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把命还给你
  他现在才知道,当一个人悲伤到极致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不动声色的心如死灰比歇斯底里的大哭更加恐怖。

  盛琅的眼睛一直红着,看到旁边睡着的小人,他真小,一只手都能举起来,真的是他的孩子。

  江影那个女人骗了他。

  盛琅弯身,将人抱在了怀里,小心翼翼的不敢用力。

  “谢谢。”

  除了这两个字,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失而复得的狂喜把整颗心脏都涨的满满的。

  傅殃挑挑眉,没有说话,看到盛琅这个样子,他也很高兴,不过想到什么,眉头蹙了蹙,盛琅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宋九月还没个声。

  所以回家的时候,傅殃的脸一直都沉着,连宋九月的刻意讨好都懒得搭理,视线一直在对方的肚皮上转悠,满脑子都是孩子。

  宋九月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悄悄的把屁股挪的远了一些。

  “宋九月,你不喜欢孩子?”

  傅殃问的很认真,视线带了火花一样,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似乎这样就能看出一个儿子来。

  “时候未到。”

  宋九月说了这么四个字,看到安红发了那么多条短信,顺手就回复了对方。

  现在已经十二点了,她本来想今晚逃难的,但谁能想到会遇上那个小不点,想到这,脸上一白。

  “傅殃,你把那孩子放哪儿去了?”

  该不会拿去喂小黑了吧。

  “你管我。”

  没好气的说了这么一句,傅殃就上楼了,宋九月抓抓脑袋,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

  撇撇嘴,热了一杯牛奶端上去,不用说,那人一定是在书房。

  因为堆积的文件太多了,所以傅殃一回来,除了住院那段时间外,压根儿就没有休息过。

  宋九月悄悄的走进去,将牛奶放在他的右手边,看到这人英俊冷凝的侧脸,眉头一皱。

  “你丫的难道是生理期来了?”

  傅殃嘴角抽了抽,一把将人拉进了怀里。

  “宋九月,你说话真是越来越口无遮拦了,今晚非得好好治治你!”

  高层们压根儿不敢说话,老板的视频没有关,麦克风也还开着,这该不会是要现场直播吧……

  麻蛋,亲上了……

  我擦,手还摸进去了……

  到底还有完没完……

  傅殃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惩罚宋九月,触摸到一旁的鼠标时,整个人狠狠一震,看到高层们都懵逼的脸,淡定的把怀里的女人推开。

  脸上有些嫌弃,似乎刚刚不是他主动的一样。

  “讲到哪里了,继续。”

  云淡风轻的声音,宋九月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在开会,心里抖了抖后,整张脸爆红。

  这下完了……也不知道大家会怎么看她。

  高层们一看老板大人已经调完情了,咳了咳,心里七拐八拐,假装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

  “老板,关于年中的那个项目……”

  宋九月晕晕乎乎的出了书房,脸上还是很烫,不敢想象下次遇上那些高层们的场景,只能胡乱的洗了个澡,逼自己上床休息。

  而另一边,江孽已经醒来了,看到陌生的房间,吓得把自己抱成了一团。

  被拐卖了……

  和阿大他们失去联系了……

  想到这,眼里就泪汪汪的。

  正好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他抬头就看到了刚刚的男人,往床上缩了缩。

  盛琅的喉咙依旧被什么堵着,不知道该怎么叫他,只能坐在床边,尽量放缓了声音。

  “你今年多大?”

  江孽一愣,条件反射的回答。

  “四岁。”

  “你见过你妈妈几次?”

  盛琅继续问,江孽眼里的光暗淡了下去。

  “四次。”

  “她爱你吗?”

  “恨我。”

  淡淡的两个字,让盛琅的声音瞬间哽咽了,不敢去看这个人,眼神狼狈的转向了窗外。

  心脏如同被什么捏着,疼,疼的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

  “我是孽种,不应该生下来的。”

  盛琅的嘴角挤出一个苍凉的微笑,他的孩子,凭什么是孽种。

  江影,你对一个小孩子说这样的话,知不知道有多残忍。

  “在这里好好休息。”

  说完这一句,他不敢去看床上的孩子,那样落寞和悲痛的眼神,根本不该出现在一个四岁的孩子身上。

  盛琅出了大门后,直接跳进了一旁的敞篷车里,将油门踩到底,向着酒吧开了去。

  “嘭”的一脚踢开大门,看到里面正在喝酒调戏服务生的女人,眼里闪过一丝猩红,大踏步的走过去拽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干什么!!”

  江影的眼里闪过一丝火气,两人就在这里拉拉扯扯着,周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英雄救美,那可是盛家的少爷啊,周围的场业都是他的,谁敢上去找死。

  “江影!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孩子!!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好了!!大人的恩怨为什么要强加到一个小孩身上!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江影一愣,看到自己手腕上被对方拽出的红痕,也有些怒了。

  “你他妈有病吧?!放手!”

  盛琅的眼里猩红,被对方表现出来的厌恶刺的浑身发疼,拖拽着人就要上车。

  “放手!艹!盛琅你要干什么?!”

  江影看到对方拿来的绳子,心里一凉,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绑在了座位上。

  “江影,你不就觉得盛家欠了你人命吗?我现在就还给你。”

  盛琅仔细的为对方系了安全带,确定她的安全气囊能用,才坐到了一旁,眼眶泛红,他这辈子最不该的,就是爱上这个女人,蹉跎七年的时光。

  将油门踩到了最大,汽车极速的行驶着,江影的脸被吓的发白,看到飞快倒退的街景,还有越来越近的一面墙……

  “盛琅!你疯了!!”

  她的声音发抖,抖的不成调,眼泪一颗颗的砸了下来。

  “我把命还给你,以后好好对孩子。”

  盛琅的眼里带着一抹视死如归,想到家里床上的那个人,一颗心脏疼的要命,

  “轰!!”

  江影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来不及思考什么,马上晕了过去。

  傅殃接到电话后,吓得手一抖,赶到医院的时候,只有床上呆呆的江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