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疯狂的宋九月
  两个大汉听到陈浅予的话,更加卖力,于秋咿呀的声音又传来,指甲紧紧的扣着地面,指头都是红色,地板上斑斑血迹,看着触目惊心。

  宋九月不再说话,她知道自己越是求情,只会让陈浅予更加得意和迫害于秋而已,所以她只能静静的把不远处的一幕盯着,暗地里攥紧了手,鲜红的血顺着手掌心一颗一颗的砸向了玻璃。

  一个小时以后,两个大汉停了下来,满脸的餍足,相互击掌,如同完成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宋九月的眼睛泛红,却什么都没说,只能看着意识浑浊的于秋颤抖的拿过一旁破碎的裙子,盖住自己的身体,然后两眼怔愣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浅予嘴角勾了勾,眉毛得意的挑了起来,看到宋九月已经冷静下来了,心里瞬间有些不高兴了,接过一旁的人递来的小刀,眼里有些兴奋。

  接下来,轮到那头畜生了……

  宋九月的瞳孔一缩,陈浅予这是要干什么……

  她看到对方缓缓的接近了动弹不得的小黑,牙齿咬了咬,想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悲痛,愤恨……

  陈浅予手上的刀子雪亮,看着就很锋利,她在小黑的身边蹲了下来,想到这个畜生曾经咬了自己的肩膀,让自己住院,心里就一阵的窝火。

  拿着手里的刀端详了一阵,视线在小黑的身上溜达着,最后捉住了它的尾巴,眼神看向了宋九月,眼里有些残忍。

  “宋九月,听说你最喜欢这个畜生了,今天我要把它杀了,在你的面前,一点一点的炖成汤。”

  宋九月的眼睛陡然睁大,拳头捏的更紧了一些。

  而与此同时,傅殃已经有些焦躁了,为什么送个人去学校会这么久,打电话还不接,眉头一皱,起身去了楼下。

  说来也真是蠢,陈浅予并没有把宋九月的手机扔掉,就让它躺在了宋九月的不远处,宋九月看到来电显示,眼睛一亮。

  “接听电话!”

  正在拨号的画面,立即变成了通话中,电话已经接通了……

  宋九月的心里发抖,辛亏自己把手机换成了静音,幸亏自己懒,把一切都调成了语音,不然今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浅予,我求你放了小黑吧,它只是一只黑豹,什么都不懂,当初咬你也是听我的命令,有什么对着我来就好了。”

  宋九月这么喊到,确保电话里的人能够听到。

  傅殃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后,瞳孔一缩,让墨一带了人,地方不是太远,十分钟左右就赶到了,十几辆汽车横冲直撞的进了校园。

  一路向着宋九月手机的定位方向开了去,电话并没有挂,傅殃的脸上漆黑,竟然有人敢打小黑的主意,真是该死!!

  而这边,陈浅予放下了刀,拿过一旁尖锐的箭,没有注意刚刚宋九月说了接听电话这几个字,嘴角勾了勾,狠狠的刺进了小黑的身体里,看到这畜生疼的抖了一下,忍不住想要笑。

  上次咬她的时候,不是挺威风的么!今天还不是像条狗一样趴在她的脚边!

  箭上带了倒刺,一旦刺进去就很难拔出来,况且箭很长,又加上陈浅予丝毫不留情,小黑的肚子直接被对方击穿了,鲜红的血不一会儿就溢了出来。

  小黑发出几声呜咽,连甩尾巴的力气都没有,尽管眼神有些凶狠,但是现在的它,根本爬不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畜生!让你狂!!让你咬我!!”

  陈浅予又拿出了一支箭来,朝着小黑的身体狠狠刺了进去!!

  两支箭,几乎贯穿了小黑的整个肚子,看着都疼,宋九月的眼里突然就有了泪水,以前她有危险的时候,这个臭屁的家伙总是威风凛凛的救她,但是现在它被人这样伤害着,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无能!

  她恨自己的无能!

  “宋九月,是不是要抓狂了,还不够,我要把它插成刺猬,我一共准备了十六支箭,就是为这个畜生准备的,神仙都就不活它!”

  宋九月摇摇头,手掌使劲儿的拍着玻璃,拍的整个手心通红,看到陈浅予又拿出了第三支箭,恨,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不得对方下地狱!

  “宋九月,你看着吧,看着我是怎么折磨死它的!”

  陈浅予说着,第三支箭就要朝着小黑的身体里插去,不过这个时候,大门被人撞开了,十几辆汽车出现在了里面,眨眼的距离,里面的大汉就去了一半。

  陈浅予手上抖了抖,看到四五把指向自己的枪,脸上白了白。

  宋九月的脸上是扭曲的恨意,傅殃过来打开了门,但是她并没有抱对方,反而是冲到了陈浅予的身边,抢过她手上的箭,狠狠的插向了她的肩膀,并且不留情的甩了几个耳光!打的对方的脸瞬间就肿了。

  “贱人!!”

  宋九月骂到,看到小黑有气无力的躺着,只觉得眼眶发酸,牙齿咬了咬,满眼奔溃的盯着陈浅予。

  陈浅予被这个眼神吓住了,又加上肩膀上疼,还有周围指向她的枪支,不敢乱动。

  宋九月看到一旁还剩下的箭,眼里闪了闪,又拿过了一支,眼神通红。

  “宋九月,你干什么?!难道要为了一个畜生伤害我吗?!我可是你的妹妹!你想想爸妈!你下得去手吗?!”

  陈浅予捂着自己的肩膀,脸上有些惶恐,一点一点的后退,但是宋九月已经踩住了她的裙子,她动弹不得分毫。

  也懒得同面前这个人说话,手上紧紧的握着箭,这一切都是这个人应得的,眼里狠厉,扎进了她的大腿,直接贯穿,让这个人尝尝小黑的痛苦。

  “啊!宋九月!你为了一个畜生这么对我!爸妈不会原谅你的!”

  陈浅予叫的嗓子都哑了,宋九月这个时候却回过了神。

  “傅殃,你先让人把小黑和于秋送去医院,我这里有点儿事儿。”

  傅殃点点头,一个大老爷们,看到那样的小黑,竟然觉得鼻子发酸,让人把它抬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