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定要嫁给他
  傅殃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什么意思?什么怀了他的孩子,视线看向了盛阑珊,发现对方正理直气壮的坐在盛凌的旁边,面对他的目光,丝毫不畏惧。

  稍微顿了顿,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么了,感情这个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瞒不下去了,想要他傅殃当替罪羊,呵,难道他看着就这么软蛋,要给别人养孩子?

  想到这里,眼里深了深。

  “盛阑珊,你现在当着我的面说说,你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盛阑珊心里先是一抖,但是想着爷爷在自己的身边,怕什么,脸上瞬间就羞涩了起来。

  “傅殃,你忘了在宴会的那一晚么,我们……我们两个……”

  说着,她的脸上更是羞红,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大家都知道了。

  傅殃缓缓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眼里有些嘲讽,视线一直把盛阑珊盯着,看到这个女人故作姿态,真是恶心的想吐,嘴角勾了勾,缓缓开口。

  “那晚上我们怎么了,我最开始亲你的哪儿,你什么感觉,我们来了几次,既然经历过了,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这些话当着这几个人的面说,未免太荒唐了一些,傅将生和盛凌的脸上都僵了僵,倒是一旁的傅雪雅,脸上悄悄红了起来,二哥好生猛啊,这种话竟然都说得出口。

  盛阑珊的一张脸惨白,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是在故意羞辱她,脸上又青又白,最后直接哭了起来。

  盛凌一看自己的孙女当着他的面儿被欺负,脸上瞬间严肃了起来。

  “傅小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傅殃挑挑眉,干什么,难道对方看不出来么?

  “盛爷爷,我敬您是前辈,所以今天这事儿不和您计较,但是听了一些莫须有的话,就想我娶你这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孙女,未免太看低我傅殃了,不能什么垃圾都往我这里丢吧。”

  “垃圾”这两个字深深的伤害到了盛阑珊的内心,她这么喜欢他,他却说她是垃圾,脸上白了白,带着一丝决然的味道。

  “那晚上我们上床了,你是从我的嘴开始亲的,感觉很舒服,因为我爱你。至于做了几次,我并不清楚,后来已经晕过去了。”

  刚刚傅殃的那一番话已经够惊世骇俗了,但是盛阑珊的,也丝毫没差,一个女孩子,当着长辈们的面吐出这些东西,太不矜持了些。

  白绾的眉头已经紧紧的蹙了起来,看着盛阑珊的眼神带了几丝深意。盛阑珊自己也感受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抖了抖。

  傅殃的脸上云淡风轻,听到盛阑珊说完后,不屑的撇撇嘴。

  “原来那晚上你和那个男人是这样开始的,盛阑珊,别出去乱搞就想把帽子扣在我的身上,既然敢做就要敢承担后果。”

  盛阑珊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反正已经闹到这个地步,回不了头了,想到这里,眼眶红了红。

  “傅殃,我不奢求你喜欢我,但是就像你说的,敢做就要敢承担后果,你既然让我怀了孕,你就应该娶我。”

  傅殃差点儿被对方气笑了,这女人还真是他见过最不要脸的一个,懒懒的跷起了二郎腿。

  “孩子是不是我的你心里有数,盛阑珊,别挑战我的底线。”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突然凌厉了起来,那股气势如一头狮子一般,在这个空间一直狂冲着。

  盛阑珊被吓的脸上一白,看了看傅将生,又看了看白绾,牙齿咬了咬,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嫁给傅殃,不管怎样都行。

  只要能够嫁给他,一辈子那么长,她总慢慢喜欢上自己的,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十年,她慢慢的和他耗着,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让傅娶她。

  “傅爷爷,白阿姨,我真的没有骗人,这孩子就是傅殃的,呜呜,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倒是不认账了,我一个女孩子,到底该怎么办,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狠绝,朝一旁的柱子撞了上去,殷红的血瞬间流了出来,而人,早已经昏迷了。

  “阑珊!!”

  盛凌眼眶通红,根本没来得及阻止,现在看到躺地上的人,差点儿老泪纵横,马上叫了救护车,把人送去了医院。

  傅家人自然也不好闲着,跟在了后面,傅殃一直都吊儿郎当的,瞥到自家爷爷递来的视线,耸耸肩。

  “爷爷,你知道的,我不会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想嫁祸到你孙子我的头上,你要是答应我们两个在一起,以后就是为别人养曾孙子,你说气不气?”

  给别人养曾孙子?

  傅将生咬咬牙,想要问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和人家姑娘那啥,但是他一把年纪了,根本不好意思问出口,只能把话都吞到肚子里。

  突然响起上一次宋九月怀孕,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小殃,宋九月怀孕了?”

  傅殃想到这个还觉得好笑,这个乌龙,宋九月那个白痴竟然以为自己怀孕了。

  “没怀孕,她还不想要孩子。”

  傅殃这话表态的明白,现在没有孩子只是因为宋九月不想要,要是她想要的话,随时都能生一个。

  那丫头对这个孙子的影响太大了……

  傅将生的眼里黑暗深深,他是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女人进入傅家的,不然整个傅家,会成为洛城的笑柄。

  病房里,医生还在为盛阑珊包扎,还好只是暂时晕过去了,伤口并不严重,只是轻微脑震荡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

  盛凌听到医生这么说,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傅殃的眼神突然有些不善。

  “傅小子,假如那孩子真是你的,我不会原谅你对我孙女的所作所为。”

  傅殃挑挑眉,这个盛爷爷从小就护短,并且不是一般的护短,特别是对盛阑珊,恨不得当眼珠子一样宝贝着,所以对方这次受伤,他迁怒他也是应该的。

  但是没做过的事情,别想他承认。

  “盛爷爷,胎儿在十周以后就能做胎儿亲子鉴定了,你要是不信,到时候我们就亲自验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