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等我玩腻了再说
  傅殃的话倒是提醒了几个人,胎儿确实能做亲子鉴定的。

  盛凌的眉头蹙了蹙,想着这还得看阑珊的意思,毕竟被人这样怀疑,心里大概感到很羞耻。

  盛阑珊其实已经醒过来了,但是听到胎儿亲子鉴定这几个字,脸上马上惨白了起来。

  她怎么把这个忘了,胎儿亲子鉴定要是出来了,她肯定就成了一个笑话,彻彻底底的笑话,拳头紧了紧,把手中的被子捏的变了形。

  听到病房门口的脚步声,马上躺了下去,继续装睡。

  进来的是盛凌,眼眶通红,孙女当着他的面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现在愧疚的要命,只希望对方快点醒来。

  盛阑珊闭着眼睛,心里却是有着,小九九,看来傅家是决定要做胎儿亲子鉴定了啊。

  嘴唇抿了抿,假装嘤咛了一声,然后幽幽醒来,看到在自己床前守着的爷爷,脸上瞬间落下泪来。

  “爷爷,呜呜呜,我不想活了,傅殃他不想要我,也不要我们的孩子,爷爷,我该怎么办……”

  盛阑珊哭的嗓子都哑了,这可把盛凌吓坏了,马上安慰着。

  “阑珊,你别急,傅家同意做亲子鉴定,只要结果一出来,傅小子一定会娶你的,别担心了。”

  盛阑珊的眼里翻涌着黑暗,嘴角缓缓的扯了扯,他们果然同意了亲子鉴定啊,看来这个孩子不能留了,得在做亲子鉴定前,就把它拿掉。

  这样谁都没有办法证明那个孩子是谁的,想到这里,嘴角勾了勾,开始撒娇了起来。

  “爷爷,我突然想吃家里厨师做的粥了,你回去给我弄来好不好,我这两天想静一静,不要让佣人来打扰我,我就在医院好好休息一下。”

  盛凌知道这丫头估计是受打击了,叹了口气,心里也有些难受,好端端的孙女,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好,爷爷这就去给你拿,你先睡一会儿,醒来就能看到粥了。”

  盛阑珊点点头,脸上有些幸福。

  “爷爷,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说完这句,她就躺了下去,乖巧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打算睡觉。

  盛凌起身,开始往家里赶。

  不过他刚离开医院,盛阑珊就睁开了眼睛,嘴角勾勾,穿着拖鞋下了床,打算去找个医生问问。

  这是洛城最著名的一家医院,里面医学方面的教授很多,盛阑珊直接打开了一扇门,看到里面的人,脸上平淡,走过去在一旁的皮椅上坐了下来。

  “医生,我想问一下,胎儿在多久的时候可以做胎儿亲子鉴定?”

  带着眼镜的医生眉头蹙了蹙。

  “盛小姐,至少十周吧,你现在的孩子才一个月,月份不够。”

  这些医生都是盛家打点过的,自然不会把这些消息泄露出去。

  也就是还有时间了?

  盛阑珊的嘴角勾了勾,这就够了,至少最近的一段时间,傅家是不会带她去做什么亲子鉴定的,很放心的回了病房。

  下午喝了粥以后,就反悔了,吵着闹着要出院,盛凌也没有办法,让人把她接了回去。

  而傅殃被自家爷爷提溜着回了家,坐在沙发上,感受着几双眼睛的注视。

  “二哥,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上一次我才听说宋九月怀孕,怎么现在盛阑珊又怀孕了。”

  傅雪雅蹙着眉头问道,心里一万个焦急,说实话,比起盛阑珊那种娇纵的大小姐,她更希望宋九月肚子里怀着孩子。

  白绾这才知道宋九月怀孕的事,眼里闪了一下,目光淡淡的把她这个儿子盯着。

  傅殃想到今天发生的事,除了晦气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看来平时太给盛家人脸了,所以他们敢来这样闹。

  “宋九月没有怀孕,那是她骗你的,至于盛阑珊,鬼知道她怀了谁的孩子。”

  傅殃的语调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心里疑惑了起来,宋九月知不知道这件事?他要不要回去对她解释一下,免得产生什么误会。

  白绾暗自松了口气,目光一直看着沉默的老爷子,要是宋九月真的怀孕了,以老爷子的性格,是坐不住的,这两个孩子想在一起,估计还有的磨。

  想到这,她自己顿了顿,难道自己就允许这两个人在一起了么?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爷爷,你的孙子再怎么不济,这点儿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怎么可能和盛阑珊这样的女人有纠缠。”

  说这句,他就打算回去,不过刚起身,傅将生就开了口。

  “小殃,你和宋九月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早点儿处理干净,别拖拖拉拉的,我不会让她进门的。”

  傅殃的脚步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什么,突然轻笑着开了口。

  “爷爷,你放心吧,等我玩腻了那女人,一定把她甩了,再找个让你喜欢的孙媳妇。”

  傅殃这话虽然说的不好听,但是却深得傅将生的心,脸上马上有了笑意,心里颇为欣慰。

  “你能拎得清就好。”

  傅殃嘴角勾了勾,是啊,玩腻了就甩了她,不过什么时候玩腻,这可就说不定了,也许一辈子不够,几辈子呢,爷爷要是不允许他们结婚,那他就和对方同居一辈子好了。

  这么想着,脚步轻快的出了门。

  只有白绾有些同情的看着这个老人,她的儿子还不了解么,一看就是对宋九月上心了的,从小到大,就没见他对哪个姑娘这么好过。

  傅雪雅听到傅殃那么说,心里叹了口气,淡淡的怜悯了一下宋九月,还以为二哥是真的喜欢那女人,原来也只是玩玩而已啊。

  哎,男人果然都不是东西……

  男人都是畜生!

  不过这下夏冰姐应该高兴了吧。

  傅殃哪里知道自己被别人这么骂着,出了盛家宅子后,马上去了公司,听说盛阑珊来闹过了,眼里闪过一丝火气,直接把宋九月拎进了办公室。

  “那女人昨天就来过了,你怎么不让人告诉我?宋九月,难道你也觉得那是我的孩子?”

  宋九月挑挑眉,讨好般的坐到了傅殃的腿上,一手在他的胸口处顺着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