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道好轮回
  宋九月抿嘴不说话,看了一眼早已经晕死过去的陈浅予,这个人是养父母的孩子,从小就被寄予厚望,要是因为她出了什么事,养父母一定会很伤心的。

  将傅殃送给她的枪重新捏在手中,抬脚走了出去,至于地上的陈浅予,没有再管。

  傅殃的车依旧在外面,她知道他不会走的,车门开着,应该是在等她。

  宋九月走了过去,抬眼便看到傅殃正抱着胸,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殃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压根儿没有想和宋九月说话的欲望,等对方上来后,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开车。”

  车厢里的空气有些冷,宋九月的额头上还流着血,袖子上也是,想和傅殃说点儿什么,又发现没有什么话题。

  汽车最后在医院停了下来,喻初原看到傅殃漆黑的脸,吓得一个激灵,马上把宋九月领了进去,消毒,上药,最后绑了纱布。

  傅殃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宋九月也是,两个人这样冷漠的对峙着。

  空气很压抑,上完药后,喻初原很有眼色的出了病房,墨一也是,房间里转眼就只剩下宋九月和傅殃两个人。

  傅殃看着宋九月有些苍白的脸,眼里深了深,指尖捏着对方的下巴,双眼如黑洞一般,吸食着宋九月的视线。

  宋九月躲避不及,就这样撞进了那一片幽深当中。

  “很委屈,嗯?宋九月,你觉得你做的正确么?你觉得自己很仁慈是么?”

  傅殃好不容易压制的火气这个时候通通爆发了出来,指尖上用力,捏的宋九月白皙的下巴有了淡淡的红印,但是她也只是眉头皱了一下,然后……伸出双手缓缓的抱住了傅殃的腰。

  因为傅殃是站在床边的,而她是做在病床上的,所以这样搂着他的腰很容易,脑袋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胸膛出。

  “对不起,我知道那样不对,但她是我养父母的孩子,我……我真的下不去这个手,不过下一次,假如她还是这样的话,我不会留情的。”

  傅殃在宋九月主动搂住他的时候,身体就僵了僵,眼里闪过一丝动容,最终还是将手缓缓的放到了她的后脑勺处,低头,吻上了她。

  宋九月的眼睛陡然睁大,看到傅殃近在咫尺的俊脸,还有那禁闭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淡淡的动了一下,然后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对方。

  缠绵,辗转……

  一吻结束,傅殃的额头抵着宋九月的额头,粗重的喘息着,叹了口气。

  “我是很气你,宋九月,你知不知道我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有多着急,你对枪的把控能力还不强,根本不敢想象你可能发生什么事,我是你的靠山,大腿,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要告诉我,明白么?”

  宋九月点点头,双手不停地收紧,一颗心暖的要命。

  下一秒,她的唇又被对方吻住,这个房间里的空气总算是热了起来。

  傅殃吻着吻着,一双手就不老实了起来,顺着腰际缓缓的往上摸,宋九月嘴角抽了抽,握住了对方的手。

  “我头疼。”

  傅殃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停了下来,在对方的嘴角亲了亲,郁结在胸口处的气总算是散了一些。

  “走吧,回家。”

  “嗯。”

  宋九月应了一声,跟在傅殃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回了家后,傅殃直接勒令她上楼去休息,连电视也不能看,必须闭着眼睛睡觉。

  宋九月没有办法,一步三回头的上了楼,只是关上卧室门的时候,嘴角勾了勾,整颗心都是酥麻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秋姨上来叫她下去吃饭,宋九月打开房间门,发现秋姨欲言又止,眉毛挑了挑,怎么回事。

  下了楼,发现傅殃正坐在饭桌边,她下去的时候,对方伸出手搂了搂她的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坐下,吃饭吧。”

  “嗯。”

  宋九月拿起筷子,才发现四五个色香味俱全的菜式中,有一盘不起眼的花菜,炒的有些糊了,不过不至于难以下咽。

  稍微一愣便有些明白了,想到刚刚秋姨的神情,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筷子一转,移向了那盘菜,眼角余光发现傅殃的身体僵了僵,掩下了眼里的笑意。

  将花菜夹进了碗里,咬了一口,还行,无功无过,不是太难吃。

  见她没有将菜扔掉,傅殃紧绷着的身体缓缓放松,拿起筷子,夹了其他的菜进宋九月的碗里,心情难得的好。

  “多吃点儿。”

  所有的菜式中,那盘花菜最难看,最难吃,但却是宋九月夹的最多的菜,最后还将它吃完了。

  秋姨开始收拾碗筷,脸上带着笑意,先生果然是在乎宋小姐的啊,竟然亲自下厨,刚刚她在厨房看到对方手忙脚乱的样子,都为宋小姐感到开心呢。

  傅殃的手上贴了一张消炎贴,喝水的时候被宋九月发现了。

  宋九月眼里闪了闪,缓缓的窝进了他的怀里,突然感觉到这个人的怀抱如此的踏实,尽管不知道他们的结局,但是这一刻他给自己的温暖却是无可比拟的。

  ……

  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单容策划的,因为用了真名,她没想过再待在洛城,所以大清早的就去坐了黑车,不用网上买票,直接给现金的黑车,这样的话,没有人能够追查得了她的踪迹。

  只是汽车停下的时候,她完全愣住了,因为这不是什么钱关镇,而是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车上很多和她一样的女性都开始哭了起来。

  单容短暂的懵了一下后,开始拼命的跑,知道开车的师傅怕是被贩卖妇女的团伙收买了,把他们拉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抓住她!去抓她!她能卖个好价钱!!”

  单容有些慌,没想到这种事情会被自己遇上,身后跟着七八个男人,她哪里跑的过,没出两百米就被对方抓了起来。

  “这个老张家买了,当他家傻儿子的媳妇,十万块,送过去。”

  “好勒。”

  十万块价格不低,老张家的儿子虽然残了,但是曾经可是大学生,有文化,老张又疼爱,自然想要个漂亮的,而单容就是这群人中最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