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章 又打坏主意
  周时说这句话的时候好不脸红,反正谁会嫌钱多啊,宰完这笔,他就远走高飞了,这些钱够他在一个二三线城市挥霍一辈子。

  盛阑珊觉得那股怒气变成了一条虫子,在她的浑身上下咬着,咬的她快要崩溃了,这个贱男人。

  “周时,出来见一面,我们好好谈谈。”

  这是盛阑珊第一次主动约周时,周时稍微激动了一下,然后很满意的问了地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着那娘们该不会是爱上自己了吧,颇为苦恼的叹了口气,在头发上喷了摩丝后,开始去赴约。

  盛阑珊一路上都憋着火,想着要不现在就把那个人杀了,反正只要她咬定孩子是傅殃的,在没有做胎儿亲子鉴定之前,就没人敢对她怎么样。

  但那天周时的话又响在她的脑海里,视频,他竟然拍了视频!该死的!

  到了咖啡厅后,她一眼看到了在那里等着的周时,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缓缓走近,压着火气和对方讲话。

  “周时,这次过后,我希望你不要再联系我,前前后后这么多钱,要是不赌博,够你挥霍大半辈子了,下次再给我打电话,我不会再买你的账。消息要是泄露出去,我大不了身败名裂,但你就不好说,我绝对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盛阑珊这下是完全想通了,被一只苍蝇这么烦着,换谁会开心,现在她和傅殃的事没有着落,绝对不能让这些人来搞破坏。

  周时也知道这是这个人的底线了,但是他实在不喜欢对方的态度,这是在威胁他么,呵。

  “盛小姐,钱拿来吧,我更喜欢来点儿实际的,像我这种人,得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要是怕的话,就不会找上你,有心情恐吓我,还是想想这次给我多少钱吧。”

  “你……”

  盛阑珊被对方气的鼻子一歪,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油盐不进的人,牙齿咬了咬。

  “你要多少?”

  “两千万,凑个整数,盛小姐,你的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可千万别动气,孕妇不能经常生气的。”

  隔壁的宋九月耳朵尖悄悄竖了起来,我的妈啊,这些人简直劲爆啊,这趟出来的不亏。

  起身把耳朵又贴近了一些,希望能够听清楚隔壁在讲什么。

  这个咖啡厅并不是公开的,每一桌都用了花墙隔开,看着不仅高雅,还很浪漫,但是这样的地方,并不隔音啊。

  宋九月笑眯眯的偷听着秘密,女人是盛阑珊,男人是盛阑珊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怎么声音听着这么猥琐呢,还勒索钱,简直是败类。

  嘴角撇了撇,一想到盛阑珊想把这种人的孩子塞给傅殃,心里便有些不高兴了,难道她家傅殃看着就这么low吗?简直过分。

  心里腹诽着,耳朵却依旧贴在一旁的墙上,隔壁又传来了声音。

  “拿了这些钱,你最好是离开洛城,周时,要是让我知道你把消息泄露了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盛阑珊狠狠的威胁道,再被这种人纠缠,她估计要恶心死。

  “好的,盛小姐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在洛城出现。”

  周时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两千万,整个人都有些激动,半个月不到,能够拿到一个亿,况且还这么轻轻松松,开心的要疯掉。

  盛阑珊眼里不屑,最见不得这种见钱眼开的小人,呵,拿着小包就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宋九月等隔壁的声音淡下去了,才斟酌着起身,抬眼就看到一个穿着衬衣的男人正拿着支票在手里端详着,领带也歪歪斜斜的,头上闪着油光。

  盛阑珊和这样的男人上床?不是吧……宋九月抽了抽嘴角,原以为盛阑珊那样的女人,心高气傲的看不起别人,没想到口味这么重啊。

  周时正喜滋滋的看着支票,抬头便发现一个美丽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的桌旁,眼里亮了亮,难道自己神秘的气质吸引了对方。

  “小姐,有什么事吗?”

  周时恢复了人模狗样,颇为正经的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很开心,自己现在居然能引来女人了。

  宋九月看到对方一系列的动作,嘴角抽了抽,缓缓的坐到了刚刚盛阑珊坐的位置。

  “先生,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要倒大霉。”

  周时脸上一抖,原以为是个漂亮的小妞,没想到是个傻子,惋惜的叹了叹,拿过一旁的支票,小心翼翼放进包里后,离开了这个地方。

  宋九月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的背影,拿出手机,放着刚刚的录音,从头到尾,一句都没有落下,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都能让她碰上,盛阑珊也真是倒霉。

  不过她并不打算把这个公开出去,想看看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

  盛阑珊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已经被宋九月知道了,她现在满心的火气,一想到周时这个男人,就觉得喉咙里梗着苍蝇,恶心,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走了几步后,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疼,本来以为只是小问题,但是不过几分钟,就越来越疼,疼的她差点儿跪在地上。

  方艾马上从车里跑了下来,把人送去医院,一路上都很焦急。

  盛阑珊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直到医生告诉她,胎盘不稳,随时有流产的危险。

  她觉得老天都在帮她,看样子就算她什么都不做,这个孩子也生不出来,嘴角勾了勾,缓缓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反正是要流产的孽种,不如用她来做点儿什么事,宋九月不是还在么,要是这个孩子的流产和她有关,那么爷爷一定会记恨那个人,傅家更加不会接受那样的女人,岂不是爽歪歪。

  盛阑珊这么想着,整个心都激荡了起来,既然随时都要流产,那么只要动作过大,这孩子就保不住。

  假如宋九月推了她呢……

  盛阑珊的眼里深了深,出医院后,想着该怎么约宋九月,要是自己主动约,对方是不会出来的,毕竟两个人的关系那叫一个水火不容。

  既然这样,只能自己主动去找她了。

  可是等盛阑珊去了盛腾,人家轻飘飘的甩出了两个字儿,不见,然后窝进了傅殃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