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还是跑路吧
  天亮的时候,宋九月颤抖着腿起床,不敢再招惹傅殃一下,吃完饭后,她才发现出大事了,傅殃那张照片竟然流出去了。

  这个时候已经霸占了微博头条,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妹子们的尖叫声。

  “啊啊啊!这个姿势好撩人啊!”

  “标准的女上啊。”

  “你们注意到他的腹肌了么?好想摸一下……”

  宋九月看着网上的这些评论,身体抖了抖,想着这次完了,傅殃估计会宰了她。

  但是她的担心显然多余,傅殃现在并不知道这件事,依旧在兢兢业业的审批着文件,只有出办公室的时候,感觉那些女秘书的眼神都在他的身上溜达,眉头狠狠的一皱。

  不对劲儿……

  “墨一,发生什么事了?”

  墨一脸上抖了抖,难怪这位能坐的住,原来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老板,你火了。”

  他说着,拿出手机,点开了微博,将热门的照片点开,放在了傅殃的面前。

  傅殃的脸瞬间就黑了,想到昨晚宋九月的动作,牙齿咬了咬,那个死女人,这次非得把她丢非洲去不可!

  “嘭”的一下砸了手机,风风火火的就往家里赶,所过之处风声赫赫,片甲不留,就连车都差点儿被他开飞出去。

  宋九月根本不知道这瘟神已经要来了,还在想着怎么躲过傅殃的追究。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咬咬牙上楼,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了点儿小钱,想着要不跑路吧,顺便将傅殃书桌上的笔筒也拿走了。

  这玩意儿可不便宜,上次在拍卖会上看到过,三千万啊,要是出去落难了,还能拿去当钱。

  可背着小包裹出家门的时候,她又犹豫了,要是傅殃真的找不到她,那可怎么办,亏大发了。

  左右想了想,最后躲进了二楼阳台下的观赏植物堆里,想着先挨过一天再说,也许明天傅殃的气儿就消了呢。

  刚躲好,就听到院子前尖锐的刹车声,身体抖了抖,连忙摘过周围的藤蔓,给自己编了个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观察敌情。

  傅殃咬牙切齿的下来,脸上暴怒,一路进了客厅,刚开门就嚎了一声。

  “宋九月!还不给我滚出来!!”

  宋九月的身体往更深处藏了藏,这下是完了,傅殃真的生气了……

  傅殃的脸上暴怒,一路翻遍了书房和卧室,就连床地下都没有放过,发现没有人,又去洗手间翻了翻,还是没人,难道她出去了?

  傅殃开始坐床上思索了,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眉头皱了皱,该不会是躲起来了吧。

  翻出了qq,开始给对方发消息,毕竟那女人只用qq。

  “宋九月,你去哪儿了?”

  没回。

  “宋九月,你再不出来我可生气了。”

  还是没动静。

  傅殃牙齿咬了咬,气的想把手机砸地上,憋了满肚子的火。

  “宋九月!一分钟之内再不吱声就别回来了!!”

  半分钟后,对方更新了签名。

  我在这呢~

  傅殃脸上的暴怒凝固,最后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的气散了大半,想着这女人真是能折腾。

  踢开了想要扑上来讨好的小黑,也不急了,看那女人能躲到什么时候。

  宋九月一看对方没有动静了,眼珠子转了两圈儿,余光瞥到小黑正踱着优雅的步子跑过来,心里一抖,小黑的鼻子可是很灵敏啊……

  果然,这头豹子在她的旁边停下了,天蓝色的眼睛望了望。

  宋九月尴尬的笑笑,然后就看到小黑头也不回的跑了,脚步非常的欢快,丝毫没有之前的优雅,尾巴甩啊甩的,似乎在说,主人主人,找到那个女人了~

  傅殃还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到小黑一脸兴奋的跑进来,嘴角抽了抽,发现猎物了?

  “别管她,让她待到晚上,先饿她两顿再说。”

  说着,傅殃继续看起了报纸,让墨一把那些消息压了下去,不过他那张照片,注定要被别人拿去舔屏了。

  宋九月在花丛里蹲着,差点儿蹲睡着了,直到被小黑一个尾巴抽醒,才猛然精神起来,看到站自己旁边的傅殃,嘴巴张了张。

  “好玩吗?宋九月。”

  明明他在笑,但宋九月却感觉凉飕飕的,冷的抖了抖,被对方拎着衣领,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能耐了?闯了祸知道躲起来了。”

  宋九月想为自己辩驳一声,但是触到对方的眼神,乖乖闭了嘴。

  傅殃眼里闪了闪,本来是想让她饿到晚上的,但是想到她胃不好,自己又舍不得。

  “吃饭,吃了带你去见沈白他们。”

  宋九月点点头,起身的瞬间差点儿跪下去,今天蹲久了,腿早就麻了,刚刚完全是被对方机械的带着进屋。

  “活该!”

  傅殃骂了一句,还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对方,暗自松了口气。

  宋九月现在是没有一丁点儿的脾气了,还记得昨晚稍微招惹了这个人,后来的下场,说出来都很羞耻。

  所以吃完饭后,她很快的上楼换好衣服,和傅殃一同去了KTV。

  沈白他们早已经点了包厢,依旧是一些熟面孔,大家也都知道这两人的关系,所以开起玩笑来没有丝毫的底线。

  后来也不知道谁提了句。

  “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获得大家的一致赞同,宋九月大学的时候,就被称为游戏黑洞,几乎没有赢过任何游戏,所以第一轮就遭了秧,最后她还是保险的选了真心话。

  不过问问题的是沈白,这人一直就不正经,别指望他能问出什么高雅的东西来。

  “宋九月,昨晚你们做了几次?”

  宋九月脸上一红,只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那股羞涩顺着脚底板,一直冲到了头顶。

  不愧是傅殃的朋友啊。

  “八……八次吧……”

  哗……

  众人瞬间惊呼了起来,这么猛啊。

  但是还来不及调侃,傅殃欠扁的声音就传来了。

  “最后一次你不是晕了么,原来是装的。”

  哗……

  场面又火热了起来,大家的眼神在傅殃的身上转了转,又在宋九月的身上转了转,眼里闪着奇异的光。

  宋九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傅殃一定是在恶意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