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死亡的恐惧
  “哧!!”

  汽车在最后关头狠狠的打了方向盘,与迎面而来的大车错过,轮胎在地上摩擦的起了白烟。

  宋九月的脸色苍白,看到满脸戏谑的傅殃,又气又怒,这个人到底是要干什么。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重新打了方向盘上路。

  “刚刚刺不刺激,这样你就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了吧。”

  畜生……

  禽兽……

  宋九月觉得这个人真是太疯狂了,要是稍微失误,两个人都得栽在这里。

  但是她没有说话,两人一路沉默着去了医院,兽医还在为小黑拔箭,因为箭上带了倒刺,根本不可能整支拔下来,只能先剪掉箭头,再拔,这又增加了疼痛。

  小黑呜咽了一声,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肚皮一起一伏,看来还有生命迹象。

  “它没有那么脆弱,不过这是它受过最重的伤了。”

  傅殃安慰的拍了拍宋九月的头,宋九月转身去旁边的医院看于秋,对方还没有醒,破碎的裙子血迹斑斑的。

  嘴唇紧紧的咬着,不知道梦里在经历着什么,手紧紧的揪着床单。

  “啊!啊!”

  于秋叫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挣扎着,快要把手上的针头挣扎掉了。

  宋九月只能按着这个人,不让她乱动,心里满满的愧疚,第一次送这个人去上学,差点儿掉河里淹死,第二次,被两个男人强,这个人受到的伤害太大了……

  于秋“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的宋九月,愣了愣,眼神看向了天花板,似乎不想跟任何人交流。

  高二的孩子,该懂的也懂了,肯定知道自己经历的那些意味着什么。

  “于秋,对不起。”

  除了这一句,宋九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一旁坐了下来,想要握住对方的手,却发现那孩子敏锐的躲开了,看着她的目光带了一丝戒备。

  宋九月短暂的一愣后,苦笑了一声,确实,对方是该怪她的,叹了口气,起身。

  “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这句就走了出去,多少还是难过的,这个孩子刚对她敞开了一点儿心门,这个时候是彻底的闭上了。

  到了走廊上后,靠着冰冷的墙,看了看医院里惨白的灯光,嘴角扯了扯,都说医院是最能收获绝望的地方。

  果然如此。

  不一会儿,傅殃也找来了,看到发呆的人,心里一软。

  “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不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宋九月抬头,看了这个人一眼,然后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真温暖,结实,要是这个怀抱属于她就好了。

  傅殃没说话,手掌缓缓的在她的身上抚着,眉眼清淡,偶尔闪过一丝什么,没人看得清楚。

  到了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小黑已经包扎好了,除了脑袋和尾巴,整个身体都绑了绷带,不能走路,所以只能在医院里待着。

  而于秋,精神已经恢复了,不过比原来更加沉默,更多的时候只是默默的坐着,发呆。

  宋九月也不敢主动去找她说话,对方肯定是不愿意的,只能静静的靠在傅殃的怀里。

  几人一起回了家,于秋早早的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宋九月和傅殃就坐在沙发上,没有电视,没有其他的声音,就只是静静的坐着。

  “陈浅予本来应该坐两年牢,却被有心人放出来了,傅殃,关押陈浅予的那个看守所你看过了么?”

  “已经让人去查了。”

  傅殃把人拉了过来,缓缓的靠在自己的腿上,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头发。

  两人在这里难得的温馨,另一边的陈浅予却因为刚拔箭,被注射麻药,整个人都虚弱的要命,只能在病床上躺着,想到今天绝望奔溃的宋九月,嘴角勾了勾。

  只要她陈浅予不死,下一次只会用尽所有力气玩死那个贱人!

  正这么想着,病床的门被一个医生缓缓打开,医生穿着白大褂,脸上也戴了口罩,手里拿着一个注射药物的针管。

  “医生,我的伤口什么时候才能愈合啊,会留疤么?”

  医生一顿后,缓缓开口。

  “快了,陈小姐,你只要好好休息,多做好事,伤口一定不会结疤的。”

  多做好事……

  陈浅予听到这句话,缓缓的抬头,看到一张冷硬的脸,瞳孔一缩,想要挣扎着起床,可是麻醉的药效还没有过去。

  “你是谁?!你根本不是医生!!”

  男人嘴角勾了勾,缓缓的将绿色的液体注射进了瓶子里,与里面的药水混在一起后,竟然变成了无色。

  陈浅予的脸上惨白,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她?

  她现在只有一张嘴巴能动,其余的部分都还处于麻醉状态,只能惊恐的看着那个男人将药水一点一点的注射进去。

  “爸!!妈!!”

  陈浅予声嘶力竭的喊着,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煎熬,恐惧,恐惧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男人竖了一根手指在自己的嘴边,声音戏谑。

  “没有人来救你的,陈浅予,宋小姐是你不能招惹的人,明白么?”

  宋小姐?

  宋九月!!

  贱人!!

  陈浅予的脸上有着毁天灭地的恨意,她都已经变成这样了,没想到那女人竟然还不肯放过她!

  疼,密密麻麻的疼开始顺着血管蔓延开来,一直蔓延到她的心脏处,未知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折磨的她快疯了。

  “求你了,求你饶了我,宋九月她给你什么好处了,我也能给你……”

  陈浅予现在才是真的怕了,身体里密密麻麻钻心的疼,疼的她快死了,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呜呜呜,求你饶了我,宋九月,姐姐,我再也不敢了……”

  陈浅予的意识开始迷蒙起来,眼前男人的脸开始涣散,开始不清晰。

  身体慢慢的麻木,人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一秒都会被无限的拉长,拉长,无尽的恐慌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口一口的吸食着她的身体,挣扎不开,逃脱不了,只能那样沉下去……

  十分钟后,男人上前去探了探她的鼻间,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嘴角勾了勾,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