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章 把她带回家
  想到傅殃的毒舌,脸上就抖了抖,果然想要攻破他的电脑,完全是天方夜谭啊,叹了口气。

  中午出门的时候,遇上了很久没见的盛阑珊,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看到她后,没有以前那般激动了,反而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宋九月挑挑眉,这女人变的还挺快。

  这么想着,顺道去了亦白哥那里,一路上了顶层,发现高层们都凑着脑袋挨在一起,手里拿着手机,而陈亦白正蹙着眉头。

  “这都什么伤害?!居然敢越塔杀我!助理,把人事部部长开了,送了对方那么多人头。”

  “好的,总裁大人。”

  然后宋九月看到一个脸上带着挫败的男人站了起来,满脸的悔恨。

  “刚刚就该买个复活甲,否则能拿个双杀。”

  嘴角抽了抽,这是在干嘛?

  “亦白哥,你们在干什么?”

  陈亦白正杀的嗨,冷不丁的听到这个声音,马上把手机收了起来,眼里有些心虚。

  “九月,你怎么来了?”

  宋九月眉头皱了皱,看到蹲地上围着的一圈儿高层,满眼不解。

  “玩游戏?”

  被人一句戳穿,陈亦白蹙眉,似乎苦心经营的形象,就这么没了。

  “九月,公司打算出一款新手机,几位高层帮忙测测性能。”

  众人一看总裁都这么说了,马上附和了起来。

  “是啊,是啊,宋小姐。”

  陈亦白脸上平静,心里却已经焦灼起来了,这个人怎么还不走啊,待会儿塔都被推光了。

  宋九月拉着陈亦白进了办公室,脸上带了笑容。

  “亦白哥,那个防追踪系统你能不能教我一下,我想把我要用的电脑都装上这个,以后做坏事也不用怕别人发现。”

  “你是不是对傅殃的电脑有想法了?”

  陈亦白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小心思,估计是吃亏了,想要找回场子呢。

  “我劝你悠着点儿吧,傅殃的电脑我都不敢动,比国安局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么厉害……

  宋九月咋舌,想着那傅殃本人得到了什么高度啊。

  “亦白哥,你厉害还是傅殃厉害?”

  “没交手过。”

  陈亦白暗地里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几个高层已经在力挽全局了,心里松了口气,想着待会儿给他们涨工资。

  “你把那个防追踪的系统交给我吧,亦白哥。”

  陈亦白揉了揉额头,每次听到亦白哥这三个字,心里就已经举白旗了。

  “你先去吃饭,好好上班,我待会儿就传给你,你自己学吧。”

  “好的。”

  宋九月美滋滋的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听到后面陈亦白气急败坏的声音。

  “李白是谁在玩?!居然跟我的王昭君是情侣皮肤,开了,简直变态!!”

  宋九月的心里抖了抖,公司交给这个人到底靠不靠谱啊。

  不过陈亦白说的开,并不是解雇这个人的意思,而是永远都不和对方组队了。

  ……

  回了盛腾后,她刚要踏进大厅,就听到楼上有什么叫声,抬头一看,一个花瓶砸在了她的脚边,碎的四分五裂。

  宋九月的脑袋一懵,被溅起来的碎瓷片划到了脸,细小的红痕,淡淡的流着血。

  “宋小姐,你没事吧?”

  墨一在一楼大厅的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吓了一大跳,这个人要是摔着磕着了,老板估计会炸了盛腾吧。

  宋九月摇摇头,看到自己脚边的花盆,眼里闪了闪,伸手抹了抹脸上的痕迹,有些疼,还有血。

  先是抽屉里的蛇,再是花盆,似乎对方都只是吓吓她而已,因为墨一告诉她,那蛇已经被扒了毒牙,只是看着恐怖,而今天的花盆,恰巧摔在了她的脚边。

  对方似乎在警告她什么,难道又是情敌?想要她离开傅殃的身边……

  眉头蹙了蹙,这点小伤没什么大碍,她随便贴了张创口贴,就去了顶楼

  没有让墨一去查,肯定也和上次一样,查不出什么结果,而且对方敢在盛腾对她下手,一定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下午下班了以后,她照样和傅殃坐车回家,路过小巷子,看到里面一群地痞正在欺负人,似乎还是个小姑娘。

  “傅殃,那是你带回来的哑巴女孩。”

  宋九月指了指,傅殃瞳孔一缩,让墨一去把人抱了回来,对方已经吓晕了,脸上潮红,看样子还发了烧。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这事儿是他疏忽了,本来以为把人放进盛腾,就没人敢欺负了,但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在那样的职位,难免不被人嫉妒。

  这地方人心险恶,她要是发生了什么事,连喊都不能喊,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带她回去。”

  墨一点点头,巴叔为了老板牺牲,就留下这么一个孩子,要是他们不管她,在洛城这样的地方,恐怕会被吃的渣渣都不剩。

  于秋的浑身都疼,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俊脸,想要喊一声,可是咿咿呀呀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回了家后,秋姨马上拿来了退烧药,给人喂了下去,发现这小姑娘长的还挺清秀,脸上笑成了花。

  “先生,这孩子以后就帮我打下手吧,看起来像是能吃苦的。”

  宋九月松了口气,只要这个人不再被欺负就好,待别墅里恐怕是最好的选择了,每次看到她畏畏缩缩的保护着自己,心里就有些不好受,多像以前的自己啊。

  “秋姨,那以后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

  宋九月笑了笑,伸手去探了探于秋的额头,还是烧着,连忙让秋姨在一楼收拾了一个房间出来,作为以后于秋的房间。

  收拾好后,把于秋放了上去,顺便掖好了被子。

  傅殃坐在沙发上,或许是想到那天的事了,脸上有些沉重。

  “墨一,联系一下学校,让她去上学吧,她之前有上过学么?”

  “老板,好像是高二,听说了巴叔的事儿,没有继续读了,在家里等着,我们去巴叔的家的时候,发现这孩子抱着照片哭睡着了。”

  傅殃点点头,既然是高中生,那就继续去读书好了,放在公司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