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零六章 你要相信我
  “要实在不行你就去吧,傅殃。”

  宋九月在一旁看出了他的为难,有些难受,傅爷爷不喜欢她,这个她很清楚,估计这次是想彻底让两个人闹掰了。

  傅殃看着淡淡说着这句话的人,嘴角抽了抽,因为对方身上的那股怨念,直直的射向了他,言不由衷的女人。

  “宋九月,你要相信我。”

  宋九月点点头,手掌在小黑的头上慢慢的摸着,眉头却是蹙了起来,傅爷爷不喜欢他,傅殃夹在中间肯定很为难。

  不过只是想了一瞬,就将那天的录音给了这个人,脸上带着丝丝狡黠。

  “要是傅爷爷让你娶盛阑珊的话,你就把这个给她听,我不信这世界上会有人给别人养曾孙子。”

  傅殃挑挑眉,拿过手机把录音听了一遍,眼里带着笑意,一把揽过了宋九月的腰。

  “怎么什么好事都能让你碰上。”

  宋九月脸上的狡黠更深,安心的窝进了对方的怀里,嘴角弯了弯。

  “只能说盛阑珊太倒霉。”

  两人在这里你侬我侬的,网上的猜测却是丝毫都没有消退的意思,大家这下是纷纷同情起了宋九月,在众人的眼里,她躲不过被抛弃的命运。

  盛阑珊在医院,手上刷着这些东西,简直觉得快意,要是傅爷爷不同意这两个人,这两人就有的磨,呵。

  “盛姐,我们这下该怎么办,肚子里的孩子还在,要是被傅家做胎儿亲子鉴定,一切都完了。”

  方艾在一旁插嘴了这么一句,眉头一直蹙着,盛阑珊要是不高兴,她就不好过,所以她一直希望这个人事事顺利。

  盛阑珊的拳头紧了紧,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还在,还以为这次的事以后,宋九月一定会背负骂名的,眼里染了一丝疯狂。

  “一次不行那就来两次,就不信这孽种甩不掉。”

  可是她打开病房的门才发现,爷爷居然派人保护她,还有傅殃也是,明着是怕出什么意外,实则是监视,盛阑珊这才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

  “盛小姐,为了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们必须全程跟在你身边,这是老板的命令。”

  盛阑珊咬咬牙,每走一步,后面的人就跟着走一步,并且狠狠的把她的肚子盯着,这让她恨的咬牙切齿的,看来傅殃这次,是彻底生气了。

  傅殃确实是生气了的,要是没有盛阑珊闹的这一出,爷爷就不会强势的要他回去,并且是以死相逼。

  回到傅家以后,他看着茶几上那一圈圈的照片,眼里没有什么波动。

  “这些都是洛城世家小姐的照片,你喜欢哪一个,就告诉爷爷一下,小殃,你可千万不能再跟着宋九月鬼混了,爷爷可以答应你,不为难她,但是你再不听话,我就会让她永远离开洛城。”

  傅殃心里一抖,没想到爷爷这次会动真格,眉头一皱,缓缓的拿过一张照片拎在了手里。

  “就是她了吧。”

  其实对方长什么样子,他压根儿不知道,不过离他最近的是这张罢了。

  傅将生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想着这个孙子终于是开窍了,很激动的将照片拿给了一旁的管家。

  “让柳家小姐准备一下,下午四点,小殃去和她见面。”

  管家看了一眼脸上阴沉的二少爷,知道这个人不愿意,但是老爷子这么吩咐了,他也只能照着干。

  解决了这件事后,傅将生的心里才好受了一些,开始处理盛家的事。

  “小殃,我再问你一遍,阑珊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傅殃撇撇嘴,将宋九月给他的录音取了出来。

  “爷爷,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的孙子什么样,你还不清楚么,我从小就不喜欢盛阑珊,怎么可能让她怀孕。”

  傅将生把录音拿过来一听,脸上瞬间暴怒,好啊,他傅家孙子竟然成垃圾收容所了,想到这,心里真是梗的厉害。

  傅家和盛家关系不错,因为两个老爷子经常一起下棋,两方难免有很多往来,但是在傅将生看来,盛家这次做的过分了。

  盛阑珊并不知道傅将生已经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所以依旧每天都在盛凌的面前哭诉着。

  盛凌也没有办法,只能不停的安慰着。

  正打算开口,病房的门就被人打开了,正哭着的盛阑珊一愣,看到被扔到床前的周时,心里凉了凉,这下开始怕了。

  盛凌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墨一,眉头蹙了起来,怎么进病房都不敲门的,这些人的素质呢?

  “盛小姐,我想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他已经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盛阑珊藏在被窝里的手已经握出了汗水,周时不是说要离开洛城么?为什么还会被人抓回来,这个贱男人,就会坏她的事。

  “我不认识这个人。”

  淡淡的几个字,却是瞬间让周时的脸上暴怒了起来,这些人可是说过啊,要是盛阑珊敢否定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把他扔去喂那头豹子。

  豹子……

  想到那个身型巨大的家伙,他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晕死过去,被强迫着与那个畜生睡了一晚,随时担心那东西被扑过来,到现在他还腿软着。

  “盛小姐,我以为你能用的招数只是把孩子打掉,没想到做的这么不厚道,竟然要别人来当孩子的父亲。”

  周时刚刚是被墨一丢在地上的,有些狼狈,这个时候,他已经站了起来,嗯,腿不软了。

  盛阑珊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恨不得一拳砸这个人的脸上。

  “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依旧是这句话,她的视线转向了墨一,眼里悲痛。

  “傅殃他不想认这个孩子,不用找别人来羞辱我,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是希望他能负责而已。”

  声音委屈的不行,墨一挑挑眉,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人,怀孕了赖到老板的身上,呵,难道没有人告诉过她,老板不好招惹么,果然是这些年被盛家宠坏了。

  “盛小姐,既然你还这么说,那就听听这个吧,你对自己的声音并不陌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