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她有一颗玻璃心
  宋九月根本不知道单容的下场,等她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调查清楚以后,早已经没有了单容的人影,叹了口气,那个人跑的还挺快。

  静静的窝在傅殃的怀里,对方正在看报纸,时不时地低头亲她一口,亲完后,像只偷腥的猫儿一样,贼兮兮的勾着嘴角。

  宋九月每次在对方低头时,就会故意嘟嘴,这样的配合让傅殃无比受用。

  “宋九月,我们要个孩子吧。”

  淡淡的一句话,瞬间让宋九月汗毛倒竖,她可还记得上次的乌龙啊,还有傅家的态度,她现在根本不敢赌。

  “别……别了吧。”

  宋九月吞了口唾沫,看到傅殃瞬间阴沉下去的脸色,心里一个“咯噔”,有些讨好的挽上了脖子。

  “殃,现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傅爷爷他们还没有同意,暗处还有那么多敌人,你的身份又复杂,这个时候要是有了孩子,他出生就没有安稳的日子,多可怜啊。”

  傅殃挑挑眉,这声称呼无比的动听,算这个臭女人识相,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为什么觉得我身份复杂?”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把宋九月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怀里,眉宇之间都是笑意。

  宋九月撇撇嘴,废话不是,这满屋子的枪支就说明了这一点,哪个普通人的家里会有这些东西,还都是真枪,她还记得自己刚踏进这所别墅的场景,那可是被吓得屁滚尿流啊。

  Z国明令禁止携带枪支,否则是要坐牢的,可是这个人的家里明目张胆的放着这么多,傅家老爷子还没有发过话,肯定是有其他身份。

  傅殃看到宋九月垂着一颗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一软,缓缓的将对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你安全的,将来有了孩子,我也会护孩子的安全。”

  他真的考虑过和自己有孩子?

  宋九月的心里突然迸发了一股暖泉,滋润着四肢百骸,暖的她整个人都要化了,直能淡淡的弯了弯嘴角,轻轻的说了一句。

  “傅殃,我相信你,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傅殃挑挑眉,想着这女人的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手抚着对方的背,嘴角勾了勾。

  “宋九月,只要你相信我,我就有信心和你一起走下去,不管未来有多少人阻挠我们,我都一定会摆平的,你只要记住你今天的话就好了。”

  傅殃缓缓说道,似承诺一般,胸腔里突然多了一种东西,一直萌发的种子瞬间成长成了参天大树,这一刻他无比确定。

  他是爱这个女人的。

  这么一想,将人搂的更紧。

  “后天是盛爷爷的大寿,我要去参加,你呢,跟着我还是在家里?”

  又是这种无聊的宴会,宋九月想到那个老人,眉头就蹙了蹙,没来由的不喜欢,那人就和宋家人一样,心太偏了,盛阑珊那样的脾气,就是被对方惯出来的。

  但是傅殃一个人去,那么多对这个人虎视眈眈的女人,她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去。

  “我跟着你。”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傅殃低声笑了笑,刮了刮对方的鼻子。

  “宋九月,害怕我被人抢走,那你可要抓紧了啊。”

  宋九月眼里闪过一丝坚定,她不会让这个人被人抢走的,来一个,她就杀一个,来两个,她就杀一双。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下来,在沙发里静静的窝着。

  ……

  到了盛凌大寿的那天,果然炒的很热闹,洛城的大家族中,盛家算是排在前面的,假如能够去出席宴会,自然显得很有面子。

  宋九月穿了一条紫色的裙子,一般像紫色,大红这样的颜色,只有气质比较强势一点儿的人才能穿出那种感觉,但是现在的宋九月,丝毫没有被这条裙子抢了风头,反而是相得益彰。

  “傅殃,你要穿什么?”

  宋九月想要把脑袋伸到一旁的试衣间,去偷窥一下傅殃的身材,头刚伸到一半,就被一双大手无情的戳了出来。

  “宋九月,小心长针眼。”

  傅殃便穿西装便说道,听到帘子外传来一声嘀咕。

  “又不是没看过。”

  嘴角抽了抽,他们现在的身份似乎是被调换过来了啊,以前调戏这个人的时候,常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又不是没看过。

  这女人,现在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穿好衣服后,他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宋九月眼睛一下子睁大,黑色的西装严丝合缝的穿在这个人的身上,看着更加的英俊,西装的上衣袋子里露出一点儿紫色,似乎是为了衬托她的裙子。

  他们这是……情侣装?

  宋九月的心里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挽住了人,恨不得现在就亲对方几口。

  “傅殃,我真的好高兴。”

  傅殃挑挑眉,这个女人太容易满足了,一个几百块钱的娃娃就能让对方高兴好几天。

  他还记得昨天和这个人去街上,她一直站橱窗不愿离开,紧紧的盯着里面,他往里一看,才发现那里挂着一个娃娃,等他买下来送给她后,对方的眼里竟然有些泪意。

  她说:“傅殃,我从小就听话,因为知道自己不是养父母的亲生孩子,所以一直不敢提太过分的要求,那时候看着别的女孩抱着娃娃,觉得她们真是太幸福了,后来陈浅予也有一个,我只有等她抱累了,才敢上去摸一会儿,所以你不要觉得我软弱,环境造就一个人的性格,我从小就小心翼翼的生活着,努力想扮演一个好女儿的角色,根本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而活。”

  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挺心疼的,洛城的那些大家小姐,从小便锦衣玉食习惯了,豪车,别墅,名牌包,名牌衣服,动辄几千万,怎么会想到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因为一个娃娃,哭了好几晚,最后还要懂事的说,自己不要呢。

  大概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就是被她空灵的气质吸引人了,很干净,纯粹,不过昨天之后,他似乎更加认识了这个人。

  她有一颗玻璃心,简单,易碎。

  所以他一定不能让它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