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一十章 我是你妹妹啊
  陈浅予挂了电话后,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既然是沈染拿出的东西,就一定不会让宋九月好过。

  嘴角勾了勾,开始期待宋九月的下场。

  宋九月并不知道陈浅予的这些小心思,她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后,这个人应该安分了一些才对。

  但是陈浅予就像一条潜伏的毒蛇,缩成一团,随时打算咬她一口。

  收到养母电话的时候,她很意外,对方从来没有这样给她寄过东西,但既然是心意,也不好拒绝。

  将收到的钟表拿出来看了看,发现还挺小巧,因为家里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所以她找了个地方,把它放了起来。

  傅殃没有回来,别墅里也就她和秋姨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夜里总感觉有声音,像是蚊音,很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白天起床的时候,她一直感觉到脑袋晕胀。

  “秋姨,你有没有发现家里多了什么声音?”

  秋姨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宋九月的这个疑问,摇摇头。

  宋九月眉头蹙了起来,难道这几天都是错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那种声音又传来了,尖细,如一条线一样钻进耳膜,弄得她胸闷头痛,白天总是没有精神。

  连续一周以后,她真是受不了了,半夜去了楼下客厅,可是不管走到哪里,那种声音都如影随形,折磨的她快要疯了。

  “秋姨,你真的没听到什么声音吗?”

  宋九月现在头重脚轻,几乎是撑着最后一点儿力气在问,秋姨依旧摇摇头,很奇怪,这几天宋小姐怎么一直这么问。

  宋九月牙齿咬了咬,拍了拍自己的头,最后去了傅殃的书房,上网查了查,弹出的资料让她心里骇了骇。

  “高频音?”

  这是什么东西?

  她扶着脑袋继续看下去,发现所有的症状都和自己相同,眼里顿时深邃了起来。

  高频音……杀人……

  呵,傅殃不在,这些人就坐不住了,长期折损人的精神,要是开车的话,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出车祸,对方还真是处心积虑。

  这个声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大概是养母送自己钟表的时候,养母从来没有给她寄过东西,所以她多留了个心眼。

  也就是那天晚上,奇怪的声音就出现了,到现在,已经快一周了,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已经处于饱和崩溃的边缘。

  查完资料后,她起身去把那个钟表翻了出来,让秋姨扔了出去。

  这种高频音只对年轻人有用,一般年龄高于三十五岁的人是听不到的,也难怪秋姨一直没有发现异常。

  假如她的心性稍微不稳,恐怕这段时间已经崩溃耳聋了。

  宋九月坐沙发上开始思索了起来,养母不可能害她,唯一和养母有牵扯的,就是陈浅予了,本以为经过那次的事情后,她会收敛一点儿。

  可是现在看来她只会更加恶劣而已,上次是绑架,这次是高频音,下一次又是什么?

  傅殃说过,对待敌人不能手下留情,当时她念在养父母的面子上,已经放了她了,没想到她这次还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陈浅予这个人,最是要面子,她得找一个方法,让她颜面扫地,羞愧到自杀。

  送钟,送终……

  呵,果真是够处心积虑啊。

  ……

  距离钟表送出去已经一周了,陈浅予一天比一天兴奋,特别是听沈染说傅殃还没有回来,差点儿放鞭炮庆贺了,就不信这次弄不死宋九月。

  嘴角勾了勾,眼里染了一丝丝疯狂,昨晚又直播了一夜,今天累的不行,看来要出去做个spa了。

  只是刚路过以前宋家的公司,她就看到自己那个傻子哥哥正被人簇拥着从楼梯上走上去。

  她几乎以为自己看花眼了,那是那个傻子?情不自禁的,她跟在那群人的身后移动了几步,不停地听到周围女人的窃窃私语。

  “是陈总!好帅啊,才上任不久就把那群高层制的服服帖帖的,天呐,她他看我了。”

  陈浅予一直呆呆的站着,陈总?

  她的哥哥不就姓陈么,对方还和哥哥长的一模一样,难道陈亦白那个傻子真的逆袭了?

  “那个,请问你们的陈总叫什么名字?”

  几个穿着员工制服的女人有些不屑的看着陈浅予,这个女人该不会想勾搭她们的陈总吧,也不照照镜子。

  “叫陈亦白,小姑娘,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们总裁对女人不感兴趣,想爬他的床,你还得再等二十年呢,哼!”

  她那个傻子哥哥竟然是总裁?是这里的老板?

  陈浅予抬头看了看这栋大楼,发现根本看不到顶,几乎要尖叫起来了,老天都在帮她,她的哥哥清醒了,是总裁!是无数女人想要巴结的对象!这下她真的是富家小姐了!

  陈浅予激动的不能自已,马上朝着那群高层跑了过去,整张脸都是红的。

  “哥!哥!我是浅予啊!你的妹妹!”

  陈浅予跑到陈亦白的身边,拦住了他,因为那群高层就在陈亦白的身后,她这么一拦,直接拦住了这一群人。

  高层们都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脸上有些不屑,现在的女人花招还真多啊,当总裁的女人不行,就想当他的妹妹,真是不要脸。

  陈浅予依旧激动的把陈亦白望着,真的是那个傻子,恨不得冲上去扑对方的怀里。

  可是刚冲到一半,就被一群保安拦了下来。

  “小姐,你要认亲戚的话找错地方了。”

  “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两个保安就要把陈浅予架走,陈浅予急坏了,不停的撒泼。

  “我不走!!我不走!!哥!我是你妹妹啊!你不能像那个宋九月一样,有钱了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哥,呜呜呜,这些年我好想你!”

  陈浅予哀哀切切的哭着,一把鼻涕一把泪,恨不得掏出自己的这颗心。

  陈亦白的眉头皱了起来,妹妹?他哪里来的妹妹?他的妹妹不是宋九月么?

  思绪飞速的转啊转,九月上次说什么来着,去接他的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