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他一夜没回来
  果然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啊,竟然连这种书都有,还随时都放在身上,就不觉得羞耻么?

  宋九月这才看清了那本书,眉毛挑了挑,被那些高难度的姿势刺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不错啊,这估计是绝版了吧,关键画质很好,隔着纸张都能感觉到血脉喷张的气氛。

  大厅里的人瞬间就有些不屑了,这和那些靠身体卖钱的女人有什么区别,时时刻刻都在研究这些东西,呵,难道傅少喜欢她,就是因为她的床上功夫好么。

  宋九月自然知道周围的人心里怎么想的,想要弯身将那本堪比岛国大片的小书拿起来,却被一旁的大手抢了先。

  抬眼就看到傅殃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要是这个人不在这儿,她或许不会感觉到丝毫的害羞,但是现在看到他,手脚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摆放。

  “内容不错。”

  傅殃淡淡的评论了这么一句,旁边又有一只手将书抢了过去,不是沈白又是谁。

  “宋九月,你行啊你,没想到还有这种孤本,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沈白说着,将书毫不犹豫的翻开,开始津津有味的翻了起来。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刚想说她自己想留着看,但是瞥到周围那么多吃瓜群众,这句话还是憋到了肚子里。

  “蠢。”

  傅殃捏了一下对方的脸,缓缓的说道。

  宋九月撇撇嘴,刚想和他说点什么,就听到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一愣过后,沉默了下来。

  傅殃拿起手机一看,眉头蹙了蹙,缓缓的朝大厅外面走了出去。

  “我有点儿事,你就在这里等我。”

  “嗯。”

  宋九月点点头,又回到那张沙发上,不过江影已经不在了,她也不知道对方去了哪里。

  而另一边,从被宋九月破坏了计划后,盛阑珊就一直很郁闷,在一旁喝着闷酒,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个女人的脸上抓花。

  周围的声音很吵闹,一想到自己认识了傅殃这么多年,而对方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心里便觉得酸楚,一不小心就喝的有些多。

  摇摇晃晃的打算上楼。

  走廊很长,她的脑子很乱,不知道哪间才是自己的,最后随便挑了一间进去,正打算关门,一个人影就冲了进来,把她往床上一扔,反手便关了门。

  酒的后劲儿已经上来了,盛阑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舒服的想要蜷起脚趾头,终于不再顾忌,大声的叫了出来。

  “看不出来啊,盛小姐,原来你这么放得开。”

  周时一边动着,一边说道,刚刚他一直在观察这个人,发现对方是真的喝醉了,就趁机跟着她进了屋,没想到他只是把她扔在了床上而已,女人就主动搂了过来。

  呵呵,其实骨子里很放荡吧,这么一想,更是不客气。

  楼下大厅,宴会还在继续,宋九月一直等不来傅殃,刚好看见墨一走了过来。

  “宋小姐,老板有事,我先送你回去。”

  她点点头,傅殃身上有很多秘密,但是她并不打算去探个究竟,跟在南时后面上了车。

  回到家后,她还是坐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一直到半夜三点,那个人都没有回来,最后实在没忍住,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到第二天,她还是被秋姨给喊醒的,原来那个人一夜没有回来啊,心里有些失落,不过想到他那么忙,自己也不用再打电话去添堵,于是开始在家里逗着小黑。

  然而另一边的盛家,盛阑珊醒了过来,只觉得浑身酸疼,昨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傅殃和她……

  想到这,脸色一红,只是当看到旁边赤裸着的男人时,绯红的脸色逐渐转白。

  “啊!你是谁?!”

  周时被这声尖叫给吵醒了,看到惊骇的把自己盯着的盛阑珊,脸上突然兴奋了起来,一个挺身又打算把对方压下去。

  “放开!!该死的!!盛家不会放过你的!!”

  周时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完全清醒了,马上起床穿衣,脸上嘲讽。

  “盛小姐,昨晚可是你主动的啊,怎么一夜过后,就不认人了,女人翻脸都这么快么?”

  她主动的?她怎么可能主动,这贱男人一定在骗她,眼里闪过一丝火气,马上打了楼下的电话,让自己的得力助手把这个死男人拖出去,对的,是拖,为了避免惊动爷爷,她只能把人打晕了。

  低头看着自己满身的痕迹,真是恶心死了,马上进浴室泡着,整整泡了两个小时才出来,眼里幽深。

  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不然一切都完了,刚刚的那个男人,她在洛城根本就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混进宴会来的,难道是小混混么,想到这,恨的发麻。

  她竟然被一个普通人给睡了,真是晦气!

  越想便越觉得这件事和宋九月有关系,要不是那贱女人故意气自己,她用得着借酒消愁么,嘴唇咬了咬,她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的,一定要把傅殃抢过来!

  宋九月被人这么咒骂着,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眉头蹙了蹙,听到门外的停车声,知道傅殃回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起身打算穿着拖鞋跑过去。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会不会显得自己太急切了,脸上缓缓的纠结后,淡定的坐了下来,继续翻着手里的报纸。

  傅殃进门,抬头看到正看报纸的宋九月,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走过去把人抱了起来,他的身上,似乎还有在外奔波的味道。

  “昨晚没有回来,有没有睡不着?有没有想我?”

  宋九月刚想说,我睡的可香了,谁管你回不回来啊,结果端着菜出来的秋姨就完完全全的把人卖了。

  “傅先生,你终于回来了,昨晚宋小姐一直等到凌晨三点,今早还睡在沙发上呢,看样子是等的太困,睡着了,宋小姐果然是关心傅先生的。”

  秋姨吧啦吧啦的说了这么多,活像自己要嫁女儿似的,特别高兴。

  傅殃挑挑眉,轻轻的敲了一下宋九月的脑袋。

  “下一次不许这样了,我要是不回来,你就自己好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