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儿子被我捡到了
  宋九月看着不停倒退的街景,和一旁冷着脸不说一句话的孩子,嘴角抽了抽,小小年纪,气势倒挺强。

  “到了,宋九月,下车。”

  男孩淡淡的说了一声,张开双臂,让一旁的保镖把他抱了下去。

  宋九月一愣,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眉头蹙了蹙后,跟着下了车,直觉告诉她,这群人对她并没有恶意。

  但是怕就怕这小孩的爸爸是个变态!

  又有两个保镖上来架走她,最后她直接被丢在了沙发上,顺势打了个滚,还挺软。

  “宋九月,你会玩游戏吗?”

  小男孩坐她的旁边,一本正经的说道,明明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宛如大人一般。

  “会一点儿,消消乐。”

  “呵,弱智游戏。”

  男孩不屑的轻哼一声,让人拿来游戏机,聚精会神的打了起来,宋九月伸头一看,这人竟然玩俄罗斯方块?难道这游戏不弱智么……

  旁边的黑衣人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她又不知道这是哪里,洛城的很多地方,她都没有去过。

  “对了,你叫什么?”

  “江孽。”

  孽……哪家孩子会用这个字啊,父母到底怎么想的。

  “怎么用这个字,叫其他的不是更好么?”

  宋九月眉头蹙了一下,假如她以后怀了孩子,绝对不会取这种字眼的。

  “我妈妈说她生下我罪孽深重。”

  宋九月心里狠狠一抖,抬眼看了这个男孩一眼,发现对方的视线一直定在屏幕上,并没有移动分毫。

  宋九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手机静音,也不知道傅殃打了二十几个电话,就一直目光复杂的把这孩子盯着。

  “太简单了,阿大,换个游戏,我不想玩这个了。”

  “少爷,要不试试推箱子吧。”

  “有道理。”

  两人在那里商量着,完全忘记了宋九月的存在。

  不一会儿后,窗台那里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还没有反应过来,窗户便被人破开了,傅殃满脸暴怒的站在那里,看到宋九月没事后,脸上顿了顿。

  “宋九月,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打你电话竟然敢不接!!”

  傅殃说着,就要过去提溜人,但是周围的黑衣保镖瞬间涌了出来,一把把枪把他指着,眼里有些凶狠。

  有趣……

  傅殃停了下来,看到坐在正中间的小孩子,脸上先是震惊,最后勾了勾嘴角。

  “别开枪,别开枪,自己人。”

  宋九月说了一声,想要朝着傅殃走过去,却被江孽拉住了手腕,小孩子的脸上有些阴沉,默不作声的把闯进来的男人看着。

  “他不是自己人,我不认识他。”

  话还没说完,也不知道傅殃是怎么翻过去的,总之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江孽就已经被傅殃拿捏住了。

  宋九月吓了一大跳。

  “傅殃,别伤害他。”

  “我知道。”

  傅殃应了一声,看了周围的黑衣保镖一眼,很奇怪,这些人为什么会保护他……

  “你们不动手,我就不动手。”

  说着,一手拉过宋九月,一手抱着江孽,直接上了外面悬停着的直升机。

  江孽挣扎了一会儿,发现对方的手如铁铸一般,根本撼动不了丝毫,只能垂头丧气的被对方拿捏着。

  到家后,傅殃交代了宋九月几句,然后提着江孽出门了,臭小子,敢抢他的女人!

  江孽一直蹬着腿儿,但是被傅殃这么高的人提溜着,他的双腿根本着不了地,只能委屈吧啦的抿着嘴儿,眼里含了两泡泪。

  坏人!

  这个坏人……

  干爹,阿大,救命…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待会儿你爸看到了,铁定得心疼。”

  傅殃这样对待一个孩子,良心丝毫不痛,约了盛琅出来,说是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放手,我自己走!”

  江孽这样被人提着,一路上惹了不少人的注意,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个死男人。

  “你可拉倒吧,放手你铁定跑了,我懒得折腾。”

  傅殃因为看到这孩子太震惊了,出来压根儿忘了开车,又加上约定的地方离他的别墅并不远,所以打算直接走过去。

  于是大街上的人都看见一个很高的帅气的男人,手里正提溜着孩子,满脸兴奋,而孩子一直在挣扎,脸皱成了苦瓜。

  到了约定的包厢后,傅殃一脚踢开门,激动的差点儿把孩子砸盛琅的脸上去。

  “盛琅,快看,我把你儿子捡到了。”

  盛琅本来想大骂这个人的,大晚上的一个电话打来,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就挂了,快得他根本来不及拒绝。

  不过孩子两个字,震得他的心里狠狠的一动,抬头看到傅殃手里还在挣扎的小不点儿,觉得自己已经失声了,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江孽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像条断气儿的狗一样,被傅殃提溜到了盛琅的面前,还恶劣的晃了晃。

  “这是你的孩子,没错吧?”

  江孽的眼里一直含着两泡泪,想滚又不敢滚出来,这个时候听到傅殃说的话,以为自己被拐卖了,瞬间哇哇大哭了出来。

  吓得傅殃差点儿把人丢出去,还好盛琅及时接住了,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盛琅的手一直抖着,特别是看到江孽那张脸时,整颗心如同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疼的要命。

  他的孩子……

  江孽还在一旁哭着,差点儿哭抽过去,傅殃捏了捏对方的脸,这才发现,小孩子的脸捏着还不错。

  江孽哭的更加声嘶力竭,恨不得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盛琅的眼眶通红,哆哆嗦嗦的拿了一根烟出来,嘴唇一直颤抖着,打火机也掉地上了,他的孩子,江影不是说孩子被她丢了么?这是怎么回事。

  江孽哭着哭着,哭睡着了,睫毛还濡湿着,眼尾还有泪痕。

  “想那么多干什么,盛琅,我看这孩子挺可怜的,听宋九月说他叫江孽,要是没猜错的话,绝对是江影取的,他长这么大,估计就没见过几回江影。”

  盛琅的喉咙很痛,那种巨大的悲伤哽在喉咙喊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