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权衡利弊
  宋九月看着傅殃,嘴角勾了勾,摸着一旁小黑的头,发现对方似乎很不情愿,眉头蹙了蹙,小黑怎么开始防备她了?

  秋姨把于秋安置好了以后,继续去厨房忙着,想着家里又多了一个人,眉眼都带了几分笑意。

  晚饭刚好,于秋就已经醒了,满脸苍白,不敢来客厅,就那样趴在门缝处看着。

  这里比她在电视上看到的宫殿都要大,那边的人她看到过,爸过世的时候,就是他们去家里,通知她消息。

  “于秋,过来吧,愣着干嘛?”

  宋九月起身,把这个孩子拉去了饭桌上,尽量放缓脸上的表情。

  “想吃什么自己夹,不要害怕。”

  于秋点点头,拿起筷子,看了柏洛城一眼,发现对方没有生气,才将筷子伸向了一旁的菜。

  总之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宋九月叹了口气,这个人就像一只蜗牛,稍微有点儿动静,就能吓得缩回自己的壳里。

  吃完饭后,她直接上了楼,开始看亦白哥今天发给她的东西,手指动的飞快,自从接触这一行以后,她发现其实在这方面有点儿天赋的人,弄起来是并不难的。

  她承认自己就有点儿天赋,现在研究这玩意儿,已经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就连上班的时候,也在想着怎么破解新的东西。

  冷不丁的被人从身后抱住,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感觉到耳旁传来他的呼吸,脸上红了红。

  “宋九月,学的不错,好好研究,有用。”

  “嗯。”

  宋九月点点头,看到电脑屏幕上溢出的大片数据,眼睛不停地浏览着,尽量找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最后将所有的数据一组装,自己的电脑突然变成了蓝屏,一分钟左右,才渐渐的恢复正常。

  成功了……

  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亦白哥虽然不靠谱,但在这方面,还真是强悍。

  弄好后,她去了卧室,直接把傅殃扑倒在床上。

  “我将来要成为一个很厉害的黑客,傅殃,你等着我攻破你电脑的一天。”

  傅殃被对方撞的额头发疼,怕悲剧再来一次,连忙扬了扬头,避免宋九月的铁头功。

  “我等着。”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在对方的唇畔亲了一下,转身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搂住了他的腰,嘴角一勾,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她亲自带着于秋去学校,而傅殃则去了公司,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感觉有人在盯着她。

  “嘭!”

  只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然后整俩车都失去了控制。

  宋九月心里一骇,马上起身,想要从后座上帮忙控制汽车,扭头一看,司机的眉心有一个弹孔,看样子是救不活了,而不远处是疾驰而来的大货车。

  宋九月咬咬牙,将方向盘狠狠的一转,汽车直接冲破天桥,向河里冲了下去,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噗!”

  车落水的声音,宋九月被强烈的撞击弄得头晕脑胀,打开车门,把一旁晕过去的于秋拖出来,可是对方的腿被卡住了。

  宋九月心里焦急,嘴上又不能开口,只能用力的拉着,河比较深,汽车还在继续往下掉着,下面似乎是一个黑洞,在不停的吸食着两个人。

  她狠狠的踢了一下后座,将于秋的腿解救了出来,看着停在河底的汽车,眼里深了深,拉着于秋往上游。

  憋气太久,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冒出水面的一刻,天桥上已经站了很多围观群众,也有好几个大老爷们跳下了河,过来帮她。

  宋九月看到有人游过来,放心的晕了过去,没有把于秋的手放开。

  两人最后都被送进了医院,不过还好,只是轻微的脑震荡。

  宋九月醒了后,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司机当时被人开枪射杀了,所以汽车会失控,假如她不把车开下河,一旦撞上那辆大货车,恐怕三个人都得交代在那里。

  对方的目标应该是她……

  傅殃听到消息后已经赶来了,但是距离车祸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如果司机中枪,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射中的,一定是狙击手。

  一个完美的狙击手,开枪完毕后是不会逗留在原地的,马上变装,混入人群。

  “宋九月,以后出去带保镖,别再受伤。”

  傅殃的眉头蹙着,到底是谁,三番两次的下手,再这样下去,宋九月的精神早晚会崩溃的,或许对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傅殃,我怀疑周围有内奸。”

  傅殃挑挑眉,低头静静的看着这个人,眼里有些笑意。

  “那你觉得会是谁?”

  宋九月摇摇头,他们周围的人太多了,光是盛腾的员工,就有几千号人。

  “脑袋还疼么?”

  傅殃摸了抹她的头,眼里带了一疯狂,不管对方是谁,想要宋九月的命,都得先过他的这关!

  “不疼了,于秋怎么样?”

  “醒了,你当时做的很好,在不能避免受伤的情况下,争取把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所以你们两个人现在才没事,走吧,回家。”

  宋九月点点头,伸出了双手,笑眯眯的看着这个人。

  傅殃嘴角勾了勾,将人一把搂进了怀里,往楼下走了去,在走廊上的时候,遇到了坐着轮椅的于秋,脸上依旧苍白,似乎是被吓着了,低头一言不发。

  宋九月觉得自己挺对不住这个孩子的,送她去学校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也不知道会不会在心里留下阴影。

  于秋被墨一推着,看到面前的黑色汽车,条件反射的抖了抖,双手捏着轮椅的车把,身体一直抗拒的往后扬着,看来是真的怕了。

  “别害怕,这次不会有事的。”

  宋九月安慰道,可于秋的眼里满是惶恐,最后抱着车门不肯上车。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不会有事。”

  于秋愣了愣,缓缓的将手松开,被墨一推上了车,这个车的空间很大,旁边还有一排的酒,车厢里都是酒香。

  于秋有些惶恐的坐在一旁,不会说话,别人也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到了家后,傅殃依旧抱了宋九月下来,尽管对方现在屁事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