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绝望,奔溃
  小黑……

  宋九月想要挣脱开束缚住自己的人,眼里有些焦急,小黑现在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就算陈浅予把它杀了炖汤,也没有反抗的力气。

  陈浅予的嘴角勾了勾,就是这个畜生伤了她,眼里划过一丝残忍,伸出腿,踢在了小黑的身上,小黑被下了药,这个时候不清醒,只能睁着眼睛,眼神一直转着,发出低吼。

  但那低吼也是有气无力的,听起来有些可怜。

  宋九月的心里一疼,陈浅予有什么对着她来就好了,毕竟当初是她让小黑去咬人的。

  陈浅予的目光一直观察着宋九月,发现对方眼里很平静,嘴角勾了勾,装,继续装,她今天就要把所有的恶气都往那个女孩子和这头该死的畜生身上出,相信宋九月一定会觉得折磨和煎熬的。

  “把她放进玻璃柜里,我要让她看看,我今天是怎样折磨这畜生的。”

  陈浅予恶狠狠的说完,就有两个大汉搬来了一米八左右的柜子,是用玻璃做的,四周都很透明,能够看到里面的一切,宽度大概一米左右。

  她直接被几个人押了进去,然后上锁,根本出不来,看样子还是钢化玻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外面。

  陈浅予的脸上有些笑意,缓缓的向玻璃处走了过去,声音得意。

  “宋九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你知不知道我在里面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凭什么在外面逍遥快活,还有傅殃那样的男人宠着,凭什么?!”

  陈浅予想到傅殃那个男人,眼里就是满满的不甘,对方连看她一眼都嫌弃,对待宋九月却那么温柔,呵呵,这女人还真是走狗屎运了。

  “陈浅予,你到现在还把一切都怪罪到我的头上,未免太可笑了,要不是你自己贪图富贵,能有今天的下场么?”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讽刺,陈浅予的语气和表情,似乎在说她宋九月欠了谁似的,呵,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反省,果然是无药可救了。

  陈浅予摸了摸玻璃,眼里有些残忍。

  “我的好姐姐,你的亲爸亲妈都不爱你,难道你自己不好好找找原因么?你的性子本来就有问题,你抢了别人的东西,所以走到今天都是活该!”

  说完,转身背对着她,看到一旁楚楚可怜的于秋,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宋九月当初对自己可没有这么好啊,这个哑巴她凭什么。

  “你和你,把她的衣服脱了!然后把她给我强了,我想看到她哭泣求饶,挣扎的越厉害越好。”

  两个身材完美的大汉点点头,走向了一旁流泪的于秋。

  于秋不停地后退,直到身体抵在了墙上,才被人一把抓住了脚踝,不停地摇着头,满脸泪水。

  宋九月看得愤怒不已,隐隐的带了几丝心疼。

  “陈浅予,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是了,不要为难她!!”

  宋九月的眼眶发红,不得不说,陈浅予这一次是握住她的命脉了,虐待和侮辱她,她都不会怎样,大不了同归于尽,但是在她的面前这么伤害她的朋友,比往她的身上扎刀子都疼。

  陈浅予的嘴角勾了勾,心急了吧,痛了吧,她就是喜欢宋九月这副样子,愤怒却又没有办法。

  “啊!”

  “啊……”

  于秋是个哑巴,根本吐不出什么求饶的词汇,这个简单的啊字,已经很费力气了,她不停地推开想要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但是对方的肌肉发达,看起来很魁梧,力气大得不行,轻轻松松就把她制服了。

  开始撕毁她的裙子,露出雪白的皮肤。

  “陈浅予!!”

  宋九月的牙齿咬了咬,看着不远处的一幕,只觉得心上被人戳了无数刀,很疼,要是于秋今天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浅予听到宋九月愤怒的声音,差点儿没笑出声来,这就受不了了,待会儿还有更刺激的呢。

  “陈浅予,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当初是我报的警,当初也是我害你失去清白之身的。”

  陈浅予挑挑眉,嘴角有些讽刺。

  “宋九月,别急,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宋九月使劲儿的砸着玻璃,可是这玻璃太厚太硬了,要不是上面开了几个孔,她根本就听不到陈浅予的声音,看到那大汉已经压到于秋的身上了,眼眶红了红。

  “嘶!”

  裙子被扯碎的声音,还有于秋不成调的求饶的声音,混在一起,竟然是这世间最绝望的音乐。

  陈浅予忍不住想要笑,哈哈的笑,看到宋九月满脸的绝望和痛心,心里异常的畅快,畅快的她恨不得大吼一声。

  宋九月的手紧紧的贴在玻璃上,眼睛赤红的看着于秋挣扎,视线对上对方看来的,身体一僵。

  于秋不停地掉眼泪,最后似乎是认命了一般,闭上眼睛,空气中很快传来男人低喘的声音。

  宋九月不说话,胸腔里翻腾着炽热的恨意,傅殃当初说的对,她会后悔的,像陈浅予这样的人,就该永绝后患!斩草除根!

  当时念在养父母的情分上,她手软了,所以现在连累了于秋这个可怜的姑娘。

  陈浅予就靠在玻璃上,为了更清楚的看清宋九月脸上的愤恨,嘴角勾了勾。

  “啧啧啧,真可怜啊,宋九月,你说她是不是后悔认识你了,被两个人这么弄,估计会晕死过去吧,哈哈。”

  陈浅予边笑边擦眼泪,空气中是女孩子不成调的呼喊声,还有男人兴奋的声音,一个结束以后,另一个继续上……

  宋九月的拳头狠狠的握着,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嘴巴里也有腥味儿传来,但是这些比起于秋现在遭受的,都不算什么。

  陈浅予……

  陈浅予!

  宋九月想到这三个字,就觉得胸腔里翻涌的厉害,最后没忍住,只觉得满嘴的腥味儿,“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陈浅予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宋九月奔溃,绝望,愤恨,现在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这次选对方法了,这就是最折磨宋九月的办法。

  “你们两个用点儿力气,没吃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