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菜鸟的试水
  宋九月一直都知道,想要待在傅殃的面前,目前的实力是不够的,暗处还有很多隐藏的敌人,她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提升自己。

  不过她大概没有想到,已经有敌人潜伏在她的身边了。

  因为几天的相安无事,又加上顶层已经增加了防卫,确保不会将无关人员放进来,她才放心了很多。

  工作之余,顺便将亦白哥教她的知识学了个通透。

  活学活用,她马上开始破解盛腾的安全网,想要盗取傅殃电脑里的东西,但是整整两个小时,别说破解了,就连入口都没找到。

  想要攻陷的只是傅殃的电脑而已,现在办公室里只有傅殃,那家伙该不会也是个黑客吧?

  宋九月的眉头狠狠的蹙了起来,将亦白哥教她的东西毫无保留的使用着,不一会儿后,她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大字。

  ——像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一个月打死好几个。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电脑被亦白哥安装了防追踪系统,傅殃应该不知道是她,看到那行赤裸裸带着嘲讽的字眼,只能回道。

  ——厉害了我的大总裁。

  傅殃没有再回,估计也觉得她无聊吧,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挫败,傅殃为什么会这么强,跟他比起来,自己真是一无是处,喜欢他的姑娘那么多,怎么他偏偏就瞎眼了呢。

  不信邪的想再试一次,但是抬眼看到对方已经走了出来,马上退出了界面,温婉的打着招呼。

  傅殃挑挑眉,低头在对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余光瞥到周围人看过来的视线,眉头一皱,视线通通消失。

  “傅殃,你怎么这么高兴?”

  “刚刚有个小菜鸟想要攻破我的电脑,宋九月,你说对方哪里来的勇气,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宋九月脸上僵了僵,讪笑了两下。

  “我怎么知道。”

  傅殃挑挑眉,嘴角勾了勾后,不再说话,转身进了办公室。

  宋九月咬咬牙,继续攻破,就不信今天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你还来?蠢。”

  宋九月的电脑屏幕上又浮现了这行字,她几乎可以猜出傅殃说这句话的表情,眉头蹙了蹙,特意发了句。

  “约吗?哥哥。”

  办公室里,傅殃的手一抖,将咖啡洒了几滴在衣服上,透过黑色玻璃看了宋九月一眼,嘴角抽了抽。

  “蠢。”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怎么一直说这个字,思考了一会儿后,开始打字。

  “约不约啊,一晚不贵。”

  傅殃的手又抖了抖。

  “多少?”

  宋九月脑子里开始转起来了,那些小姐一晚上到底多少钱……

  “一千二。”

  “你不值这个价。”

  宋九月气的眼前一黑,想要骂这个人,却不知道该回什么,只能愤愤的打字。

  “巧了,我也不想和你约,我晕针。”

  打完这句后,她的嘴角勾了勾,听说这方面的事情,男人最在意了。

  “是嘛,定海神针也晕?”

  宋九月的脸上抖了抖,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傅殃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人是她,假如不知道的话,他这样算不算精神出轨。

  心里顿时有些气愤!

  “你这样的人,以后肯定会出轨的!狗改不了吃屎!”

  傅殃眉头皱了皱,怎么说着说着,开始骂人了……

  “你为什么要说这个,谁教你的?”

  宋九月突然觉得难过,傅殃竟然是这种人,和外面那些见一个爱一个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要这么说!怎么,狗碍着你了是么?”

  傅殃挑挑眉,莫名其妙,明明是自己先骂的人,结果她还生气起来了。

  “狗没碍着我,屎碍着我了。”

  宋九月气的浑身发抖,第一次知道原来傅殃这么毒舌,何止是毒舌啊,简直毒嘴!毒心!毒肺!

  愤怒的冲进了办公室,看到对方淡淡的解开脖子间的扣子,脚步顿了顿,这么优雅的人,和刚刚那个流氓真的是同一个么。

  现在的傅殃高贵的像一朵莲,眼神缥缈的扫过来,她的怒气瞬间就平复了,脚步慢了两分,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声音带了几分告诫。

  “傅殃,你可千万不能出去约,出去约的人很容易得病的,这种东西不好治,套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你要是找了个不干净的,那可怎么办……”

  宋九月忧心忡忡的说了这么一段,看到傅殃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眼里闪了闪。

  “我说真的……”

  傅殃一把将人拉过来,放在了怀里,声音带着两分戏谑。

  “生气了?”

  宋九月摇摇头,主要是现在的社会这么浮躁,乱来的人太多了,上流社会也是,听说很多公子哥儿还圈养男模,不是同性恋,只是为了涂个新鲜。

  “你应该不是那种人……吧?”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缓缓的揉了揉她的头,想着这女人还真是蠢,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她,不然哪里有时间陪对方聊天呢。

  “不是,好了,宋九月,不许撒娇。”

  撒娇这两个字儿一出来,宋九月的脸就红了,明明是自己主动去撩别人的,结果现在还弄得心里不畅快,真是憋屈。

  起身走出了办公室,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到上面还停留着的聊天记录,嘴角撇了撇,缓缓的打了一句。

  “你爱我吗?”

  打完这个她就后悔了,假如傅殃说了爱,那他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对一个女人说这个字,可他说不爱,自己又觉得膈应的慌。

  “宋九月,好好工作,不然扣工资!”

  宋九月心里一抖,吓得鼠标都差点儿掉地上,心里的小鹿似乎撞到树上,撞死了……抬眼对上那面黑漆漆的玻璃,尽管知道傅殃不可能看到她的表情,她还是见鬼的心虚了一下。

  退出界面后,拿着笔开始沉思起来,不对啊,亦白哥不是说这台电脑上安装了防追踪系统吗?怎么还会被傅殃猜出来。

  想到什么,她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亦白哥是在她的电脑上装了系统,可刚刚她用的是公司的啊,也就是说,傅殃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了?脸上诡异的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