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场谋杀
  她抬头一看,脸上震惊,这……不是傅殃哥的那个助理么……

  他要杀宋九月?

  沈染的脸上瞬间激动了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宋九月,眼里划过一丝恶毒,宋九月,你没有想到吧,经常跟在你身边的人,竟然要杀你。

  呵呵。

  “好。”

  她低声答了一下,嘴角勾了勾,头瞬间扬了起来,她倒要去看看,这个人是怎么杀死宋九月的。

  这么想着,找了个借口跟旁边的狐朋狗友道别,然后自己开车,跟在了宋九月的那辆车后。

  汽车一路驶向了郊外,最后停在了环山跑道的拐弯处,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十几分钟后,墨一抱着一个女人下了车,看那样子,应该是宋九月。

  沈染的眼里越来越兴奋,看到墨一将怀里的女人丢下了环山跑道,心里简直想要欢呼,激烈的心跳声一直冲击着耳膜。

  这里可是环山跑道啊,下面少说也有五十米高,看来宋九月是被人杀了,然后抛尸下面。

  她能想象对方的头颅在乱石上被撞的四分五裂的情景,还有尸体毫无生气躺在荒草中的情景,可是越想,心里竟然更加的兴奋。

  宋九月,你早就该死了!

  她的车窗打开,看到墨一开了车过来,透过不远的距离,脸上都是阴柔的笑。

  沈染一震,慌忙关了窗,几秒后,她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

  ——杀了王鸯。

  王鸯是刚刚和她做SPA的朋友,两人经常一起厮混,没有想到,对方要杀的竟是王鸯。

  沈染咬咬牙,傅殃哥身边的人,能力有多强她当然知道,何况还是墨一,这是从一开始就跟在傅殃哥身边的人。

  他既然与魔鬼做了交易,就要承担交易的后果,不然死的一定是她。

  她怎么能死,还没有嫁给傅殃哥,在没有成为傅家少奶奶之前,她沈染就得轰轰烈烈的活着,活得比所有人都好!

  嘴角勾了勾,眼里有些恶毒,王鸯,不过一个十八线女明星罢了,听说最近傍了个干爹,接到了几部作品。

  虽然是她经常厮混的朋友,不过对方打着什么主意,她还不知道么,不过想利用她沈家的名头,捞一点好处。

  这种人死不足惜。

  想通了这些,沈染将车往回开,心里一直翻涌着巨大的狂喜。

  视线里已经看不到墨一的那辆车了,也不知道他开去了哪里。

  “宋小姐,我刚刚表现不错吧?”

  墨一静静地捏着方向盘,看到后面玩着消消乐的女人,嘴角抽了抽,拉着他出来做苦力,怎么都不表扬一句。

  “就一充气娃娃,还累着了不成。”

  宋九月丝毫不觉得良心痛,视线一直在手机上逡巡着,寻找着相同的东西,然后连线消去。

  这款游戏虽然简单,却是她最喜欢的。

  墨一听到她这么说,嘴角抽了抽,刚刚是谁强迫他去买充气娃娃的,连用模特代替都不行,一定要充气娃娃,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

  宋九月肯定不会承认,她只是好奇充气娃娃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过很期待沈染的表现啊,相信对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毕竟有威胁在前,沈染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大概明天就会动手了吧。

  汽车不一会儿就停在了家门口,宋九月直接去了卧室,开始用新买的手机卡联系媒体。

  ——十八线女明星王鸯被干爹包养,每夜都在车里玩另类,我只提供信息,证据你们自己去拍。

  发了这么一段话后,她将卡抽了出来,放在包里。

  卓强虽然粉丝多,但他往往都是孤军奋战,假如把消息抖给他,目击杀人现场的只有他一个人。这种需要大爆料的消息,还是抖给媒体好了。

  媒体得到这种消息,一定会派很多人去求证,假如沈染在这几天动手,一定会被随行的媒体拍下来。

  ……

  正如宋九月所想,当媒体得到这种消息后,几乎要跳起来了,这要是搞得好,绝对又是头条,少不了钱拿。

  毕竟现在的社会,全民指责出轨包养找小三,玩刺激,只要随便抖点儿消息出去,妥妥的头条。

  于是媒体当晚就派记者出去跟踪王鸯了,除了去洗手间外,其他时间,隐藏的记者几乎是全程拍摄,就怕漏掉一丝一毫的画面。

  沈染并不知道这些,所以晚上的时候,亲自降低身份去了王鸯的住处,姐妹好的拿出酒来,说什么不醉不归。

  王鸯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她一直努力巴结这位,但是人家都高冷的跟什么似的,结果今晚,竟然主动找上门了。

  似乎一条康庄大道已经在她的眼前展开,以后一定会大制作接到手软,连忙端了酒,对着沈染敬了敬。

  沈染的眼里闪过一丝恶毒,喝吧喝吧,她已经让人把路过的摄像头破坏了,今晚不会有人知道她来了这里。

  王鸯也没有多想,手一抬,把酒喝了下去。

  隐在暗处的媒体没有多大触动,毕竟圈内的人都知道,沈染这个人的朋友圈子很复杂,所以也不奇怪她和王鸯私下里这么好。

  可是五分钟后,大家都疑惑了起来。

  只见王鸯颤抖的抓着自己,在地上不停的挣扎着,扯着头发,看起来很痛苦。

  沈染也被对方的样子吓到了,没想到这药这么厉害,心里抖了抖,短暂的害怕了一下,整个人又高傲起来。

  “王鸯,你也别怪我。”

  说完,安静的等在了一旁,看着对方挣扎,哭喊,抓狂,绝望……

  心里毫无波动,反正不能为了别人,丢了自己的命,没有人的命比她沈染的高贵。

  王鸯的嘴里已经开始吐泡沫,吐到最后,变成吐血,地板上不一会儿就有了一大淌的血,看着恐怖极了。

  “沈染,沈染……”

  王鸯睁大双眼,愤恨的看着沈染,恨不得用尽全身力气,拖着这个人一起下地狱,贱人,竟然害她!

  躲在楼对面的媒体已经震惊了,再傻也知道这是一场谋杀,颤的嘴唇发抖,反应过来后,马上报了警。

  反正大新闻已经捏在手里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沈染还洋溢在胜利的喜悦中,直到面前这个人停止了挣扎,才挑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