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零九章 我要他生不如死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宋九月的视线没有从手机上移开。

  “你自己要我别管的。”

  这句话一出,直接把傅雪雅气的半死,牙齿咬了咬,将还剩下的抽纸“啪嗒”一下,丢在了茶几上。

  “宋九月,二哥不会娶你的,等他回来,你们就完了。”

  威胁般的留下这句话,尽管眼泡还肿着,傅雪雅却依旧如一只斗胜的公鸡一般,昂首挺胸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宋九月没有搭理,打完一局才开始思索傅雪雅的话,看来她是知道傅殃去哪儿了啊,现在去讨好还来得及么?

  不过转念想想,傅殃早晚会回来的,她就在屋里等着好了。

  网上关于傅殃相亲的新闻还没有过去,大家依旧讨论的热烈。

  宋九月每天看着那些诅咒她和傅殃早点分开的评论,眉头越皱越紧,这些键盘侠还真是神奇,以为靠着键盘就能走遍天下了呢,嘴巴撇了撇,懒得再管。

  盛阑珊已经醒来了,到现在,知道她怀孕的人都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傅殃的,是她想嫁给傅殃,特意陷害的。

  这个消息也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在上流社会中被当成笑话听,傅殃是谁啊,敢这么扣一大顶帽子在他的头上,这个盛阑珊,还真是天真。

  上一次她被傅殃从办公室里光溜溜丢出去的事又被人翻了出来,在上流社会中,她算是彻底没脸见人了。

  “周时找到了么,我要他生不如死,那个恶心的贱男人!”

  这是盛阑珊醒来之后想干的第一件事,那个男人戳碎了她的美梦,又加上之前的威胁,现在她只想狠狠的弄死他!

  “好像跑了,洛城没有他的影子。”

  “继续找!”

  盛阑珊低头吼了一声,整个身体都绷的紧紧的,放松下来后,轻笑了一声。

  以为这样就能把她打趴下了么,宋九月,你给我等着!

  方艾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说,头发上还湿着,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水,但是她并没有关注这个。

  “去整理干净了再过来,难看死了。”

  方艾心里凉了凉,颤抖着声音回了一个“嗯”字,就开始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这个人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把水淋在她的身上,凉水也好,开水也罢,反正只要她心情不好了,自己就没有好果子吃。

  盛阑珊经过这一次,做事没有以前那么冒失了,特别是在对待宋九月的事上,不敢再轻易动手,一直等待机会。

  而宋九月并不清楚她的这些想法,不过就算清楚了也不会畏惧,他记得傅殃说过,盛阑珊和沈染的招数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以后还有更强大的敌人。

  所以趁傅宸不在的时候,她就疯狂的练枪,每天练的胳膊都动不了了,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别墅。

  ……

  傅殃不在洛城的消息不一会儿就被沈染知道了,她差点儿没激动的跳起来,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马上打电话给陈浅予,陈浅予因为一开始就吹嘘自己的家里多有钱,没了宋九月那里的经济支持后,她一个月只拿着一千八的生活费,时常被人嘲笑她是在装富二代。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她开始在网上和人聊天,怎么聊,自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找一个寂寞的男人,对方出钱,她脱给别人看,嘴上还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词汇,一晚上下来,收入一千多元。

  也许觉得这是个赚钱的法子,她直接开通了直播,让这个平台上的更多人看到,一晚上收入上万,终于可以在学生中过上奢侈的生活了。

  怕室友发现什么,几天后直接搬出了寝室,只能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尽情的在镜头面前搔首弄姿,她越是这样,收入就越高。

  “你说傅殃离开了?那你上次说的计划是什么?需要我帮忙么?”

  陈浅予说的有些急切,只要一想到宋九月能够遭到报应,激动的差点儿蹦起来,脸上通红。

  “这件事还需要你的配合,陈浅予,你现在过来找我,我给你一个东西。”

  沈染说的神秘兮兮的,陈浅予马上关了直播,去找那个人,到地方的时候,看到沈染的手里拿着一个钟表,很小巧精致。

  “这是什么?”

  “钟表啊,陈浅予,我接触不到宋九月,所以你得想办法把这个挂到她的房间里。”

  就一个钟表?

  陈浅予的眉头蹙了起来,这个有什么作用么,这沈染该不会是傻了吧。

  “照着我说的去做就好了,别忘了给她挂上之前要打开开关,陈浅予,你不用怀疑我,我能想出的办法别人都想不到,宋九月她也不会发现,你现在该想想,怎么把它挂进对方的房间里。”

  陈浅予拿过钟表,虽然疑惑,但也没多问什么。

  回了房间以后,她开始端详这个东西,发现地下有个开关,将它打了开。

  很奇怪,什么反应也没有,正打算关上,就感觉到房间里有声音。

  像是蝉鸣,又像是蜜蜂的声音,声音很小,但是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胸闷闷的。

  陈浅予脸色白了白,她的房间之前都没有这声音的,难道是因为这个钟,这么想着,她把开关关了,声音瞬间消失。

  很奇怪,那到底是什么声音,似乎对人体有害……

  想到这里,嘴角勾了勾,沈染不愧是沈染,这种东西都想得出,看来她要早点把这玩意儿送到宋九月的房间去。

  眼里一亮,开始给家里人打电话。

  “妈,我这里给你寄一个东西,你签收一下,我给九月姐姐买的,她最近对我似乎有什么误会,我要是直接给她,她肯定会拒绝的,我把东西给你后,你把它寄给九月姐姐吧,别说是我给的,算是我的一个赔罪。

  陈母没想到这个女儿已经成长了,现在居然这么懂事,叹了口气。

  “你这孩子,既然是姐妹俩,那就没有隔夜仇,九月不是小心眼的人,不会放在心上的。”

  “妈,你就签收一下吧,我现在就去寄。”

  “好好好,妈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