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好不要脸啊
  一听到对方这么说,瞬间就不开心了,到现在还摆着千金大小姐的谱儿,糊弄谁呢。

  “盛阑珊,我叫你出来那是给你面子,和我商量就要有个商量的语气,你搞清楚,现在是你在求着我!别他妈给我脸色看,否则我让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盛家的掌上明珠未婚先孕,不知道丢的是谁的脸。”

  周时的音调瞬间高了起来,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看到盛阑珊愣住的表情,很帅气的理了理自己特意打了摩丝的头发。

  盛阑珊满心的怒火,这个贱男人,就不能声音小一点么,该死的!

  不过还好,咖啡厅里有人在演奏音乐,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在说什么,况且盛阑珊已经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双眼睛,恐怕连亲妈站她面前,也不认识这个女儿。

  周时看到对方恼怒的样子,嘴角勾了勾,他可不喜欢按常理出牌啊,今天别想把他轻易的打发走。

  盛阑珊害怕再纠缠下去,就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只能放缓了语气。

  “你想怎样?”

  周时挑挑眉,指尖缓缓的在玻璃桌上摸着,因为刚刚摸过头发,玻璃上瞬间有了一层的油腻。

  盛阑珊差点儿吐了,这个男人真的太恶心,一想到自己和这么恶心的男人上床,还怀了孩子,胃里便翻涌的厉害。

  “怎样?当然是要钱了,最近做生意亏了,盛小姐,你这样的身份应该不缺钱吧。”

  呵呵,穷屌丝,就你还能做生意,恐怕是拿去赌博了吧。

  盛阑珊猜的没错,周时确实是痴迷于赌博,全部家当都投进去了,现在天天被人追债,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提款机,他怎么可能错过。

  “你要多少?”

  盛阑珊的眼里有些不屑,她从来都没有为钱伤脑过,反正只是轻飘飘的数字而已,八岁生日的时候,家里人就送给她一座岛,所以每每看到别人为钱奔波时,都会觉得可笑。

  周时一听对方这么说,知道她是答应了,心里瞬间火热了起来,感觉已经有大把大把的钞票砸向了他的头顶,砸的他有些晕头转向。

  “三千万好了,盛小姐,这对你来说并不难。”

  盛阑珊眼里毫无波动,直接写了三千万的支票,甩到了对方的脸上。

  “拿去,以后少来烦我,不然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完这句话,她就踩着高跟鞋出了咖啡厅,看到在外面等着的方艾,眉头蹙了蹙,直接上了车。

  “盛姐,这个男人不像是好打发的,况且又是个赌徒,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后只会无穷无尽的找你要钱。”

  盛阑珊的眼里有些黑暗,这个她怎么会不知道,不过那三千万已经够对方挥霍一阵子了,这段时间内,她要好好想想,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傅殃他最近在干什么?”

  她派了几个人在盛腾蹲着,就是为了随时知道那个人的情况。

  “不知道,傅少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公司了,好像从那次宴会过后,就一直神神秘秘的。”

  盛阑珊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嘴角勾了勾。

  “那么最近都是宋九月一个人上下班么?”

  “嗯,傅少最近忙。”

  盛阑珊的心里更加火热了起来,那次宴会,傅殃是中途离开的,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宋九月都不知道。

  要是她对别人说,这个孩子是傅殃的,应该会有人相信吧,要是傅家的人知道她怀了傅殃的孩子,恐怕迫不及待的想要两个人结婚呢,宋九月到时候就什么都不是。

  想到这里,拳头紧了紧,尽管傅殃不好惹,但是他的上面,可还有一个傅爷爷压着。

  “方艾,把车往盛腾开,我有事处理。”

  “好的,盛姐。”

  方艾知道这个人心情好一些了,松了口气,将车掉头,朝着盛腾开去。

  傅殃接近一个月没有来公司了,大家也并不觉得奇怪,反正这个总裁玩性大发了,消失个一年半载也是有过的。

  所以整个公司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宋九月正整理文件,听到电梯那边传来“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缓缓的看了过去,当看到盛阑珊那张高傲的脸时,嘴角抽了抽。

  低头继续整理文件,不管这个人。

  “宋九月,傅殃人呢?我想告诉他一个惊喜。”

  盛阑珊上来便开问,咄咄逼人的姿态,目标还是对着宋九月。

  顶层办公室里的耳朵纷纷竖了起来,这两个人一看就是情敌啊,老板倒是潇洒的跑了,现在留下两个女人大眼瞪小眼的。

  其实盛阑珊知道傅殃不在,不敢也不敢找上门来。

  “他不在,你有事改天再来吧。”

  宋九月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丝毫的畏惧,看到周围投来的好奇视线,眉头蹙了一下。

  “宋九月,我已经怀了傅殃的孩子,傅殃最近早出晚归,就是和我在一起,那次宴会我们就睡在一起了,孩子已经一个月,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应该马上离开他的身边。”

  盛阑珊看着真是得意极了,满脸挑衅的把宋九月看着。

  宋九月眼里闪过一丝什么,那晚宴会,傅殃确实没有回去。

  可是他会和盛阑珊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么?眼光没有那么差吧……

  “你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傅殃的?”

  宋九月的声音很冷静,看不到丝毫的悲伤,这让盛阑珊很恼火,她越是这样,越显得自己可笑。

  “是啊,宋九月,我已经和傅殃睡过了,过不了几天我就会让爷爷上门,商量我们的婚事。”

  宋九月有些想笑,将文件“啪”的一下丢在了桌上,一双眼睛睿智的闪了闪,似乎已经看穿了一切。

  “要真是这样,你来盛腾干什么,来我面前找存在感么?盛阑珊,等你和傅殃的名字写在红本本上的时候再说吧,人啊,总是越缺少什么就越炫耀什么,你不过和傅殃睡了一晚,就来我面前趾高气扬,我天天晚上和他睡觉,干柴烈火,你侬我侬,我有说过什么了吗?”

  哗,好不要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