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陈浅予出狱
  进屋后,把她放在了沙发上,眼底带着宠溺,旁边小黑在一旁淡淡的趴着。

  很奇怪,于秋这样软弱的性子,从一开始就丝毫不害怕小黑,每天想尽办法的和它多相处一点儿,甚至在抚摸小黑的时候,眼里都会带着兴奋。

  宋九月被这样的她萌到了,果然,再怎么折腾都还是孩子,转眼就把伤痛给忘了。

  正惊喜于秋的变化,却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坏事找上门了。

  ……

  上一次和盛阑珊匆匆见了一面后,对方就一直哽着一口气,恨不得她马上下地狱!

  但是盛阑珊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浮躁了,她是希望宋九月死没错,但绝对不能把自己搭进去。

  所以几天来,她一直想着该怎么扳倒宋九月,最后眼里一亮,让方艾去做一件事。

  方艾本来就以盛阑珊的话为圣旨,听说对方的计划后,马上打电话给看守所,对着里面的人软硬皆施,最后搬出了盛家的名头,里面的人总算是松了口,答应把陈浅予放出来一段时间。

  “方小姐,还请你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要是外界听到什么消息,我们整个看守就都完了。”

  方艾点点头,打算去把陈浅予领出来。

  陈浅予本来以为自己会在里面结结实实的待两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护她了……

  她的整个人都被巨大的仇恨充斥着,满脑子都只有宋九月这一个人,光是想到这个名字,整个心就已经烧心烧肺的厉害。

  像是一把大火焚烧森林一样,火势越来越猛,猛的她差点儿把自己给烧死了。

  当初她为什么进的监狱,她可是知道啊,一定是宋九月那贱人举报了她,呵,抢了她的哥哥,抢了她有钱人的生活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她送进牢里,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贱的女人!

  当警察叫她名字的时候,她以为是爸妈来看她了,内心没有丝毫波动,不过出去看到来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眉头皱了皱,她并不认识对方。

  方艾看了看周围,警察已经识趣儿的离开这个地方了,这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就连监控也没有。

  陈浅予的眉头蹙了蹙,直觉告诉她,今天可能要遇上什么大事,嘴角撇了撇。

  “我不认识你吧,你是不是说错名字了?”

  方艾心里本来也有些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电视上的看守所干净,整洁,每天都是进去的犯人如何被感化的事情。

  但现实中却不是那样的,真正的看守所里面,警察对待犯人特别粗鲁,不是打就是骂,对于那种不服从管教的,几乎会把对方打的半死,直到那人软下来。

  还有一些小年轻,被拘留十几天的,也会被警察抽鞭子,他们奉行的法则是,要让这群人长教训,确保他们从这个地方出去以后,就不想再进来。

  不得不说,还挺有用的,至少在洛城,重复犯罪的人特别少。

  陈浅予刚进去的时候,心高气傲的,免不了被一顿毒打,打完后被扔在硬邦邦的床上,每天有人给她换药,耳边是其他人被毒打的求救声。

  那个时候,她心里的愤恨快溺死她了,如一头濒临绝望的动物,想着怎么把对方咬下一块肉来。

  所以看着面前的方艾,她知道自己的希望来了,但不能表现得太过热情,所以表情一直是淡淡的。

  “陈小姐,在这里面过得还习惯么,今天我来这里,是想把你救出去的,知道你的心里满腔仇恨,想着报复宋九月那个女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我还能帮你。”

  陈浅予的脸上有些嘲讽,这人说的倒是信誓旦旦的,这个地方可是看守所啊,想要带人出去,难如登天。

  方艾知道对方心里的怀疑,没有解释,反倒是问了对方一个问题。

  “假如你离开了看守所,恢复了自由身,最想做的是什么?”

  陈浅予的脸上有些残忍的笑,她几乎是靠着仇恨度过的,每天就想着怎么把宋九月那女人弄死。

  甚至已经在心里意淫了各种杀死对方的方法,每一次结束后,她整个人都酐畅淋漓。

  “找宋九月,让她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

  方艾的嘴角勾了勾,很好,这就是盛姐需要的人,只要把这个人捞出去,就能给宋九月添堵。

  陈浅予本来以为这个人是在吹牛,但是一个小时之后,警察真的把她手腕间的镣铐解开了。

  自由了……

  她能去找宋九月报仇了……

  想到这里,激动的差点儿现在就去划了那个贱人的脸,可是冷静下来后,她就想明白了。

  宋九月那样的人,摧残她的肉体远远没有摧残她的精神有趣,当初自己爱面子,宋九月让警察去学校抓她,让她颜面扫地,成为老师和同学眼中的笑柄,包括爸妈,也都觉得是她做错了。

  她现在才知道宋九月有多狠,自己在乎什么,她就让自己失去什么,呵,那个人果然不是以前软弱的宋九月了。

  “陈小姐,跟我走一趟吧,要对付宋九月,你一个人可是不行的,别忘了她的旁边是傅殃,只要那个男人在,别人就休想伤害到宋九月的一根手指头,所以你可不能再莽撞了,捞你出来并不容易,别辜负了我们的期望。”

  陈浅予没有说话,最后直接被带到了一栋公寓里,没有其他人,就只有她自己。

  方艾让她等着消息,其余的什么也没说,公寓里转眼就只剩她一个人。

  陈浅予没来由的相信这个人,公寓里什么都有,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她并没有吃过一顿好饭,也没有睡过好觉,就怕刚睡着,就会被警察拎出去打。

  在里面的日子,她的神经时刻都是紧绷着的。这个时候,才算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在心里默念了几下宋九月的名字,眼睛被仇恨染的通红。

  刚刚的女人能把她从看守所那样的地方带出来,说明还是有一点儿本事的,她就等着对方的消息好了。

  嘴角勾了勾,开始想着要怎样给宋九月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