。

  “嗯,我们一起吃饭,还一起逛街,他很温柔。”

  陈浅予这信息量可就大了,能和傅殃一起吃饭,逛街,后台是有多大啊,寝室的人瞬间激动了起来。

  “浅予,据我所知,很多女明星想要和傅殃一起吃饭都没成功过呢,你真是太厉害了,也许加把油,就能当上傅殃的女朋友了,到时候整个洛城你横着走都行啊。”

  陈浅予听到这些话,只觉得一颗心滚烫滚烫的,要是她能成为傅殃的女朋友,那该多好啊。

  宋九月……

  可他的身边是宋九月……

  想到那个女人给自己的名片,陈浅予的眼里深了深,暗地里在裤兜里缓缓的捏紧,紧的指节发白。

  她从小就看不起宋九月,知道她的亲生爸妈不要她,连亲生爸妈都不要的人,凭什么比她过得好。

  陈浅予的牙齿咬了咬,又想到那栋别墅,里面的名牌衣服和包包,突然觉得那些都该属于自己。

  这一晚上她注定睡不着,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找了个机会去找那个女人。

  单容就知道这个人会来的,嘴角勾了勾,大腿交叠,点燃烟后,懒懒的靠在了沙发上。

  “我也恨宋九月,陈浅予,你也看见了,她现在的生活太好了,那些都不是她该得的,你想毁了她,我也想毁了她,所以这件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忙。”

  陈浅予看着周围男女交叠的场景,脸上通红,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原以为和小男生之间的暧昧不明就已经够出格,没想到这里这么放的开,但是很奇怪,她不觉得恶心,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

  和这个人商量好后,就回去了,兴奋的等着第二天。

  宋九月本来以为这个妹妹只是有些爱慕虚荣而已,没想到她会联合起别人来对付她。

  所以当受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她顿时就焦急了起来,陈浅予居然被绑架了……

  她对陈浅予虽然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养父母可是把她当宝贝一样宠着,要是知道这个人出了事,肯定会非常伤心,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绑匪又发来了视频,视频中,陈浅予可怜兮兮的被绑在椅子上,脸上有明显的五个手指印,头发也乱糟糟的,看着好不可怜。

  绑匪的声音经过处理了的,她一时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可以听出来,对方是冲着她来的,陈浅予算是被她牵连。

  眉头蹙了蹙,要求她一个人去,不能告诉傅殃……不然就杀了陈浅予。

  宋九月没有犹豫,将包捏在手里,上车后,朝着对方给的地址开了过去,顺便给傅殃发了条消息,要是一个时辰后,没有她的消息,就去西边电子工厂废弃的仓库找她。

  只是傅殃这个时候手机不在身上,办公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然后熄灭了下去。

  宋九月发完了信息,将油门一踩,总之绝对不能让陈浅予出事,不然怎么对养父母交代。

  这座工厂在上半年就已经宣布破产了,然后一直搁置着,没有人处理,当时破产的新闻还闹的挺厉害,所以傅殃一定知道她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