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把王牌抖出来了
  这个地方真的太乱了,二十个女孩子挤在窄窄的屋子里,不远处的门前还有两个壮汉把守着,胳膊上刺青遍布,硕大的身体要是使一招泰山压顶,恐怕你当场就得去见阎王爷。

  宋九月的脑袋里正思索着刚刚那个女人的话,被一个尖叫声刺破了耳膜。

  女孩子被强行拖了出去,被人拉扯着头发在地上拖行着,惨叫声一直响彻这个房间。

  那个女孩子今晚没有拍出好的价钱,谁也不知道她的命运是什么。

  宋九月没有开口,因为她知道,开口了也没有用,在这些眼里只有利益的人面前,她们不过是随时可供交易的货品。

  淡淡的靠在墙上,刚刚拍卖的时候,她也没有注意,到底是谁把她买了下来,嘴唇一直抿着,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这是一个黑暗的地方,看不到光亮,就像藏在沼泽中的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你吞没。

  又过了很久,两个大汉已经把门关了,看来今晚那些买家不会来领人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开始相互依偎着,期盼自己睡过去,睡了就不怕了。

  宋九月一直望着上方的小小的窗口,很想知道傅殃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发现她已经失踪了。

  其实傅殃半小时以前就知道宋九月失踪了,洛城早已炸开了锅,包厢里只剩下他和墨一,还有跪在一旁瑟瑟发抖的KTV的工作人员。

  “监控被人动了手脚,你们当真不知道?”

  傅殃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眼里迸发出锐利,如一把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凌迟在那些人的身上。

  “傅……傅少……我们是真的不知道。”

  “饶了我们吧,真的不知道……”

  几人跪在一起颤抖着,手掌贴着冰凉的地面,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一颗一颗的砸了下去,就连眼睫毛都被濡湿了,这样的气场,他们真的受不了。

  傅殃的心里已经燃了起来,“嘭”的一脚踢开了桌子,豪华木质的酒桌瞬间碎的四分五裂的。

  墨一这个时候已经走了进来,对着傅殃摇摇头,脸色也有些沉重。

  “老板,路边所有的监控都调查了,被人删去了重要的部分,根本查不出宋小姐的踪迹。”

  傅殃的脸上隐忍着风暴,额头上的青筋一直跳动着,牙齿咬了咬。

  “墨一,去把他们找来,明天早上之前,把宋九月给我找到!”

  墨一心里一惊,那些人?老板这方面的势力轻易不会动的,暗处藏着的敌人那么多,谁没有几张王牌,而那些人,就是老板的王牌。

  要是不小心被对手知道了,老板的危险就多了几分。

  不过墨一虽然犹豫,却还是照着对方的话开始联系人。

  不一会儿后,一辆老式的军车停在了KTV门口,车上的人都是中年,没有一个人的年龄在三十岁以下,但是面对傅殃这个年轻人,还是恭敬的点点头。

  “先确定大致位置。”

  傅殃上了车后,蹙着眉头说了一句,只见一个男人在电脑上啪啪的敲了起来,不过几十秒,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看不懂的密密麻麻的数据。

  这些数据涵盖了整个洛城的交通信息,每一辆车的车牌号,司机的姓名以及联系方式,如果需要的话,他能把司机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出来。

  “最近有很多和宋小姐一样的女人失踪,一年前有新闻提起过,不过当时被压下去了,我现在就把当时的新闻全部挖出来,再顺着这些信息找过去。”

  中年男人脸上冷静,满眼的睿智,其实车里的人心里已经开始狂欢了。

  宋小姐啊,上一次在电话里说寂寞难耐的女人,他们倒要看看,对方到底长什么样。

  假如你告诉他们,宋九月和宋妍长得一样,他们会问你,宋妍是谁?别指望这群大老粗关注娱乐圈了,那就是狗屁,不如一包炸药来的痛快。

  二十五分钟后,汽车已经启程,这些都是国家退休的精英,本来应该老死在小地方不被外人知道的,但是傅殃把他们聚集了起来,到现在,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王牌。

  在这之前,如果不是关系到部队的大事,他压根儿不会动用这些人,但是这次,为了宋九月那个该死的女人,他把王牌都给抖出来了。

  嘴角抽了抽,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街景,暗恼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好她。

  最后汽车在临近洛城的另一个城市停了下来,小黑已经在一帮躁动不安了,不停的挠着爪子。

  “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三点之间,从洛城通往这个城市的汽车一共有五千三百八十八辆,这些人中,排除经常往来并且有正规交易的司机,有十八位没有真正的交易市场,其中一辆似乎还有人刻意抹掉它的踪迹,昨晚停在世贸天阶的外面。”

  汽车导航定位了这个方向,然后又移动了起来。柏洛城的脸阴沉着,冻得大家发抖,只能期盼着宋九月没事。

  但事实却是,宋九月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大清早的,已经有买家来挑人了。

  女人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发泄的工具,所以别期待他们有多温柔,稍微挣扎一下,就会招到恶劣的对待。

  宋九月和那个很冷静的女人并没有反抗,两个人被同一个买家买走的,对方似乎是当地的阔商,身旁总是牛逼哄哄的跟着十几个保镖。

  “待会儿除非触及到底线,否则千万别反抗,黑网的规矩,在货物没出手之前,假如货物不听话,那么一切责任由他们成承担,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你妥协,甚至可以让你吸毒。”

  吸毒……

  宋九月的心里抖了抖,吸毒有多可怕,她当然知道,只是没想到对方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果然为了钱,连人都不做了。

  两人一路被推攘着往前走,手上还被铐了镣铐,镣铐的另一端牵在了一个大汉的手里,根本没法反抗。

  “对了,你叫什么?”

  宋九月看着旁边的女人,惊讶于她从头到尾的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