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求你不要死
  陈父和陈母本来性子就软,听到女儿这么说,瞬间泣不成声。

  “浅予,没钱你可以告诉我们,你干嘛要去……要去做那种事情呢……”

  陈母的脸上满脸泪水,看着这个从小就捧在手心里的女儿,这个时候后悔万分。

  都说女儿要富养,可是没有一个好的家庭,富养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让她掉入虚荣的圈子。

  “浅予,你就在里面好好改造吧,两年时间,磨磨性子,错了就是错了,别把错误怪罪到别人身上,九月并没有逼你去直播,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陈浅予看着说这句话的爸爸,突然觉得不是她变了,是周围的人都变了,变得偏向宋九月了,眼里闪过一丝疯狂。

  “我怎么有你们这样的爸妈,什么都没有,还穷,给不了我富裕的生活,也给不了我一副人见人爱的皮囊,你们这样的人生什么孩子,去死好了!!”

  陈浅予咒骂着,旁边的警察已经听不下去了,把人重新带回了牢房。

  而陈父,直接气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旁边是宋九月在守着。

  宋九月知道,陈浅予的事对两个人的打击很大,但是她要不出手,那个人将来只会闯更大的祸。

  “爸,你身体好些了吗?”

  陈父似乎瞬间老了十岁,不说话,有些复杂的看着宋九月,最后不听劝,连夜赶回去了。

  大概还是有些怨她的。

  宋九月叹了口气,望着外面的月亮,突然发现已经很久都没有傅殃的消息了,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忙些什么。

  回了别墅后,她越发觉得自己思念那个人,可是手机屏幕一直暗着,什么消息也没有。

  半夜睡觉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觉得有手机铃声,猛的一下翻了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上亮着几个大字,心里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按了接听键后,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特别是那有些欠扁的男声响起的时候,仿佛心脏被射了一箭般。

  原来那些穿过山河的箭,刺的都是思念成疾的人。

  “傅殃……”

  宋九月的声音有些哽咽,喉咙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再吐不出一个字。

  “宋九月,你哭什么,我又没死。”

  傅殃眉头皱了皱,看到一旁正绑着绷带的傅宸,心里窝火,抬腿便踢了对方一脚。

  要不是这个人,他至于出国耽误这么久么,能力不行就别逞强,带着几个人就敢闯人家老窝,简直是找死!

  “傅殃……”

  傅宸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么一句,觉得自己的胸口闷痛,他怎么就有这样的畜生弟弟。

  傅殃才不管他,继续对着手机温柔缱绻的说话。

  “你乖一点儿,我明天就回来。”

  宋九月点点头,良久才吐出一个字,好。

  明明那么思念这个人,可是在真正说话的时候,她只说了三个字,一个是对方的名字,一个就是好,但是这三个字,把最近澎湃着的思念都已经包含了进去。

  傅殃正打算再说点儿什么,巨大的轰鸣声突然传来。

  “嘭!”

  手机瞬间飞出去老远,不远处的地方已经塌陷下去,接着便是枪声。

  “傅殃?”

  宋九月手一抖,叫了几声,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传来,她吓了一大跳,马上跑去楼下,拿着一切该带的证件去找陈亦白。

  现在除了这个人,她实在不知道该找谁。

  陈亦白大半夜的被人掀了被子,凉意袭来后,他才抖了抖,看到站床边满脸冷凝的宋九月,差点儿吓得钻床底下去。

  “九……九月,你这是怎么了?”

  “亦白哥,你能不能帮我查查这个号码的所在地。”

  手机差点儿戳到了陈亦白帅气的脸上。

  陈亦白愣了愣,将号码背熟了以后,拿过一条浴巾遮羞,去调查电话的所在地。

  当那个结果一出来,他的眼里瞬间闪过一抹幽深,马上删除了数据。

  “九月,我也不知道这个号码是从哪里打过来的,要不你再等等吧。”

  宋九月看着陈亦白,嘴唇抿了抿,这个人应该在隐瞒什么,整颗心一直提着。

  正好这个时候,宋九月的电话又响了,是墨一打来的,只说了大家都没事,明天回来,然后便匆忙挂了电话。

  宋九月的心依旧提着,看着面前只围了一条浴巾的陈亦白,不发一言,直接出了别墅。

  陈亦白挠挠头,傅殃果然去那个地方了,九月让他调查,难道自己也想去么,怎么可以,她这样的人去那种地方,恐怕会被吞的渣渣都不剩。

  宋九月出了别墅后,突然觉得有些冷,墨一说了明天回来,她今晚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就在客厅睁着眼睛等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七点,他就接到了墨一的电话,匆匆的赶去了医院。

  傅殃还在抢救,那边的医疗条件不好,医生只是简单的做了抢救措施,飞机便飞了回来。

  傅将生在,傅博也在,还有傅宸,虽然绑着绷带,但是气势不输任何人。

  宋九月不敢说话,听说是喻初原那小子亲自持刀,她的心瞬间揪了起来,如果不严重,是不会让喻初原来的。

  “老板他……有些严重,宋小姐,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墨一推了推眼镜说道,他向来不会安慰人,瞥到宋九月发白的脸色,心里有些不忍,但是这次,确实很严重。

  当时老板被刨出来的时候,浑身血淋淋的,他们都已经他已经死了,后来发现还有一丝气息,一群人才马上把人送去了医院。

  宋九月的拳头紧了紧,缓缓的靠在了墙上,冰冷的凉意总算是驱走了一丝恐慌。

  三小时后,盖着白布的人被抬了出来,宋九月脑袋一懵,好像整个世界都垮塌了一般。

  “傅殃!!”

  她现在哪里管得着旁边的傅家人,哽咽着站在了床前,指尖发抖,根本不敢去触摸那层白布一下,似乎只要一碰,对方就会像一阵烟一样飘走。

  “傅殃,呜呜,你不要死,我求你了,你别死……”

  喻初原的手术刀被这仓惶的哭声吓得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