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孩子是傅殃的
  每个字的末端都郑重的顿了一下,一如那个人的内心。

  宋九月浑身僵了僵,将草稿纸拿了起来,放在手里仔仔细细的瞧着。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好听,可是这一瞬间,这三个字是最美的。

  打扫完办公室后,她将那张草稿纸小心翼翼的折好,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做完这一切,宋九月直接出了盛腾,打算回家去歇着,反正她这样迟到早退习惯了,老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是那些高层,就装看不到那个人好了。

  然而宋九月在这么期待着和傅殃见面的时候,另一边的盛阑珊却是已经哭哭啼啼的回了家,进了客厅后,直接趴在茶几上哭着,妆都哭花了,看着太可怜了。

  盛凌听到这个哭声,花也不浇了,马上从花园里走了进来,看到哭得这么悲切的孙女,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

  “阑珊,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么?”

  盛阑珊看到这个人,更是哭的伤心,到最后已经有些抽噎,差点儿抽过去。

  “你这孩子,受了什么委屈就跟爷爷说啊,干嘛这样闷着,爷爷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盛阑珊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抽泣着开了口。

  “爷爷,我不想活了,我是盛家的耻辱,你们会因为我蒙羞的,呜呜,爷爷,对不起……”

  盛阑珊说着,又哭了起来,眼睛瞬间有些红肿不堪。

  “别哭别哭,什么事,说出来爷爷听听,你永远是我的骄傲,怎么会是耻辱呢,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盛凌以为这个孙女又在外面受委屈了,叹了口气,怎么这么久了,还是小孩子性子,就不能成长一点吗?

  “爷爷,我怀孕了。”

  盛阑珊擦了擦眼睛后,缓缓的说道,眼里羞愧,根本不敢抬头看面前的人一眼。

  盛凌以为这次又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但是听说自己的孙女怀孕后,一张脸瞬间白了,哆哆嗦嗦的开口。

  “阑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盛阑珊似乎是豁出去了一般,缓缓的跪了下去,“噗通”一声,听着便觉得膝盖疼。

  “爷爷,我怀孕了,对不起,让盛家蒙羞了。”

  盛阑珊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一直流着,想到周时那个恶心的男人,便觉得想吐,胃里翻搅,难受的要命。

  盛凌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拳头紧紧的捏着,脸上虽然有些怒气,但是看到自己的孙女跪在地上,脸上还挂着泪珠,便不忍心责怪对方。

  “孩子是谁的?你是被强迫的么?”

  总算是问到正题了,盛阑珊的心里有些欢呼,嘴角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勾了勾。

  “是傅殃的,爷爷,对不起,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他的,所以宴会的那晚,我没有拒绝他……”

  盛阑珊说着,一张脸通红,满脑子都是傅殃的那张俊脸,心脏瞬间狂跳了起来。

  原来是傅殃那孩子的啊……

  盛凌松了口气,要是别人的话,他还会考虑对方配不配得上他的宝贝孙女,但是傅殃的话,完全没有问题,两个人在一起太搭了,这么一想,脸上笑开了花。

  “你这孩子,既然怀了傅家的骨肉,还哭什么,多少人盼不来呢,别哭了别哭了,傅老一直想要抱孙子,也许你和傅殃那孩子,能有个好结果也说不定。”

  盛凌的脸上都是笑容,这个孙女虽然未婚先孕,但是孩子要是傅殃的话,算起来他们还赚了,脸上有了笑意。

  “今天你哭的眼睛都肿了,咱们就不去傅家了,明天再去吧,傅殃那孩子既然做了事,就得负责,别哭了,女孩子,哭多了难看。”

  盛阑珊眼里闪了闪,就知道爷爷会马上去和傅家商量结婚的事。是的,她这算是逼婚了,但是那又怎样,只要傅爷爷同意,她就能先把结婚证给领了。

  结婚证在手,她就是傅家的少奶奶,盛凌的老板娘,看谁还敢得罪她!

  盛阑珊越这么想着,心里就忍不住的愉悦,找了个借口上楼,看到自己脸上还挂着的泪珠子,嘴角勾了勾,开始涂抹各种护肤品。

  半个小时后,盛琅进了盛家老宅,看到自家爷爷正喜滋滋的坐在花园里下象棋,眉毛挑了挑,缓缓的打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爷爷,你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了么?”

  盛凌看到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孙子,难得的和颜悦色了一些,不然换做平时,他非得把这棋子扔过去不可。

  “坐下,我们爷孙俩好久没有下棋了。”

  盛琅点点头,乖巧的坐了下来,缓缓的放上一颗棋子后,就听到对面的人开了口。

  “你妹妹她怀孕了。”

  盛琅心里一个咯噔,他这个妹妹可是还没有结婚呢,怎么就会怀孕呢,眉头蹙了蹙,听到对方又开了口。

  “孩子是傅家小子的,小琅啊,我们盛家和傅家要成为亲家了。”

  盛琅听到这句话,眉头马上就蹙了起来,孩子是傅殃的,可能么,傅殃喜欢的是宋九月,私下里也洁身自好,不可能和自己那个妹妹有过一段的。

  说句实话就是,他这个妹妹怕是还入不了傅殃的眼,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爷爷哪里来的小道消息,叹了口气。

  “爷爷,妹妹的孩子不可能是傅殃的,傅殃一直洁身自好,不会轻易让女人怀上他的孩子的。”

  盛凌的脸上瞬间不高兴了,“啪”的一声,移动一颗棋子,吃了盛琅的一颗,声音有些严肃。

  “这是你妹妹亲口说的,她还能骗我们不成,哪个女孩子愿意顶着这种毁名声的事陷害别人呢,小琅,你就是对自己的妹妹有偏见。”

  盛琅挑挑眉,偏见么,从小一起长大,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性子,娇纵爱闯事儿,没有吃过苦,心也狠毒,这样的人怎么就不能骗人了。

  “爷爷,这件事可大可小,我上去亲自问问妹妹。”

  说着盛琅就站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到了楼上,看到盛阑珊正在敷面膜,眉头蹙了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