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三十章 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早知道九月在傅殃的身边能够成长这么快,他还给她介绍司马玥那个混蛋干嘛。

  宋九月被对方一路推着,刚出大门,就遇到了下车的傅殃。

  傅殃看到这两个人的姿势后,脸上瞬间冷了下去。

  陈亦白一时也忘了反应,双手还搭在宋九月的背上,脑海里还在思考刚刚九月对付沈染的招数。

  正打算低头邪魅一笑,爪子突然传来剧痛,抬眼就看到傅殃捏着他的爪子,而九月已经到了傅殃的怀里。

  “放手!”

  宋九月看到两个人已经剑拔弩张了,吓了一大跳,马上站出来解释。

  “傅殃,我只是和亦白哥商量公司的事,放手,快放手。”

  傅殃这才放开了手,眉头皱的紧紧的,看到陈亦白泪眼迷蒙的看着被捏红的手,嘴角勾了勾,薄唇吐出两个字。

  “娘炮。”

  两个轰天动地的字眼就这样砸到了陈亦白的脑袋上,他先是懵了懵,然后脸上暴怒。

  “傅殃,我他妈杀了你!”

  不过宋九月早已拉着那个畜生逃之夭夭了,回答他的只有几片飘飞的落叶。

  ……

  宋九月把傅殃推上了车,听到身后的巨吼,连忙让墨一发动汽车,直到看到亦白哥的身影在视线里远去,她才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斜着眼睛看了一旁的某只禽兽。

  刚刚那两个字可是触到了人家男人的底线啊,亦白哥一堂堂正正的纯爷们,突然被人这么说,估计会神伤好久吧。

  傅殃可丝毫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看到那两个人亲密的勾肩搭背的时候,感觉自己快被醋淹死了。

  “傅殃,你刚刚太过分了。”

  宋九月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发现傅殃压根儿不想搭理她,嘴角撇了撇。

  车不一会儿就停了,墨一率先下来开车门,被里面溢出的冷气冻得身体一震,立马跳开了老远。

  倒是宋九月毫无察觉一般,笑嘻嘻的下车,和出来接驾的小黑击了一个掌。

  傅殃满脸的快来讨好我,但是宋九月偏偏就不吃这招,暗自和小黑玩的欢快。

  墨一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也不好出声提醒脑子里缺了根筋的宋小姐。

  宋九月和小黑闹着闹着,发现傅殃还愣在原地,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眼尾突然弯了起来,笑眼弯弯。

  “傅殃,还愣着干嘛?快进屋呀。”

  或许是这一刻从她身后投来的灯光太软了,或许是因为她的笑容太甜了,傅殃心里堵着的郁气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瘪了下去。

  眼里柔了柔,声音带了刻骨的柔情。

  “嗯。”

  宋九月等对方走近了,才抬头和他絮絮叨叨着,比如小黑刚刚和她击掌了,以前它从来不的,比如今天想到了一个整沈染的办法……

  傅殃一言不发,旁边的人一直眉眼弯弯的讲着,像是星光从她的眼里溢了出来,傅殃看的有些呆。

  良久才抑制住心口澎湃着的情感,连声音都带了几分沙哑。

  “你要是喜欢,小黑以后天天和你击掌。”

  墨一在后面差点儿滑了一跤,眼看自家老板已经春心萌动了,宋小姐也态度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时候应该动情的来一句“宋九月,我发现你还挺可爱的”来彻底俘获宋小姐的芳心,但是就这么一句话,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散了个干净。

  小黑在一旁流下心酸的泪水,曾几何时,主人疼他疼的跟宝贝儿一样。

  晚上还会和它睡觉,但是自从有了这个女人后,除了隔三差五被踢屁股外,现在还要给对方耍猴戏,想想就心酸。

  几人一路走进了客厅,傅殃直接把宋九月拉到了楼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抱住,吻,压,宋九月不一会就被对方吻的喘不过气来。

  她以为接下来又是羞羞事的时候,傅殃却放开了她,淡淡的勾了勾嘴角。

  “睡吧。”

  宋九月点点头,看到他闭了眼睛,偷偷的拿出手机,现在才八点啊,这傅殃怕是疯了不成。

  打开看到qq消息,发现傅殃的粉丝群还挺活跃的,只要一会儿不看,就会炸屏。

  正窥屏的起劲儿,发现手机飞了,抬眼就看到傅殃一双闪着光的眼睛,差点儿吓得她心脏骤停。

  “既然睡不着,以后下午就去跑步吧,宋九月,你的体质太差了。”

  宋九月蹙眉,想到这次的绑架案,要是遇上那么几个壮汉,体质再好也没有用吧,但如果在开阔的地方?她能多跑一会儿就意味着获救的几率大了一下。

  “我知道了。”

  傅殃一愣,还以为这个人会不高兴呢,看来这段时间,她真的成长的挺快。

  第二天的时候,宋九月就在想着沈染的事了,要怎样让对方相信,她已经死了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沈染亲眼看到。

  嘴角勾了勾,让墨一摸清了沈染的路线,月黑风高杀人夜,趁着晚上的时候,她特意出去偶遇对方。

  沈染这种娇滴滴的大小姐,最喜欢的就是SPA店,她要了隔间,在里面听着一群人对沈染的吹捧,嘴角扯了扯。

  从小被这么多不说真话的朋友包围着,也难怪那么蠢了。

  尖着耳朵听到对方要走了后,她也跟了出去,在结账的地方,与她碰了个正着。

  沈染没有想过能遇到宋九月,想到这个人即将死了,嘴角勾了勾,眼里有些得意。

  “宋九月,你一个小地方出来的人,来做什么SPA,再怎么装,骨子里依然低贱,融不进去的圈子别硬融,有钱人始终是有钱人,而你始终是一个乡巴佬。”

  沈染说完这段话,周围的人自然得拍马屁,特别是知道傅老爷子不喜欢这个人后,更加的肆无忌惮。

  “连个妆都不化,丑死了。”

  “你和沈染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她虽然不化妆,但是力压这些妖艳贱货好几个等级吧,谁给她们的自信?

  默不作声的付完钱,推了一把沈染,才趾高气扬的出了店,顺便还转头,对着她冷笑一声。

  这可把沈染气坏了,刚想骂人,就听到旁边的人说了一句。

  “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待会儿我就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