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零八章 傅宸出事了
  宋九月正蹲的起劲,冷不丁的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抬头就发现墨一正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脸上抖了抖。

  “我……”

  我只是系鞋带?

  傅殃手底下的人没有那么傻,认命的站了起来,蔫啦吧唧的跟在墨一的身后,突然想到什么,拿出一张自己的照片,眉头蹙了蹙后,捏到包里的口红,特意选了大红,在嘴唇上抹了抹,然后狠狠的亲了一口,在照片的背面印了一个大大的口红印。

  墨一抽抽嘴角,这是要干什么,还来不及反应,宋九月就已经把那张照片塞进了他的怀里。

  “墨一,这个拿去给你们的老板。”

  宋九月说的毫不脸红,没有要墨一送回家,就那样打了一辆出租,大喇喇的走了。

  墨一在原地愣了两秒,看到不远处的老板,叹了口气,纠结的走了上去。

  “老板,这是宋小姐给你的。”

  墨一低头说了一声,特意露出了背面的口红印,一旁的柳絮脸上红了红,这个宋小姐是谁啊,竟然这么火辣直白。

  傅殃脸上抖了抖,本来想恼火的抓起来一把丢掉的,但是最后,还是鬼使神差的放进了贴身的兜里。

  “柳小姐,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不是你的良人。”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站起来便要离开,柳絮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可是想到那个直白的口红印,突然失去了言语,只能紧张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傅殃的身影远去。

  那个宋小姐,估计就是他喜欢的人吧,叹了口气,看来是争不过对方了,她没有那么大胆。

  柳絮的性子是真的温软,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样,看着便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和傅殃说话的时候举止得体,没有流露出过多的爱慕,这也是傅殃为什么对她还算客气的原因。

  离开这个地方后,傅殃把兜里的照片翻了出来,看到这个口红印,额头上挂下一片黑线。

  这个女人到底是要干什么?

  正打算打电话过去狠狠的调戏一番,就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眉宇间有些无奈,按了接听键。

  “爷爷,你不要再给我安排什么相亲了,我对那些女人不敢兴趣。”

  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就要挂电话。

  可是傅将生的声音颤抖着,听起来有些慌乱。

  “小殃,你哥哥失踪了……”

  傅殃的周身气息一暗,澎湃着的气场瞬间爆发了出去,连前面开车的墨一也被吓了一跳。

  “墨一,去老宅。”

  “好的,老板。”

  墨一心慌慌的答道,刚停下车,就看到他家老板大踏步的走近了老宅,看来是出事了。

  客厅里已经坐了几个人,就连平时难得见面的傅博也在,傅雪雅的眼眶通红,应该是哭过了。

  “爷爷,怎么回事?”

  傅殃坐了下来,周身的气质有些阴暗,哥做事一向滴水不漏,怎么这次会出事。

  “你也知道你哥这次在非洲执行人物,捣毁毒枭的总部,这一个月你不是都在为他准备枪支么?”

  是的,傅殃这一个月忙碌个不停,就是为傅宸准备火拼需要的枪支,因为这次是上头直接下命令,一定要把毒品的营销点捣毁。

  而哥也告诉过他,会成为里面的卧底,寻找机会。

  “现在还不清楚,小殃,你哥不能出事,你……”

  傅将生现在哪里还有给傅宸相亲的心情,一直牵挂着他这个大孙子,就怕对方出什么意外。

  按照上级的要求,傅宸每隔一天就要和我方人员联系一次,但是现在已经三天过去了,什么消息都没有,这边联系不到他,只能这样干巴巴的等着。

  傅殃的脸上严肃了起来,哥有多厉害他自然清楚,怎么会出事呢。

  “爷爷,我得亲自过去一趟,一定把哥带回来,你们先别急。”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傅将生和傅博的身份都涉及到国家机密,想要出国几乎是不可能,因为国家已经强调过这一方面的规矩,他们既然为国家服务,就不会知法犯法。

  傅殃没有耽搁,直接上了自家的私人飞机,带了二十个人左右,后面还跟了一架飞机,装满了枪支弹药。

  非洲本来就是一个充满战争和绝望的国家,谁也不知道这次过去会发生什么。

  傅殃临走前,还是给宋九月打了一个电话,嘱咐对方好好吃饭,按时睡觉便挂了,开始思索这次要怎么摸出敌人的位置。

  宋九月莫名其妙的被对方一顿嘱咐,还来不及问原因,那边就已经挂了,眼里有些疑惑,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感觉很匆忙的样子。

  直到晚上,傅雪雅竟然来了别墅,依旧是眼眶红肿着,看到开门的宋九月,冷哼了一声,错开对方,直接朝着沙发上走去。

  一想到大哥现在还生死未卜,心里就难受的要命,只想来这个别墅待着。

  不一会儿,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坐旁边的宋九月吓了一大跳,马上拿过一旁的纸,递给了对方。

  傅雪雅抽抽噎噎着,不停地用纸擦着眼泪,在家里她根本不敢哭,因为家里人已经很担心了,要是她再哭,气氛肯定更加沉重,左右思索,最后还是来了这里,打算哭个痛快。

  小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好像从中午开始,就没有看到它的豹影,所以现在受傅雪雅哭声荼毒的,就只有宋九月一个人,因为秋姨已经买菜去了,根本不在别墅内。

  傅雪雅越哭越伤心,抽纸被她扯了一大半。

  “你别哭了。”

  宋九月淡淡的安慰道。

  “不要你管!坏女人!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傅雪雅边哭,还能腾出力气骂宋九月,抽抽搭搭的擦着鼻涕,只期盼两个哥哥都没事。

  整整哭了一个小时,嗓子都哭哑了,停下来的时候,看到满地的纸巾,眼里一愣,脸上有些羞恼。

  看到在一旁玩消消乐的宋九月,恼怒的想要骂人,这个女人真是太坏了,她都哭成了那个样子,她竟然还在旁边玩游戏,良心就不痛吗,活该将来要被二哥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