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宋九月,叫老公
  宋九月听到这句话,心里已经百转千回了,夏冰喜欢傅殃,可是在傅殃身边的却是自己,她会不会因为这个,对付自己呢。

  结果还真不好说。

  夏冰这个人,不管是网友还是上流社会,对她的评价都很高,一直以来,也真的没有耍过什么手段,就像傅殃说的,不屑去耍手段。

  所以这次,她是真的很生气。

  “宋九月的事情是你干的?”

  夏冰看着面前这个跟了自己几年的人,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白皙的指尖淡淡的摘下耳垂上的耳环。

  “冰姐,我只是觉得宋九月太可恨了,她和傅少认识的那么晚,凭什么留在傅少的身边,我为你不值,你从小就和他认识,为什么他……”

  “够了!”

  夏冰的眼里有些怒气。

  “你不是请假了么,怎么最后还会出现在剧组,既然请假了,以后就不要再来了。”

  助理孙渔眼里有些朦胧,抿着嘴唇,想到什么,突然开了口。

  “冰姐,其实你也是嫉妒宋九月的吧,我割绳子的时候你看见了,可是你并没有阻止我,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不对付她。”

  孙渔的眼里有些不甘,她就是看宋九月不顺眼,整天一副矫揉造作的样子,还只知道依靠男人。

  “别说了,孙渔……”

  夏冰揉了揉太阳穴,语气有些无奈,也知道这个人是真的为了自己好。

  “我喜欢傅殃,但是和宋九月的竞争是公平的,而不是靠这种手段,以后你再擅自做主,别怪我不念情分。”

  “我知道了,冰姐。”

  夏冰淡淡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扯了扯,不再说话。

  宋九月还在猜测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和夏冰有关,但是第二天的时候,人家夏冰就让人送来消肿的药,还给她发了信息,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看着这条消息,淡淡的放下手机,就像傅殃说的,以前不会,以后不好说,经历了宋家那件事后,她就长记性了,不能太相信表面的东西。

  宋九月的腿并不严重,只要休息一天就能正常走路,但是傅殃这个禽兽严令禁止她下床,并且还派了小黑看守她。

  只要她有要下床的念头,小黑就会狠狠的嚎一嗓子,然后书房里的傅殃就会冲过来,恶声恶气的把她拎回床上。

  一次两次过后,宋九月相信了,小黑是真的成精了,并且在傅殃的面前总是有几分奴性,乐意做一切事情去讨好对方。

  感情以前的豹爷都白叫了。

  她叹了口气,只能蔫啦吧唧的开始刷微博。

  刷了一会儿,嘴角撇扯了扯,傅殃这禽兽竟然有粉丝群,还不少,好奇的申请了一个小号,没事儿进去溜两圈。

  “欢迎新人,我们的口号知道了吗?”

  宋九月一脸懵逼,这还有口号,原来现在的粉丝群都这么正规的吗?

  “什么口号?”

  “不想睡傅少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感情这是傅殃的后宫啊……

  宋九月啪啪的想要打字,但才打到一半,又被另一个问题问住了。

  “关于傅少,你了解多少?”

  了解多少……

  整个身体她都了解过了。

  这个群的粉丝很多,似乎每个新进来的人都会经过考核,防止像她一样居心不良的人进入,宋九月看了公告才知道,原来这是傅殃粉丝管理层的群。

  也就是说,普通粉丝如果过不了考验是会被踢出去的,留下来的人管理其他群的粉丝,并且时常发布傅殃的一些登机信息。

  切,搞得跟大明星似的。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发了一句话上去。

  “实不相瞒,曾经我和他春风一度,至今回味无穷。”

  这条消息一发,群里瞬间就炸了。

  “原来是个神经病啊……”

  “拉倒吧,你要是睡过傅少,我裸奔给你看。”

  “吹牛,把这女人踢出去。”

  一时间,原本还在装死的管理人员纷纷活了,发动了对宋九月的强烈谴责。

  宋九月懵逼了,没想到这些女人损起人来,竟然如此厉害。

  眉头蹙了蹙,穿上拖鞋就打算去找傅殃,小黑这头坏豹立即嚎叫了起来。

  不一会儿,傅殃就主动过来了。

  “宋九月!你又……”

  宋九月看到进来的人,直接拉了过来,扒拉开了对方的睡衣,看到八块腹肌后,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傅殃,别忙活了,我们睡觉吧。”

  傅殃被对方这么压着,眉头先是蹙了一下,然后一松。

  “怎么,想玩点儿特别的?”

  宋九月摇摇头,一手按着对方的胸膛,一手拍下了照片,连傅殃的坏笑都拍得清清楚楚。

  然后很激动的把照片发进了群里。

  照片中,傅殃的胸膛已经完全敞开了,露出性感的腹肌,身材很好,匀称劲韧,看着便想摸一把。

  群里先是短暂的安静了几秒,接着便是一群“卧槽卧槽”的声音。

  她再看时,发现自己的头上多了一个管理员的标志,眉毛挑了挑,管理层群里的管理员,这官可就大了啊……

  也不管旁边还一脸期待着的傅殃了,开始在群里吹牛。

  说自己当初是如何把被下药的傅殃强上的,说傅殃是怎样可怜兮兮的求自己别离开的,总之就是一部女总裁文。

  其实就是她第一次和傅殃见面时,留下的血的教训,不过主角颠倒了一下。

  “宋九月?”

  傅殃本来以为这个人要试试在上面的,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人家压根儿没有要上他的打算,牙齿咬了咬。

  “宋九月,你个该死的!把我晾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宋九月被对方的声音吓得一抖,还没反应过来便是天旋地转,然后火热的吻直接封住了她所有想说的话。

  “喂喂……傅殃,我……”

  “少啰嗦!!”

  某只禽兽是真的生气了,想着这个死女人刚刚该不会在和其他男人聊天吧?

  笑得那么荡漾,果然是欠收拾的,当着他的面都敢给他戴绿帽子。

  不知道折腾到几点……

  “宋九月,叫老公!”

  “宋九月,叫不叫?”

  一看对方已经睡过去了,嘴角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