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好像很爱你
  以前的傅殃,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对事物的要求几乎到了恐怖的地步,不管是服装还是食物,这样的人,谁会想到他会来吃大排档呢。

  在宋九月的眼里,这一刻的傅殃是最迷人的。

  傅雪雅正和白绾从商场买完东西出来,看到乌压压跑来的一大群人,还以为发生什么恐怖袭击了,不过看到跑在最前面的两个,差点儿惊得眼珠子都掉地上去。

  白绾嘴角抽了抽,看到自家儿子像个傻子一样快乐的奔跑着,真是怎么看怎么违和。

  宋九月和傅殃直接跑过了两人,压根儿没有认出来。

  傅雪雅只感觉到一阵风“咻”的一下从耳旁穿过,等到这群人彻底消失了,才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疼,不是做梦。

  “妈……刚刚那个人是……是二哥?”

  “嗯。”

  白绾提着袋子,淡淡的回道,两人一起上了旁边等着的汽车。

  不可能啊……

  那个傻逼怎么会是二哥呢,二哥那么矜贵,那么优雅……

  对,那个不是二哥,不是。

  傅雪雅在自我催眠,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好像玩的很开心啊,好羡慕。

  傅殃根本不知道这一幕被家人看到了,和宋九月一路跑到墨一所在的位置,上了车后,才呼哧呼哧的喘气。

  宋九月满脸的汗水,胸口剧烈起伏着,看到一旁的傅殃脸不红气不喘,嘴角撇了撇,难怪晚上那么能折腾,原来体力这么好。

  墨一从两个人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惊呆了,特别是自家老板,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有些艰难的捏着方向盘,差点儿撞一旁的树上去。

  傅殃解开了领口间的一颗扣子,浅淡的眉眼静静垂着,注意到宋九月在看自己,默默扭过她的脑袋,然后吻了上去。

  宋九月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因为刚刚运动过,心跳的很快,看到傅殃近在咫尺的眉眼,她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快了,甚至害怕对方会听到她的心跳声。

  但是傅殃将她的手拿了过来,放在了他的胸膛,有力的心跳声透过那层薄薄的衣料,传到了她的心里。

  似乎有一股电流从那个地方流了出来,哧哧的带着火花,电的她整个人酥麻不已。

  “傅殃……”

  她趁着辗转的空隙,动情的叫了一声,叫完以后自己都愣了,刚刚那个娇软的声音是她?

  好羞耻……

  墨一实在不知道要不要打扰这两个人,只能尴尬的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其实他很想转身说。

  “老板别亲了,到家了。”

  但如果那样做了,估计会被打死吧。

  宋九月正被对方亲的心软脑袋懵着,抬眼就看到一颗硕大的豹头趴在车窗上,对上小黑那双无辜的眼睛,她真的继续不下去了,只能推了推傅殃。

  傅殃蹙眉,扭头看到正在偷窥的小黑,脸上一黑,打开车门,狠狠的踢了一下对方的屁股。

  小黑轻巧的躲开,轻蔑的看了傅殃一眼,甩甩尾巴离开了这里。

  宋九月揉揉额角,看到满脸郁气的人,突然笑了笑。

  “傅殃,我们去楼上继续吧。”

  傅殃听到这话,脸上一红,大踏步走到车的另一边,将宋九月的手攥进了手里,拉着就进了客厅,直接去了楼上。

  宋九月的心一直软着,直到对方火热的吻又袭了上来,她才踮起脚尖,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接下来的事情顺其自然,到最后,她已经累的睁不开眼睛,听到耳边热热的喘息,听到那个男人动情低哑的说了一句爱你,但是抬头的时候,他的脸上除了隐忍的火,什么都没有,也许是自己听错了。

  这么想着,她直接睡了过去。

  傅殃看到她这么累,没有再继续,脸上带着薄汗,躺在了她的身边。

  心里被莫大的满足填充着,酸,甜,麻,眼前花开成雪,都因为这一个人。

  “宋九月,我好像很爱你。”

  他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管她有没有听到,搂着人,嘴角勾着,又重复了一下。

  ……

  宋九月醒了后,发现旁边还有呼吸声,嘴角弯了弯,滚进了对方的怀里。

  傅殃还在睡,或许潜意识里知道这是她,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动静。

  这大概是他起得最晚的一次,醒来的时候,旁边只有一头谄媚的豹,嘴角抽了抽,推开了凑上来的豹头,穿着衣服去浴室洗漱出来,发现宋九月正在整理衣柜。

  “你在干什么?”

  这些事情不应该她来做的。

  宋九月指了指自己的战利品,只见空间很大的组合衣柜里,一半是他的衣服,一半是她的,俨然一对小夫妻。

  傅殃的心里软了软,然而嘴上还是嫌弃了一句。

  “叠的真丑。”

  宋九月也不介意,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吃了饭后,直接去了公司。

  只是刚到地方,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听到顶层办公室里在讨论今天的考试。

  考试?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眉头蹙了蹙,大概一个小时后,墨一就拿着试卷出来了。

  盛腾这样的公司,对待员工严格的不行,更何况是能够进入顶层办公室的人,不仅得熟悉各种人际交往规则,还要应对难缠的合作商。

  所以每一年都会有一次考核,只有通过了才能继续留在顶层,优胜劣汰,本来就是现在社会的生存法则。

  宋九月今天才知道有这些考试,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整个都懵逼了,想偷瞄一眼别人的,可是员工与员工之间相隔太远,压根儿没有可能。

  她握着笔抓耳挠腮的,急得不行,不过看到试卷上面的出题人,眼里一亮,难道最后批改试卷的是傅殃?

  有了这个认知后,丝毫不急了,开始在上面涂涂画画了起来,把傅殃这个高冷总裁化成了Q版图像,还在旁边加了一只萌萌哒的小黑。

  可是画完以后,她发现把小黑画成了一只猫,眉头一皱,特意在旁边批注了两个字,小黑。

  最后恬不知耻的把自己画在了傅殃的身边,并且还在两个人的头上画了一颗爱心,用线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