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不了鱼死网破
  两颗脑袋瞬间凑近,不停地嘀咕着。

  “娘的,这是什么姿势?你这小子倒是会玩啊。”

  卓强看到周时手机里的照片,由衷的感叹道,突然解锁了这么一个新姿势,看来今晚要去找人试试了。

  “那可不,那晚我来了这么多次。”

  说着,很骄傲的比了五个手指头,卓强扯扯嘴角,这也不算多啊,毕竟那次他和两个女人玩的时候,可是远远不止这个数。

  反正也别期盼两个屌丝在一起能讨论什么高雅的东西,就一直揪着这个话题,整整讨论了两个小时,满脸的yy,这就是屌丝的日常。

  宋九月虽然知道盛阑珊怀了孕,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也完全没有往这样的屌丝身上想,毕竟盛阑珊那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和人上床,至少也是大人物才行。

  可是她算来算去,都没有算到那晚上盛阑珊是喝醉了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晚上的时候,养父母又打来了电话,问了她的情况后,话题开始转到了陈浅予的身上,宋九月这才愣了愣,似乎从上次的事情后,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了。

  说了几句好话才挂了电话,那次她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就是想让陈舒浅予明白,自己种的因,就要自己尝尝苦果,虽然代价大了些,但对方要不是养父母的孩子,失去的肯定不止那么多。

  对待想要害她的人,她不会再有丝毫的留情。

  宋九月能够这么想,但是陈浅予就不一定了,在她看来,都是宋九月害她的,要不是宋九月,她也不会这样!

  贱人!

  有娘生没娘养的贱人!

  陈浅予窝在被窝里,脑海里一直是那群男人在她身上的场景,快要把她逼疯了,不行!她得出去走走!!

  这么想着,哆哆嗦嗦的穿了鞋,到校园里转悠的时候,也许是心理作用,她感觉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不干净的事情,眼眶红了红。

  “宋九月!你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生不如死!!”

  她在池塘边吼了一句,像是疯了一旁,对着一旁的植物拳打脚踢,花枝掉了一地,似乎那就是宋九月的命运。

  沈染在不远处的拐角看着,奇怪,这个人不是宋九月的妹妹么,怎么会这么恨她,嘴角勾了勾,不管因为什么,既然两个人有共同的敌人,那就能够成为朋友。

  “喂,陈浅予,你也讨厌宋九月么?”

  陈浅予听到这个女声,马上回了头,看到沈染就在她的身后站着,吓了一大跳,低头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我问你话呢,陈浅予,你也讨厌宋九月的话,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以后在Q大,横着走都行。”

  沈染的声音充满了诱惑,陈浅予一愣,心里火热了起来,她现在最怕的,就是被人看不起,特别是经历了那种事情,更加害怕别人的目光。

  她希望所有的人都把她捧着,那样该多好啊。

  学校的富二代虽然多,但是像沈染这样,既是富二代又是权二代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的,假如她能和这个人走得近,以后岂不是没有人敢欺负她了。

  “你想怎么样?”

  沈染以前并不待见她,还把她推池塘里,现在这么又主动示好了?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沈染直接搂上了她的胳膊,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宋九月是我的敌人,抢了我的傅殃哥,你是她的妹妹,我肯定不喜欢你,现在知道你也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我们自然能够成为朋友,也许能一起除去宋九月也说不定呢,她得意不了多久的,只要找到机会,我一定狠狠的弄死她。”

  沈染的眼里闪过一丝恶毒,想到那个女人现在和傅殃哥甜甜蜜蜜的,一颗心便如同被人撒了硫酸一样,腐蚀疼痛的厉害。

  陈浅予这才放了心,就怕这个人在玩自己,突然想起,沈染好像是讨厌宋九月的,以前还骂过她是贱人,两个人既然都讨厌宋九月,确实可以做朋友。

  沈染看对方已经答应了,嘴角勾了勾。

  “她现在有傅殃哥保护着,得意的不得了,可是她忘了,傅殃哥总会离开这里的,我们就趁着他离开的时候下手,方法我已经想好了,但是到时候需要你的配合。”

  一听对方说方法都已经想好了,陈浅予瞬间激动了起来,只要能把宋九月弄死,让她做什么都行。

  “只要你说,我就会去做,宋九月这个贱人让我失去的太多了,她凭什么有傅殃那么好的男人宠着,呵。”

  陈浅予的眼里闪过一丝恶毒,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在她看来,宋九月和孤儿没什么区别,小时候有什么好的,都会给她,现在有了这么高的身价,反倒是吝啬了。

  两人在这里商量着怎么对付宋九月,宋九月却是一直在等着盛阑珊肚子里的孩子的消息,等了好几天也不见对方有什么动作,眼里有些失望,看来对方没有想过把那个孩子赖到她头上啊,她果然有些高估盛阑珊了。

  叹了口气,打算出去喝杯咖啡,大学的时候,因为一直忙于奖学金,她几乎天天和咖啡打交道,不过那个时候只能喝速溶咖啡,很少去店里慢悠悠的享受一杯。

  这么想着,换了衣服,真的打算出去,只不过是一个人罢了,还特意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其实宋九月不知道的是,并不是她高估盛阑珊了,而是大家都低估周时的脸皮了,上次要了五千万后,还不满足,过了一天又开始找盛阑珊要钱。

  盛阑珊是有钱没错,但也不能让人这么败,早晚破产不可。

  “周时,前前后后我已经给过你八千万了,你还要怎样?不要闹得大家都不好看,要是逼急了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就看那个时候,你还有没有命花钱!!”

  周时也知道不能把这个人逼急了,但是都已经八千万了,不介意凑个整数吧。

  “盛小姐,你也知道我是个赌徒,最近手气实在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