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让让,你挡路了
  该不会就是面前这个丑家伙吧,陈亦白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了,这个人也是他的妹妹?

  比起九月来真是差远了,这个人的眼里满满的算计,还有对金钱的渴望,嫌弃的把人扒拉了开,臭不要脸的,谁是你哥。

  “让让,你挡路了。”

  陈浅予没有想到陈亦白会这么对自己,被对方一推,直接摔在了一旁,哭的更加凄惨了。

  高层们假装看不到自家总裁欺负一个小姑娘,反正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摔倒的陈浅予。

  不远处的女员工纷纷尖叫了起来,哇!总裁推人好帅啊!总裁皱眉头好帅啊!

  反正这人只要长的好看啊,连抠脚的样子都帅。

  陈亦白不再理哭成了泪人的女人,眉头皱着,进了宋氏大楼。

  而跟在后面的高层,屁都不敢放一个,也纷纷的跟着走了进去。

  陈浅予哪怕有两分姿色,摔在那儿也没人去扶。

  她直到那群人彻底的消失在了眼前,才停止哭声,眼里有些愤怒,到底是怎么回事,哥怎么会不认她这个妹妹?

  对了……他小时候是个傻子,只有宋九月照顾他,所以他只会叫九月这两个字,难不成他只记得宋九月这个贱女人?

  陈浅予悔不当初,早知道傻子有这么一天,她就该照顾的,哪里轮的上宋九月啊,牙齿咬了咬,不管他记不记得这个妹妹,血缘关系是抹杀不了的,宋九月她只能是外人!

  想到这后,更加自信,她现在可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了,哥哥是总裁,还有这么高的楼,哪里还用得着去直播恶心自己。

  嘴角勾了勾,那个傻子现在想不起来,没关系,以后总有想起来的时候,只要她天天来,天天哭,他总会记起她的。

  到时候她再借助这个人的力量,去对付宋九月那个贱人!

  陈浅予打得一手好算盘,直接进了大楼,这个傻子要是因为有钱了不认她,那她一定把这件事抖出去,让大家都来看看他的嘴脸。

  骗过前台接待后,她直接上了顶楼,只是还没有踏进办公室,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陈浅予只能扯着嗓子喊。

  “陈亦白!你真的不认我这个妹妹了吗,我现在被宋九月欺负,在洛城孤苦无依的……呜呜,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时候我经常照顾你……”

  “带她进来。”

  类似助理模样的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陈浅予马上被两个人架了进去,一下子丢在了办公桌前,抬头一看,这哪里是陈亦白啊,这个男人她根本不认识……

  脸上红了红,不过他长的还挺帅的。

  “你说你是陈亦白的妹妹?”

  司马玥的目光有些戏谑,指尖在办公桌上一直点着,淡淡的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把这个人看着。

  “是……”

  陈浅予咬咬牙,难道这个人是哥哥的朋友,陈亦白这个傻子果然发达了,认识的人都这么高端了。

  司马玥的眉毛挑了挑,妹妹啊,陈亦白这样的人,要是入不得他的眼,你是天王老子他都不买账。

  古影在一旁有些不忍直视这个女人的表情,明显的想勾引他家市长,牙齿咬了咬,要不是他脾气好,现在就拿枪把这女人嘣了。

  正好这个时候,陈亦白已经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了,看到刚刚的女人出现在办公室,眼里闪过一丝猩红。

  司马玥和古影见到这个人的样子,差点儿吓了一大跳。

  司马玥直接从皮椅上蹦了起来,去了一旁的沙发上坐着,就怕这个人突然生气。

  很少有人见过陈亦白生气的样子,大概是因为自闭症,他很少生气,但要是一生气,那就是大恶魔,谁的面子都不给。

  古影眼疾手快的拿过一旁的枕头塞进陈亦白的怀里,看到对方眼里积聚的风暴消了下去,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嗯,这个人其实挺好哄的。

  “哥,你终于来了!我找你找的好苦,没想到你真的在洛城,哥,你现在不记得我没关系,以后总会想起来的。”

  陈浅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努力的套近乎,只要今天拿下这个人,呵,以后再也不用小心翼翼的看别人的脸色,也不用怕别人发现自己假装富二代。

  “古影,把她丢出去,谁放进来的,把人开了。”

  陈亦白怀里抱着枕头,软软的,心情好了一些,脸上也有了笑意,但是丝毫不影响他对陈浅予的不喜欢。

  陈浅予脸上刻意扬起的笑容一僵,眼神看了一旁的司马玥一眼,刚刚还想着,要是傻子能把这个男人介绍给自己也好,毕竟他看起来,不比那个傅殃差。

  古影嘴角抽了抽,懒得废话,直接掏出了枪,抵在陈浅予的脑袋上,脸上有些阴狠。

  “再不走,嘣了你。”

  陈浅予本来还想再多赖一会儿的,但是看到这把枪后,吓得腿脚发软,瘫在了地上。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枪……哥,哥,救命,我是你妹妹啊。”

  陈亦白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的妹妹叫宋九月,你是个什么东西?”

  冷冰冰的一句话,瞬间浇灭了陈浅予的所有幻想,果然是宋九月啊,那女人迷惑了这个哥哥,抢了她的位置。

  现在枪就抵在她的脑袋上,看这个人的样子,不像是说谎,自己要再逗留下去,他真的会开枪的。

  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宋九月,抢了她这么有钱的哥哥也就算了,身旁还有傅殃那样的男人跟着,她凭什么啊,和她一样是小地方出来的人,为什么命就那么好。

  越是着急,越是腿软,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一滴一滴的砸在了地板上,她几乎是蠕动着出的办公室。

  下了楼后,终究没忍住哭了出来,都是些什么人啊,为什么那么可怕,她从小生活在镇上,枪这种东西都只在谍战剧里见过,刚刚体验了一把被指着脑门的感觉,现在额头上还有淡淡的红印。

  害怕,恐慌,她第一次知道,那群人是她惹不起的,可是不甘心,总得为自己争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