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她成了小姑奶奶
  “他人呢?”

  江影听到声音,抬头看到面前的这个人,眼眶瞬间就红了。

  “死了……”

  傅殃心里一抖,马上跑了出去,发现手术室的灯是灰暗的,看来人没有在手术室里。

  沈白这个时候也出现了,看到傅殃,嘴巴张了张,良久才吐出了一串字。

  “在抢救,喻初原那小子发现的现场,把盛琅单独带走了,结果不好说。”

  傅殃心里好歹是松了口气,腿有些发软,沈白要是不来,他估计就要去太平间找人去了。

  拿了根烟出来,低头点燃,心依旧在哆嗦着。

  沈白也点了一根烟,满嘴的苦涩。

  “你说说这他妈叫个什么事,闹了这么多年,结果闹成这个样子。”

  几人算是从小就认识,盛琅比他们年长,小时候脾气就大,鼻孔朝天谁也看不起,他和傅殃两个人看不过,把人约出来打了一顿,后来那小子就老实了。

  没想到万花众中过,最后被江影这朵霸王花给扎了。

  傅殃吐了一口烟雾,目光复杂,大概是因为那个孩子吧,他突然有些后悔把孩子带给盛琅了,孩子是盛琅这几年来的执念,恐怕是真的绝望了,不然也不会成这个样子。

  “回家吧,初原在,不用担心。”

  沈白点点头,将一根烟抽完,扔进了垃圾桶里,两人下了楼,抬眼就看到匆匆赶来的宋九月。

  “江影她怎么样了?”

  宋九月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担忧,听到消息的时候,差点儿被吓了个半死。

  “死不了。”

  傅殃将人一把拽了回来,拖着就要上车。

  “我得去看看她,傅殃,你放手。”

  “现在最好是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宋九月,有时间担心别人,不如好好想想孩子的事情。”

  宋九月一下就怂了,也不敢跟傅殃说那天傅爷爷找她的事,假如她有了孩子,傅爷爷恐怕不会放过她的。

  只能这样拖着。

  到家后,她看到沙发上窝着的小黑,欢呼一声跑了过去。

  但是小黑翻了个身,完美的躲过了她的熊扑。

  她被一只豹给嫌弃了……

  旁边传来傅殃的嗤笑声,宋九月顿时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咳了咳,讨好的给小黑顺毛。

  “小黑?豹爷?”

  小黑嚎了一声,尾巴甩了甩,总算是有了点儿反应。

  呵,这头该死的豹子。

  已经凌晨三点了,宋九月也没有了玩闹的心思,打了个哈欠,安静的窝在了小黑的身边,睡着了。

  傅殃端了水出来,本来想问这个人饿不饿的,抬眼看到一人一豹躺在一起,气的一脚踢在了小黑的屁股上。

  小黑正做着和母豹欢乐奔跑的美梦,被人这么一踹,憋屈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甩甩尾巴,去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而傅殃,弯身把宋九月抱在怀里,这才发现她好轻,轻的像一片羽毛,眉头一皱,看来改天得好好补补了,怎么都不长肉的。

  ……

  隔天上班的时候,宋九月总觉得高层们看她的目光不对劲儿,想到昨晚上的事,脸上热了热。

  午休也不敢在顶层吃了,直接去了楼下,刚转过拐角,就看到抽抽搭搭哭泣的人。

  那个哑巴女孩……

  应该是在公司受欺负了,毕竟在别人看来,她是走了后门的,恐怕受了不少委屈吧。

  她正打算上去安慰几句,那女孩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匆匆擦了眼泪,从另一边跑了。

  宋九月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办法,只能拐了个弯儿,出了盛腾。

  随便在盛腾的附近找了个餐厅,打算进去吃饭,瞥到不远处畏畏缩缩的身影,嘴角抽了抽,那猥琐男不是周时么?怎么又来洛城了?

  “小姑奶奶,我可算找到你了。”

  周时看到宋九月,激动的满脸通红,一屁股就坐到了她的对面。

  宋九月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啪啦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小姑奶奶,上一次你算的太准了,说我印堂发黑,要倒大霉,结果那阵子我真是挺倒霉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被一个黑衣人抓回去,跟一头吃人的豹子睡了一晚,差点儿就翘辫子了,小姑奶奶,我寻思着你不是普通人,最近我赌牌总是输,能不能帮我想个法子?”

  宋九月脸上抖了抖,废话啊,是她让墨一去抓人的,当然知道他要倒霉了。

  “我真的……”

  不行,我只是瞎蒙的。

  但是话还没说完,周时就直接掏了几叠钱出来,具体不知道是多少,应该大几万的样子。

  “小姑奶奶,只要你帮我想个法子,这些钱都是你的啦。”

  宋九月看到那一堆红红的钞票,心痒痒的,很严肃的低头沉思。

  “今晚回去,在你的家门口种一棵树,每次去赌之前记得叫它一声干爹,它会帮你踩大鬼小鬼,踩死小人,明天就能有好运了。”

  周时一听对方说的这么靠谱,差点儿没感动的痛哭流涕,兴高采烈的起身,难掩激动。

  “小姑奶奶,我听你的。”

  宋九月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摇摇头,就这智商,到底是怎么睡到盛阑珊的。

  吃完饭勾后,拿着几叠钱回了盛腾,继续上班。

  她不知道的是,周时还真的去买树苗了,还特意挑选了最贵的品种,屁颠屁颠的把它种到了屋前。

  早上。

  “干爹,我去赌博去了。”

  晚上。

  “干爹,我回来了。”

  这么几天下来,他发现自己是真的赚了,对宋九月的崇拜更深了几分,天女转世啊,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

  宋九月不过随口编了个段子,哪里知道别人会真的执行呢。

  中午正整理资料呢,抬头就看到踩着高跟鞋的夏冰,依旧张扬的如一团火,烈焰红唇,高挑的身材,复古的耳饰,整个人气场十足。

  她怎么忘了,夏冰可是盛腾旗下的艺人,盛腾当之无愧的一姐。

  “你说你要个助理?”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这人不是有助理么?

  “我的助理家里有事,放了她几天假,刚刚导演通知我,下一个镜头是外景,在洛城郊区,有点远,我想着再找一个助理,等她回来了,我就把人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