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小心被狐狸叼走
  这一幕没有被任何人看到,就连来往的医护人员也没去注意,陈浅予没有想到,她的生命会定格在这里。

  尽管她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但是一切都停止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知道了,那个女人是真的不好招惹。

  ……

  宋九月本来就没打算放过陈浅予,又听傅殃说不会让对方活过明天,她也就放心了下来。

  不过看着旁边一言不发的于秋,叹了口气,这个人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和她说话了么。

  于秋低头,慢慢的整理桌上的东西,如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只要对上宋九月的眼神,就会马上错开。

  宋九月心里一叹,没有说任何话,瞥到一旁淡定的傅殃,知道这个人大概不会管这些,嘴角抽了抽。

  “傅殃,今天你要去公司么?”

  傅殃这才放下手里的报纸,点点头,视线在她的身上扫了一圈儿,又淡淡的撇开了。

  这个时候,于秋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去自己的房间躲起来了,秋姨拿着一个小本子,脸上满是欣慰。

  “于秋这孩子真是暖啊,傅先生,宋小姐,你们看看这笔记本上面,整整齐齐的,写的可都是大家的爱好啊,就连小黑也有。”

  宋九月拿过笔记本一看,发现上面确实写着这些。

  ——宋姐姐不喜欢大蒜,洋葱。

  ——殃哥哥对芒果过敏。

  ——小黑喜欢别人帮它揉肚子。

  一条一条的列下去,竟然有七八页那么多,可见这孩子是真的用了心的。

  宋九月心里安慰,至少那孩子不厌恶她。

  “秋姨,以后好好照顾她吧。”

  “你放心,宋小姐。”

  秋姨弯腰,很恭敬的说道,那孩子她还挺喜欢的,做事麻利,又能吃苦,人还乖巧,在这个年龄段,还真是不多见。

  两人吃过早饭,傅殃正打算上车,却被宋九月一把拉了下来,头上一重,一顶帽子已经扣到了他的脑袋上,再然后是墨镜,口罩。

  “宋九月,你要干什么?”

  宋九月给自己戴了顶假发,也戴了个墨镜,拉着傅殃便往外走。

  “傅殃,你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公交车吧,我带你去体验一下。”

  傅殃嘴角抽了抽,就那个人挤人的地方?他才不要去。

  “宋九月,放手,不然我可生气了。”

  宋九月一愣,回头笑眼弯弯,傅殃见鬼般的跟着她上了车,直到被里面的人味熏的皱眉,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其实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但是这对于傅殃这种公子哥,还真是有些受不了,也不知道这女人的脑袋瓜整天在想什么。

  宋九月原来的生活根本离不开这个东西,但现在跟傅殃一起,好像又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不过再扭头的时候,看到傅殃的旁边多了一个性感的女人,超短裙,吊带衫,小蛮腰,那大长腿还不停地在傅殃的腿上蹭着,眼看就要蹭到不该蹭的地方了,傅殃竟然都没有推开!!

  他竟然不推开!!

  宋九月差点儿被气炸了,那女人怎么回事,难道看不到她?!当着她的面调戏她的男人!

  女人还在傅殃的身上蹭着……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哗”的一下冲过去,挤掉了傅殃身旁的人,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大胆。

  女人似乎也愣了一下,被挤的一歪,直直的朝旁边的大爷摔了过去,被大爷抱了个结结实实的。

  “小姐,管住你的大腿和春心,这个男人是我的。”

  说完这句,刚好车停了,她气呼呼的拉着似笑非笑的傅殃下车,到了盛腾楼下的时候,脸上通红,当然是被气的。

  傅殃反倒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走了几步才回头,看到还在原地待着的女人。

  “宋九月,快迟到了。”

  宋九月觉得心里的小火苗一下子成长为熊熊烈火了,这人难道就不解释一下,刚刚在公交车上,不推开那个女人的原因吗,太过分了!

  “傅殃,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咬牙切齿的声音……

  傅殃一愣,他有什么要说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笑意。

  “我需要说什么吗?宋九月,我只是在时刻提醒你,找了这么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就要随时防着点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别的狐狸叼走了。”

  被别的狐狸叼走了……

  宋九月气的语无伦次,感情男人还是喜欢火辣直白的啊,牙齿咬了咬,气愤的走几步到傅殃的身边,她只有一米六八,还得抬头看这个人。

  “傅殃,没有狐狸敢叼你,因为我会撕烂她们的狐狸脸,扒了她们的狐狸皮做成手套。最重要的还是你,你要是敢回应她们,我让你再也举不起来!”

  傅殃低头看着这个人,她的小嘴吐出一个个词汇,眉毛挑了挑,伸出两根指尖在自己唇上亲了一下,最后印到了宋九月还喋喋不休的嘴上。

  世界突然安静……

  宋九月一顿,身体如触电了一般,心虚的看了周围,脸上火辣辣的,指尖捏住了傅殃的衣角,垂头不说话,耳旁传来男人的嘲讽。

  “不堪一击。”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对付这种炸毛的生物,就应该这样来。

  两人一路到了顶层,宋九月脸上的燥热总算是退了下去,放开了傅殃的衣角,淡定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但是刚坐下,楼下前台就来电话了。

  “宋小姐,那个……你儿子找你……”

  宋九月一愣,她连婚都没结,哪里来的儿子,隐隐听到电话里传来几声慌乱,然后就是稚气的声音。

  “宋九月,我想逛街,你给我下来。”

  宋九月一个哆嗦,这不是江孽那个孩子么,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现在她相信,傅殃没有把人拿去喂小黑了。

  “那个,我现在在工作呢,改天陪你玩游戏吧。”

  “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宋九月,我告诉你,你不下来就是虐待小朋友。”

  宋九月懵逼了,这小屁孩怎么回事,一段时间不见,怎么这么幼稚了?

  嘴角抽了抽,拿过一旁的小包走了下去,看到江孽正一脸严肃的坐在前台上,而前台的小姐已经被他旁边的彪形大汉吓得躲开了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