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二十章 夏冰是个什么样的人
  薛莎的手劲儿并不大,她的脸上只是一个淡淡的巴掌印,敷了一会儿,就看不出什么了。

  倒是她打对方的两巴掌,那可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留,恨不得把薛莎拍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恐怕她的脸会肿几天吧。

  眼尾弯了弯,开始在剧组转悠了起来。

  这次的剧是仙侠剧,免不了有飞来飞去的画面,即将要拍的镜头是女主与追杀她的人打斗,从斜坡上一路持剑飞下去的场景。

  夏冰的身上已经吊了威亚,只是刚打算起飞,她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一下,疼的浑身发白。

  “冰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大家都看到夏冰满脸的汗水,看样子很不好,这位主儿可不能出什么事啊。

  有人解开了夏冰身上的威亚绳子,宋九月立马过去扶了她坐下,看到对方满脸苍白的样子,眉头蹙了蹙。

  “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

  “肚子有点儿疼,可能是最近饮食不规律,胃病犯了,早上没吃饭,现在胃受不了。”

  这次的出行计划本来就赶,片刻都不能耽搁,这场吊威亚的镜头因为夏冰,看来是要搁置了。

  导演的脸上已经有了愁容,这么一搁置,整个剧组明天还得再来。

  夏冰忍着痛,额头上已经流了很多汗,嘴唇也苍白着,看来是在强撑,再拍肯定不行。

  “导演,让宋九月帮我吧,后期只要把我的头P上去就行了。”

  夏冰开了口,眼睛看着宋九月,嘴角抿了抿。

  “你怕高么?要是不怕的话,能不能帮忙把这个镜头过了。”

  宋九月没有想到对方会让自己去吊威亚,她可从来没有试过这个啊,尽管大学时有过一次的经历,但那只是舞台剧,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拍戏。

  “你放心,后期处理很强的,别人不会看出破绽,这里就你和我的身型最像。”

  宋九月确实挺想尝试的,答应了下来,工作人员立马将绳子系在了她的身上。

  她穿上夏冰的服装,手里拿着一柄长剑,眼里神采飞扬,导演需要的是女侠的气质,所以不能有一丝的懦弱。

  只是刚刚起飞,她就感觉到身体坠了一下,接着便速度极快的向着地上摔去。

  这里是一个大斜坡,随时都会有乱石什么的,宋九月的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好自己的脸,她也没有想到,吊威亚的绳子居然会断,怎么就这么倒霉。

  这一幕,可是把众人吓了个半死,要是拍戏出了人命,那得多晦气,况且这个人和傅少的关系在那儿摆着,不小心磕着碰着了,估计他们会被鞭尸吧。

  一行人马上向着宋九月跑了去。

  “九月小姐,你没事吧?”

  “要不要紧,要不把你送去医院吧?”

  工作人员们都嘘寒问暖着,宋九月的腿很疼,疼的浑身冒冷汗,连动弹都有些困难,众人马上拿了担架过来。

  因为离洛城市区远,根本没有什么大医院,众人只能把她送到小医院先看看。

  夏冰的眼神闪了闪,看了绳子一眼,上面有整齐的割痕,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割的,如果不是宋九月,今天受伤的就是自己。

  “导演,这件事有必要好好查一下了,不管是谁,都要把他揪出来,敢做就要承担后果。”

  别人说这句话,大家可能以为她在开玩笑,但是夏冰的身份可是摆在那里,傅少又是她的好哥们,再加上夏家的势力,她是有能力这么做的。

  “查一查道具组的人,这些既然是他们准备的,就应该知道一点儿什么?”

  夏冰的声音有些寒凉,她从小就不是什么弱女子,能够与傅殃称兄道弟,性子自然也是实打实的男孩子性格。

  导演点点头,在这个人的气场下,竟然不敢开口说一个不字。

  夏冰的肚子这个时候已经不痛了,一行人将今天的戏份迅速拍完,到了傍晚的时候,总算是闲了下来。

  她跑去医院看宋九月,还好只是骨折,并没有其他大的问题。

  因为受伤,宋九月接下来没有再去剧组,等到大家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以后,她才拄了个拐杖过去。

  马上就要回去了,她总不能一个人留在这边。

  这个地方离洛城市区还是挺远的,一行人坐着大巴,中途汽车在高速服务区休息,让大家去里面解决吃饭的问题,宋九月也下去了,转了一圈儿,不知道吃些什么,所以随便买了一点儿,坐在桌子旁吃了起来。

  夏冰的助理说这次会停一个小时,她慢一点儿应该没事。

  宋九月是这么想的,只是等她再出现在大巴的位置时,整个人都懵了,外面根本没有大巴的影子,看来剧组是丢下她走了。

  她看了看手机,明明现在才过去三十分钟,怎么大巴就走了呢,拄着拐杖,脑子里一直在思索,到底是那个助理不知道停车的时间,还是故意说错的,眼里深了深,最后还是打了电话给墨一。

  回家的时候,宋九月的眉头一直蹙着,脑子里转的很快,夏冰今天犯胃病,看起来不像是装的,她能感受到对方确实是痛的身体都在发抖。

  至于那个小助理,是不是故意告诉她错的时间,这就有待考究了。

  “又把自己弄伤了?”

  傅殃看到她缠着绷带的腿,嘴角抽了抽,这女人怎么就不让人省心。

  “我也不想的,那个薛莎解决了么?”

  “嗯。”

  傅殃摸了摸她的脑袋,将人抱起来放到自己怀里,一手揉着她的腿,一手搂着她的腰。

  “还疼不疼?自己弄的,还是别人弄的?”

  “自己,傅殃,夏冰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突然有些好奇了,夏冰那样的女人,艳丽的像牡丹,举止大方,敢说敢做,到底会不会耍什么手段呢……

  “张扬,隐忍,不是盛阑珊能比的。”

  “那她会耍手段么?”

  傅殃眉头蹙了蹙,从认识夏冰以来,从来没见过她耍手段,准确的说,是不屑耍手段,想要什么,她就会努力争取。

  “以前不会,以后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