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无家可归了
  小黑呜咽两声,眼里闪着泪花,顺着长满毛的脸,一路滑了下去。

  动物都是有灵性的,何况是从小就跟傅殃在一起的小黑。

  宋九月这才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暗光,手指狠狠的掰过陈浅予那张染了泪水的小脸,声音残忍。

  “陈浅予,上一次我已经饶过你了,这一次你还来招惹我,真以为我会那么好心,饶你一次又一次么?”

  陈浅予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宋九月,黑暗,残忍,就连勾着的嘴角都带了两分冷凝的味道。

  她打了个哆嗦,那几支箭还在皮肉之间,她动一下,就是撕裂般的疼痛,泪水这个时候已经把视线模糊了。

  “宋九月你就是个贱人!你最好别放过我!不然下一次,我会让你比现在更惨,那个畜生,我会把它炖来吃的,哈哈哈!贱人!都是你害的!都是你!”

  陈浅予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拿着周围的东西,不停地扔向宋九月,身体一直后退着,就怕那女人拿着锋利的箭,又刺进了她的身体。

  宋九月一步一步的靠近,眼里没有任何感情,于秋变成那个样子,还有小黑,现在还危在旦夕,这个女人,死一百次否都不足惜。

  手里的箭紧了紧,眼眶通红,这样的坏人永远都是坏人!不可能有醒悟的一天!!

  这么想着,就要往陈浅予的另一边肩膀上刺去,这人刚刚刺小黑的时候,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

  然而箭还没有下去,就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制止住了。

  “九月!!你在干什么?!”

  声嘶力竭的声音,宋九月的手抖了抖,回头看去,才发现养父母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就在大门处站着,看到陈浅予的样子,差点儿哭晕过去。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是他疏忽了,没有让人在外面守着,不然对方不可能看到这一幕的。

  陈父那么胆小的人,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狠狠的一巴掌印在了宋九月的脸上,打得她的手疼,心也疼。

  傅殃往前走了一步,接触到宋九月的眼神,又缓缓的退了回去,拳头紧了紧。

  “她是你妹妹啊!她是你妹妹!!九月,难道你真的像浅予说的那样,变了吗?”

  陈母哭的悲痛欲绝,看到陈浅予的肩膀和大腿上都被刺了箭,而宋九月的手里正拿着箭,这下是什么都懂了。

  这个养女要杀了他们的亲生女儿……

  陈浅予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但是听到爸妈的声音,整个人立马来了精神,脸上扭曲的笑着,笑着最后,越来越疯狂。

  “宋九月,我说过你斗不过我的,哈哈哈,注定了是个小丑!呜呜呜,爸,妈,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就要被这恶毒的女人杀死了,她好狠啊……”

  陈浅予骂着骂着,哭了起来,肩膀上疼,身体上也疼。

  两个人把陈浅予扶了起来,满脸的泪水,没有想到,上大学的孩子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哽咽的不成声。

  路过宋九月的时候,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缓缓的开了口,声音里都是失望和后悔。

  “当初就不该把你带回来,你的亲生爸妈不要你,我以为你会知道感恩,现在却想着杀我的女儿,九月,你真的变了,以前的你不会这样心狠手辣。”

  陈父看到对方脸上的巴掌印,逼回了眼里的泪意。

  宋九月垂着头,到现在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手上的那支箭也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噗通!”

  她一下跪在了两个人的面前,陈浅予有一种错觉,这贱人对着自己下跪了,对着自己求饶了,想到这里,无比的畅快。

  大难不死,伤了那个畜生,也强了那个哑巴,宋九月到头来还跪在她的面前,简直是痛快。

  宋九月的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了一般,沉思几秒,才抬起了头,满脸的冷静。

  “爸,妈,对不起。”

  陈浅予嘴角勾了勾,看着面前这个人,恨不得一个巴掌狠狠的抽上去,可是她的手上没有力气,只能被两个人这样扶着。

  “我们不是你的爸妈,你的爸妈已经不要你了,九月,好自为之吧。”

  陈父说了这么一句话,狼狈的和陈母对视了一眼,没有想到当初收养的孩子会变成这个样子,摇摇头,不想再说话,扶着陈浅予离开了这个地方。

  傅殃这才上前,缓缓的蹲在了宋九月的面前,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缓缓的把人拉了起来。

  “哭什么,还有我。”

  宋九月摇摇头,拿过傅殃手里的枪,看着不远处的三个人影,瞄准了陈浅予,正打算射击,却被一旁的傅殃拦了下来。

  宋九月挑挑眉,满脸不解的看着这个人,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么……

  假如这次放走了陈浅予,下一次她的报复只会来的更加猛烈,人一旦疯魔起来,比魔鬼还可怕。

  “有我在,她活不过明天的,你和他们的关系,不适合弄得更僵了,乖,交给我。”

  傅殃拿过她手里的枪,叹了口气,把人搂进了怀里。

  她的眼神虽然狠厉,却仿佛被什么洗过一样,很亮,这一刻的宋九月,既脆弱又果敢,情不自禁的让他想要去疼惜。

  抱了一会儿,才把对方打横一搂,弄进了怀里,缓缓的向着大门走去,到了外面后,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副驾驶上。

  宋九月的脑袋里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不过想到刚刚养父母看她的眼神,还是有些难受,但是换位思考,自己唯一的女儿被人那样对待,怎么能不生气。

  那个家,她是回不去了。

  宋家抛弃了她,现在养父母也抛弃了她……

  “宋九月,有我的地方,都可以是你的家。”

  傅殃说着,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勾了勾,一把将人搂了过来,狠狠的亲着。

  宋九月看到七拐八拐的汽车,吓了一大跳,她还不想死啊……

  “我们一起下地狱……”

  傅殃的声音带着笑意。

  宋九月想要把人推开,却发现傅殃是铁了心的要亲到她,余光看到飞来的大汽车,吓了一大跳。

  “傅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