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还不是因为喜欢我
  做完这些后,她还特意在上面印了一个口红印,满意的看了看,然后开始玩游戏。

  一个小时后,墨一来收试卷,瞥了一眼宋九月的,脸上抖了抖,将试卷插在了所有试卷的中间,转身去了傅殃的办公室。

  傅殃审批试卷的时候很严肃,看到一个五十九分的,把试卷拿给了墨一。

  “贬了。”

  “喳。”

  墨一很配合的应了一声。

  傅殃假装没听到,对那些刚刚及格的,也同样不满意,毫不留情的挑了出来,拿给了墨一。

  正低头,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画,在众多考试卷中简直是一股清流,看到那两颗爱心,嘴角弯了弯。

  手上的红笔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满分,并且评论道——立意新颖,言简意赅。

  旁边墨一抽抽嘴角,觉得自己估计是瞎了,就那副小学生水平的破画?果然讨得老板的欢心比什么都重要啊。

  不到一个小时,试卷就已经全部批阅完了,被贬的几个垂头丧气的抱着箱子下楼,只有宋九月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试卷,发现傅殃写的那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眼尾弯了弯。

  用剪刀把这副画和那行字剪了下来,找出笔记本后,贴在了上面,在两个Q版小人的旁边标注了傅殃和宋九月。

  做完这一切,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傍晚下班的时候,她和傅殃回的家,进门就发现秋姨的脸上很怪异,正想问发生什么事,抬头就看到傅殃的妈妈从楼上走了下来。

  宋九月条件反射的躲到了傅殃的身后,自欺欺人的觉得那个人大概看不到自己,但是傅殃根本不如她的意,把人强行拖了出来,大大方方的握着她的手。

  “妈,你怎么来了?”

  傅殃问的毫不脸红,手上紧紧的把宋九月的手扣着,忽略了对方的挣扎,拉着她坐了下来。

  白绾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幕,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离宋九月也就几步的距离。

  “来看看。”

  说着,她的视线转到了宋九月的身上,带了几分省视的味道,傅殃的身体有意无意的把宋九月挡着,像只护食的狼崽子。

  白绾抽了抽嘴角,难道自己还能吃了她不成?

  这个时候秋姨已经端了饭菜上桌,似乎感觉到了客厅不同寻常的气氛,闷着脑袋将饭菜放好后,把自己藏了起来。

  倒是傅殃大大咧咧的将宋九月拉上了桌,恨不得把对方时时刻刻都放在眼皮子底下一样,就连进书房的时候,都会伸出脑袋瞅两眼。

  “我这个儿子虽然有些中二,但看得出来,是真心喜欢你的。”

  宋九月听到面前的人这么说,不知道该怎么回,只能僵硬的点点头,在她的心里,白绾一直是那个严厉的母亲形象。

  没坐多久,傅雪雅也来凑热闹了,看到自家老妈已经拖住了宋九月,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开导一下中毒的二哥了,蹬蹬蹬的跑上楼,直接进了傅殃的书房。

  “哥。”

  傅雪雅严肃的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傅殃的旁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反正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把两个人彻底分开。

  “哥,宋九月根本不是真的喜欢你,她喜欢的只是你的钱,你最好是能够看清这个人,洛城那么多好女人,我劝你还是早点儿和她分开吧。”

  傅殃的手正在电脑上敲着,因为知道自家老妈的性格,典型的扑克脸豆腐心,肯定不会为难宋九月的,所以也就放心的上楼了。

  “你说她喜欢的是我的钱?”

  傅殃挑眉问道,语气很轻。

  傅雪雅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一定不能让自己的二哥被那女人骗了,她肯定是喜欢哥的钱。

  “她怎么不去喜欢别人的钱,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喜欢我。”

  傅雪雅被对方怼懵了,这什么逻辑?

  “哥,你听我说……”

  “出去。”

  淡淡的两个字,瞬间浇灭了傅雪雅心里的热情,垂头丧气的起身,没人疼,没人爱,她是地里的小白菜……

  路过楼下的时候,懒得搭理宋九月,捏紧自己的包就出去了。

  宋九月愣了愣,搞不懂这个人特意过来是干什么。

  “九月,我也走了。”

  白绾起身,看了楼上一眼,知道那个儿子现在估计是忙着。

  “白阿姨,我送你。”

  以前叫妈,现在叫阿姨,叫起来还真是别扭。

  直到这个人也走了后,宋九月才松了口气,就怕狗血剧情里的情节上演,比如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儿子?

  想到这,眉头蹙了蹙,冷不丁的被人突然抱了起来,吓得她差点儿叫出声,条件反射的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傅殃把她放到自己的腿上,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在想什么?”

  宋九月嘴角弯了弯,安心的窝进了他的怀里

  “我在想,你妈妈会不会问我,要多少钱才肯离开她的儿子?”

  傅殃挑挑眉,使劲儿揉了揉宋九月的脑袋,在对方的嘴角亲了一口,才问道。

  “那你觉得需要多少?”

  宋九月回亲了他一下,特意把声音弄得很响亮。

  “至少也得傅家三分之一的家产吧。”

  傅殃反身把对方压在了沙发上,眼里带着些笑意,语气调侃。

  “那她估计会说,算了,你还是把儿子拿去吧。”

  宋九月被对方气笑了,推了推人,发现推不开,干脆捏了捏他的脸。

  傅殃嘴角勾了勾,扭头含住了她的手指头,眼里带着几丝魅色。

  宋九月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敢动,感受到指尖传来的温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傅殃停了下来,将人一把搂进怀里,平复着心里的躁动。

  “晚上我还有事,乖乖在家等我。”

  宋九月点点头,被对方撩的腿上发软,直到那个人走了,才生无可恋的躺在沙发上。

  完了完了,沉迷男色无法自拔。

  而傅殃早已穿了正装,应酬去了,大概是喝的有些微醺,不停地用手指揉着太阳穴,路过冰激凌店的时候,心里软了软。

  “停车,宋九月爱吃这个,墨一,带点儿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