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傅少流血了
  墨一嘴角抽了抽,停车后,去里面买了几盒出来,上车交给了他家老板,这个人在宋小姐的面前,似乎已经完全化为绕指柔。

  车厢里有淡淡的酒味儿,傅殃抱着几盒冰激凌,觉得脑袋清醒了一些,下车后,看到别墅窗户透出来的灯光,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很强烈的归属感,宋九月这个女人,让他有了家的感觉。

  在玄关换了鞋,进门的时候,发现她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旁边还躺着流口水的小黑,而小黑的尾巴被宋九月紧紧的抱在怀里。

  傅殃嘴角抽了抽,将手里的冰激凌放进了冰箱,确保不会融化,才淡淡的把外套脱下,挂在了一旁的衣帽间上,剩下单薄的衬衣穿在身上。

  难得这次他没有抬脚把小黑踢走,只是弯腰静静的把宋九月抱了起来,发现对方抱着小黑的尾巴不撒手,眉头皱了皱。

  小黑在这样的拉扯下怎么可能没醒,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受害的尾巴,想缩都缩不回来,只能这样被那个女人蹂躏着。

  “宋九月。”

  傅殃没办法,拍了拍对方的脸,宋九月虽然睡着,脸上却露出了微笑,呲着虎牙,猝不及防下,狠狠的朝着小黑的尾巴咬了上去。

  小黑哀嚎了一嗓子,彻底把宋九月吵醒了。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觉得自己满嘴的毛,无辜的抬眼看着傅殃,意思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小黑还在地上转圈圈,疼的想要冲出这个房子,最好是远离这个女人,再也不要看到她。

  傅殃挺同情小黑的,这女人那一下可是用了全力啊,估计疼死了吧。

  将宋九月抱上楼,直接丢进了浴室,拿出牙膏,亲自给对方刷牙,他发誓,要是刷的不干净,以后再也不会亲这个女人了。

  宋九月刚醒来,还有些懵,被强迫着刷牙后,总算是彻底清醒了,看到眼前的男人,眼尾弯了弯,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刚刚干了坏事。

  “傅殃?”

  傅殃不说话,洗完后把人一丢,直接丢进了被窝里。

  看到宋九月一双湿漉漉的眼睛还看着他,没好气的说了声。

  “睡觉!”

  然后自己转身,去看看他可怜的豹子,刚到底楼,就发现小黑生无可恋的趴在地板上,看到他后,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

  这么严重?

  傅殃翻来了医药箱,扒开小黑尾巴上的毛一看,发现已经流血了,嘴角抽了抽。

  小黑委屈吧啦的转头,看着自己高贵的尾巴,说出去有人信么,它一只凶猛的豹,居然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重伤了。

  傅殃将伤口止血,拿出一小圈的绷带缠了缠,害怕伤到小黑面子,特意打了个蝴蝶结。

  做完这些后,他才揉了揉小黑的头,算是安慰。

  “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和一个小人计较什么。”

  小黑耷拉着耳朵,起身踏着优雅的步伐上楼了,尾巴上的蝴蝶结就一直甩啊甩的。

  傅殃挑挑眉,总感觉宋九月要是看到这个,肯定会狠狠的取笑小黑的。

  他猜的果然没错,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听到下面传来宋九月放肆的笑声,还有小黑愠怒的嚎叫声。

  下楼一看,发现宋九月正粗鲁的抓着小黑的尾巴,将白色的绷带涂成了粉红色。

  “宋九月,你太过分了。”

  傅殃蹙眉,为了让小黑明白他已经努力过了,叫不住这个女人,它才会被羞辱的,要是自己什么都没做,多伤小黑的豹心啊。

  宋九月抬头,看到满脸正气的傅殃,眼里亮了亮。

  “傅殃,小黑这蝴蝶结可不可爱?”

  粉嘟嘟的,确实少女心爆棚。

  傅殃拗不过那么清亮的眼神,只能低咳了一声。

  “还行。”

  宋九月这个时候总算是放开某只豹了,飞奔着向着傅殃跑了去,本来想跳起来一个么么哒的,甚至已经想好了美好的结果,她跳到傅殃的身上,傅殃双手拖住她,两人甜蜜的接个吻。

  然而现实却是,因为冲劲儿太强了,蹦哒的那一下,狠狠的撞着了傅殃的鼻子。

  两条血红的河流顺着鼻子流下,傅殃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懵,鼻尖一痛,然后便觉得有什么酸酸的东西顺着鼻子流了出来。

  宋九月也懵了,转身就想逃,却被傅殃一把提溜住了衣领。

  “宋九月……”

  这三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齿里磨出来的。

  秋姨看到傅殃鼻间的血,吓了一大跳,马上拿了手帕过来,递给了对方。

  傅殃接过擦了擦,看到上面的血后,瞳孔一缩,牙齿咬了咬。

  “我看你这女人是要造反了!”

  宋九月知道自己闯了祸,不敢开口,只能被对方提溜着坐到了沙发上。

  接下来的傅殃一言不发,让她的心慌慌的,直到坐上车,对方还是一张冰山脸。

  “傅殃,我真不是故意的。”

  宋九月有些心虚,摸了摸对方的鼻子,那一下自己的头都疼,更不用说对方的鼻子了。

  傅殃拿开了对方的手,淡淡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到地方后,率先下了车。

  宋九月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扭头的时候,又看到了不远处的哑巴女孩,脚步顿了顿。

  对方似乎又被两个女人欺负了,她没有再跟着傅殃上顶楼,反而是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女人听到宋九月的声音,眼里有些不屑,这是顶层办公室里的人?

  宋九月和傅殃的关系,只有顶层的人最清楚,普通员工是压根儿见不到傅殃的,所以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到底怎样她们只是听网上的传言,宋九月被老板抛弃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宋九月,你当初靠着关系进了顶层办公室,和这个丑不拉几的哑巴没有什么区别,你们这样的人真是恶心。”

  宋九月挑挑眉,感情是两个愤青,她当初能进办公室,确实是傅殃的功劳,可是那又怎样,她也陪睡了啊,都是应得的,羞耻吗?

  丝毫不。

  “盛腾的员工禁止内斗的,与其怪我们走后门,还不如怪你自己的能力,在盛腾,后门只是其次,假如你真的有能力,早就上去了,还用得着在这里欺负一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