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喜欢的事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刚刚有多么可笑,原来傅殃是这号人物,连上头也不敢轻易得罪,更何况是他钱万千。

  “傅少……饶了我吧。”

  钱万千脸色苍白的爬了过去,对上对方的眼睛,触摸到一片冰冷时,心里抖了抖。

  他根本不知道原来这个人恐怖到这种地步,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不敢动宋九月一根手指头的。

  “饶了你?”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他饶了他,那他刚刚怎么没有绕过宋九月呢,敢这么对她,就要付出代价!

  钱万千看对方没有要答应的打算,眼里闪过一丝恶毒,猛的跳了起来,朝着傅殃扑了过去。

  脸上带着疯狂,一直以来,他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妈的!大不了今天同归于尽好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刚刚还怕的像一条狗一样的人这个时候彻底变了。

  傅殃眼里一深,缓缓的将宋九月放在了一旁,然后狠狠的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啊啊!”

  钱万千的肚子刚刚才被小黑破了个洞,被傅殃这么一踢,顿时躺在了不远处,没有再起来。

  傅殃没有忘了宋九月的话,走过去,也不管对方是死是活,咬牙狂踢十下以后,才淡淡说了一句。

  “收工。”

  周围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抖了抖,老板竟然鞭尸……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抱着宋九月,朝着一旁的汽车走了过去,似乎不想管这里的事了。

  宋九月迷迷糊糊的清醒,看到周围的一切,嘴角抽了抽,这也太夸张了些吧。

  原来的房子早已经变成了废墟,现在就只剩主屋还在那里杵着,周围的佣人哪怕有枪,也没人有那个胆量敢开。

  “傅殃,这样好么?对你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傅殃的心里一软,这个人到现在还想着他,嘴角勾了勾,大手摸上了她的脑袋。

  “乖一点儿,要对你的男人有信心。”

  说完这句,他就不再开口了,让墨一把车加速,自己则把脑袋靠在了车窗上,眼里浮浮沉沉。

  宋九月点点头,这才想起了那个叫莲的女人,不过总觉得对方应该没事,那大概是她见过最冷静的一个女人了。

  这么一想,睡意开始袭来。

  她这次只是被踢了几脚和喂了听话水,身体并没有受什么伤,不过傅殃还是让喻初原过来给她检查了一下。

  喻初原忍着对女人的强烈不适,一番检查后,郁闷的坐在了一旁。

  这种连伤都没有的问题,也需要问他了么?难道他现在已经这么掉身份了?

  “她怎么样?”

  傅殃开了口,眉头一直轻微的蹙着,宋九月这个时候早已经睡着了,安静的窝在傅殃的怀里。

  “没有什么问题,药效也已经过了,休息一天就好了。”

  喻初原这么答道。

  傅殃点点头,将人抱着,去了二楼,把人放到床上后,看到她身上的裙子,眉头一蹙。

  害怕这个人醒来,所以傅殃的动作小心翼翼地。

  转身去浴室接了热水,拿帕子沾湿以后,一点一点的擦拭着她的身体,摸摸对方的肚子,有些心疼。

  上面有一块淤青,应该是被那个钱万千踢的,他突然觉得自己那么对对方还真是轻了。

  宋九月这一觉睡的沉,一直做着噩梦,最后有一只温暖的手牵着她,带着她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

  哗……

  她睁开了房间,看到是熟悉的房间后,松了口气,静静地反应了一会儿,揉着脑袋坐了起来。

  发现床上蜷成一团的小黑,嘴角勾了勾,这头豹子睡觉的时候还是有蛮可爱的。

  起身拿出衣柜里的衣服换上,洗漱出来后,打算去楼下找傅殃,但是小黑这个时候已经醒了,看到下床的女人,嚎了两声。

  紧接着相同的场景出现了,傅殃风风火火的上楼,直接把她提溜到了床上。

  宋九月的脸皱成了苦瓜,她真的没事了,现在身体好的很。

  “宋九月,今天就在床上待着,哪儿都别想去。”

  “傅殃,我真的已经好了,现在身体棒棒的。”

  傅殃一副没得商量的态度,宋九月立即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垂下了脑袋,只能靠在床上,看着从床的一边优雅迈步到另一边的小黑,收回刚刚觉得它可爱的话。

  傅殃勾了勾嘴角,想了想这次的事情,脸上突然有些阴沉。

  “宋九月,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抓到那里?”

  宋九月眼里一深,开始缓缓的理清那天的思绪,回到包厢,结果包厢是空的,没人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当时根本没有回傅殃所在的包厢,有人把门牌换了。

  “傅殃,你能去看看包厢门牌上吗?看看有没有什么指纹,我那天进了错误的包厢,应该是有人把包厢的门牌对换了。”

  “好,我马上让人去查。”

  傅殃答道,打了电话给墨一,交代清楚后,一双眼睛静静的把宋九月盯着。

  被这么一个大帅哥盯,宋九月的脸红了红,眼神开始飘飞起来,这个人怎么回事啊,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吗?

  “宋九月,你的身体很好是吗?”

  “嗯。”

  傅殃嘴角勾了勾,一把将人搂了过来,吻到对方快窒息后,很自然的开始将手搭在了衣服上。

  宋九月心里抖了抖,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被傅殃按住了肩膀,就那样对视着。

  尽管肌肤之亲了很多次,她的脸还是一下就红了,再加上旁边有一头虎视眈眈的豹子,总有一种调情被别人偷看的感觉。

  “既然好了,那就做点儿女人最喜欢的事儿。”

  傅殃说着,拿过宋九月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皮带上,意思很明显。

  宋九月感觉自己不仅脸烫,耳朵也烫,连脚趾头都害羞的蜷了起来,一把推开傅殃后,拿过一旁的手机开始玩消消乐。

  傅殃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调情到一半,结果人家不理了,憋不憋屈?

  “宋九月……”

  这三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磨出来的,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你不是说要做点儿女人最喜欢的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