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找上傅家
  “你怀孕了,孩子是傅殃的?”

  满满的怀疑的语气,盛阑珊瞬间就不干了,一下撕掉的脸上的面膜,看着盛琅的目光盛满了委屈。

  “哥,你什么意思,你以为这种事情我会胡编乱造么?!”

  盛琅的眼里有些黑暗,淡淡的把他这个妹妹看着,其实他是有些不喜欢这个人的,家里把她宠的太厉害,所以造就了无法无天的性格,什么祸都敢闯,一旦出事就扯上盛家的名头,爷爷也不管管。

  “是不是胡编乱造你自己心里清楚,妹妹,傅殃他是什么人,他的身份你了解清楚了么?就敢这么陷害他。”

  盛阑珊捏紧了拳头,傅殃的身份她当然了解。

  “哥,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妹妹?!你对我就这样的态度吗?!”

  盛阑珊也有些火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宠着她的哥哥就变了,动不动就冷嘲热讽,她到底做错什么了啊。

  盛阑珊知道和这个人争论没用,一会儿对方又要把爷爷叫上来,而他自然而然又会挨一顿骂。

  “盛阑珊,你好自为之吧,已经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

  说完这句,他就离开了,听到身后瓶瓶罐罐砸地上的声音,知道他这个妹妹又把那一堆的奢侈品砸了,脚步一顿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出了盛家老宅,他直接给傅殃打了个电话,不过很遗憾,对方并没有接。

  傅殃因为开会的原因,手机已经调成静音了,所以盛琅的电话他并没有接到,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

  正打开客厅,就看到迎面飞来一个影子,条件反射的一接,那具熟悉的身体便落入了他的怀抱,嘴角勾了勾,走向了沙发。

  “吃饭了么?”

  “嗯。”

  宋九月点点头,看到这个人后,整个人直接化成了一淌水,两个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儿,笑笑,然后开始去楼上干坏事。

  傅殃最近太累,浅尝辄止过后,便开始躺在一旁,闭着眼睛睡了过去,不过从始至终,都是把宋九月搂着的。

  宋九月这才发现对方眼睑下的黑眼圈,有些心疼,缓缓的把他的胳膊移了去,轻手轻脚的想要下床。

  “干嘛去?”

  “有事。”

  宋九月回了这么一句后,开始去洗手间里翻箱倒柜了起来,最后终于翻出了自己的眼膜,这都是墨一让人准备的,听说都是高端货,不过她很少用。

  找到之后,她屁颠屁颠的上了床,开始坐在傅殃的旁边,将眼膜打开,贴在了对方眼睑处。

  傅殃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上一凉,想要用手摸摸,却被宋九月拦了下来,声音极为认真。

  “你睡你的,这个要敷十五分钟,不然效果不好的。”

  傅殃知道这些东西,女孩子用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用,也亏得这女人想得出来,嘴角勾了勾。

  “怎么,看到我的黑眼圈,心疼了是不是?宋九月,我这可都是为了挣钱养你。”

  宋九月嘴角撇了撇,想着你可拉倒吧,要是为了养活她,就傅殃现在的身价,早已经绰绰有余了。

  拿出手机看着时间,直到十五分钟到了,她才把贴对方眼睛上的东西取下来,看到黑眼圈已经消了大半了,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安心的躺在了对方的身边。

  傅殃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上午九点,醒来后看了看手机,才发现来自爷爷的十几个未接电话,眼里闪过一丝黑暗,马上打了电话过去。

  只是刚接通,里面就传来气震山河的咆哮声。

  “臭小子!!你还不给我滚回来!!”

  傅殃耳膜里一直在响,伸手挖了挖耳朵,还以为自己耳鸣了,眉头蹙了蹙,将手机一丢,决定去老宅看看。

  穿好衣服下楼,就看到宋九月正在给小黑顺毛,眼里软了软,边系手腕上的扣子边对她嘱咐着。

  “早餐自己吃吧,我有事要去一趟老宅,不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子发了很大的火。”

  宋九月摸着小黑的手一顿,家里有事?那不就是盛阑珊怀孕的事么?难道那个人真的闹到傅家去了。

  眉头蹙了蹙,正想抬头对傅殃透露点儿什么,就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看来傅老爷子催的急,叹了口气。

  “小黑呀小黑,你说他能抵住这一关么,要是真的娶了盛阑珊那个女人,我估计会呕死的。”

  小黑舒服的闭着眼睛,哪里管这个人的自言自语,只有在对方故意揪它的毛的时候,才抬头吼她一声。

  宋九月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上班也没心情,就在家里等着傅殃的消息,毕竟知道盛阑珊这次想打什么主意。

  ……

  傅殃没有来得及听宋九月透露消息,所以一直到跨进客厅门,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抬头看到盛阑珊和盛爷爷,他的心里瞬间便有些明白了,难道是为了他和盛阑珊的事情来的?

  眼里暗了下去,他对盛阑珊的态度已明确了,三番四次的上门来,只会让两家越来越尴尬而已。

  白绾坐在一旁,看着傅殃的眼神有些担忧,而傅雪雅,从开始就一直吃惊到现在,这个女人说怀了哥哥的孩子……

  天呐,这下是要彻底乱套了。

  “你还知道回来?!!!”

  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孙子,傅将生瞬间就怒了,拿过一旁的报纸狠狠向人砸了过去,傅殃没有躲,想着不是你让我来的么,不然这会儿他早和宋九月你侬我侬的用起早餐来了。

  “爷爷,你别总是这样发火,总得给我个原因吧,今天我又是哪里惹到你了?”

  傅殃以为这个人又想撮合他和盛阑珊,眼里有些不耐烦,可是瞥到傅雪雅递来的眼神,顿了顿,难道是为了别的什么事?

  这个时候,一直坐一旁的盛凌倒是开了口,语气慈祥。

  “傅家小子啊,我的孙女既然怀了你的孩子,那你就该负责的,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商量你们两个人的婚事,刚刚我们觉得下个月的八号不错,要不就这么定了吧,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