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别闹,等我回来
  顶层办公室里的女性朋友脸上稍微热了一下,咳了咳,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宋九月,这个人真是脸皮厚啊,防弹衣该不会就是她的脸做的吧。

  盛阑珊也没有想到宋九月竟然这么不要脸,她的三观似乎都被这个人给颠覆了,一个女孩子,出口这么没有遮拦,傅殃到底看上她什么了啊,真是可恶。

  “宋九月,你……”

  盛阑珊想要再说什么,却开不了口了,眼里闪过一丝恶毒,拿过一旁的订书机就要往对方的脑袋上砸去,可是宋九月不仅轻巧的躲开了,还将刚刚倒好的烫水泼到了盛阑珊的手臂上。

  疼的盛阑珊尖叫了一声。

  “宋九月,你个贱人,你敢泼我?!”

  盛阑珊生气极了,以前的宋九月唯唯诺诺的,怎么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真是不爽,整个人都不爽。

  “我不是故意的,盛小姐,你既然怀了身孕,还是不要轻易动怒为好,这里是盛腾,可不买你盛家的账,你要是有意找麻烦的话,我现在就让保安把你赶出去。”

  宋九月这话说的底气十足,是啊,这里是盛腾,谁管你是盛家小姐啊,盛腾那就是傅殃的天下,傅殃说的话就是圣旨,傅殃保护的人他们也不敢得罪。

  比如脸皮越来越厚的宋小姐,他们是绝对不能让她在盛腾被人欺负的,不然老板回来了,非得把他们扒皮不可。

  盛阑珊吃了这么一个大亏,恨不得把宋九月从顶层推下去,最好是摔成肉泥。

  但是她不能,正如对方所说的,这里是盛腾,就算傅殃不在,那也是盛腾,她根本不敢乱来,只能愤愤不平的丢下一句话。

  “宋九月,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找爷爷,让他去傅家给我和傅殃商量婚事,等我做了傅家少奶奶,再慢慢玩死你。”

  宋九月懒得搭理这些话,等对方走后,直接坐到了座位上,不得不说,心里还是有些介意的。

  傅殃那晚上到底去哪儿了,总不能真的和女人厮混去了吧,可是她闻过他的衣服,根本没有女人的香水味儿。

  想到盛阑珊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她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瞥到一旁的手机,犹豫了一瞬后,给傅殃打了个电话。

  “喂……”

  宋九月很少主动给傅殃打电话,所以当他看到来电显示时,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傅殃。”

  宋九月叫了这么一声,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既然说了相信他,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查岗么?

  “嗯?”

  傅殃的声音很轻,像是从遥远的远方传来,一下子抓住了她的灵魂。

  宋九月叹了口气,抬眼看到办公室那块黑色的玻璃,嘴角勾了勾。

  “有些想你了,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寂寞难耐了。”

  傅殃因为还在开会,所以不小心开了扩音,宋九月那句“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寂寞难耐了”瞬间轰炸着众人的耳朵。

  在场的人都抖了抖,一脸惊悚的把傅殃看着。

  傅殃脸上热了热,心里暗自把宋九月唾弃了一番,马上把手机拿了起来,放在耳边,转身出了门。

  “我去,劲爆啊,刚刚那女人是谁啊,太火辣了吧。”

  “老大是脸红了么,这种太直白的妞儿,估计也招架不住吧。”

  “该不会是大嫂吧,我听说老大金屋藏娇,改天要去好好瞧瞧。”

  一群五大三粗的爷们瞬间如街上的大妈一样,开始津津有味的讨论了起来。

  能够收服老大,对方也真是厉害。

  另一边,傅殃离开房间后,眼里突然盛满了笑意,缓缓的把这个地方的天空看着。

  这两天为了能回去抱着宋九月睡觉,他一直在两个城市之间来回穿梭,对方应该不知道他已经不在洛城了吧。

  嘴角勾了勾,声音有些低哑,明明早上才离开,可是在对方吐出那句话后,他却觉得想她的要命。

  “宋九月,我也想你了,别闹,等我回来……”

  宋九月鼻头一酸,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想哭,这个男人怎么总能戳中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呢。

  “好,我等你回来。”

  似承诺一般,她缓缓的吐出这几个字后,挂了电话,什么盛阑珊,什么孩子,通通不在乎,哼,傅殃是爱她的!

  这么傲娇的想着,工作更加卖力了,也不管周围投来的怪异目光。

  傅殃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话能够让宋九月那么感动,嘴角勾了勾,缓缓的回了房间,继续讨论刚刚还没有解决的问题。

  刚讨论完,就让墨一订了机票,打算飞回洛城。

  “老板,你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墨一蹙蹙眉头,看到这个人满脸的疲惫,有些不赞同的说道。

  “回去睡也是一样的,墨一,我有些想她了。”

  傅殃声音温柔,一想到那个人,整颗心都是柔软的。

  墨一抽抽嘴角,不是早上刚刚过来么,爱情这东西还真是可怕,瞅瞅,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折腾成这个样子了。

  不过人家老板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马上订了回洛城的票,打算又风尘仆仆的赶回去。

  傅殃猜的没错,宋九月确实不知道他已经不在洛城的事。

  “这个是干什么的?”

  她拦住了一个想要进傅殃办公室的人。

  穿着制服的人看到宋九月,态度马上恭敬了起来,现在盛腾谁不知道这位和老板的关系啊。

  “宋小姐,我是打扫老板办公室的。”

  宋九月心里一暖,将桶和帕子拿了过来。

  “今天我打扫他的办公室,你回去忙别的吧。”

  “可是……”

  保洁员有些为难,她一直做这个工作,要是今天偷懒,老板怪罪怎么办?

  “放心,他不会说你什么的。”

  宋九月拎着桶就进了对方的办公室,心里竟然有些诡异的激动,好像这整个屋子里,都是傅殃的气息,很安全,温暖。

  所以打扫的时候,她连声音都刻意轻了一些,一点点的擦着对方的桌子,直到看到上面的一张草稿纸,密密麻麻的都是宋九月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