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这是我的女人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她不信这个阿大不知道小黑是公的,看到对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感叹的摇摇头,男人啊……

  “小黑,你这伤还得在医院养几天,等结疤了才能回家,乖。”

  宋九月看到小黑努力想要撑起身体,知道这头豹是想回家了,但是它本来就是动物,那几处伤几乎致命,要不是找来的医生好,估计这个时候已经死了。

  又安慰了一会儿,才带着江孽回家。

  宋九月翘班已经翘习惯了,高层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傅殃都是在看到网上的新闻后,才知道这个人已经走了的,眉头一蹙,打了个电话给喻初原。

  “盛琅的情况怎么样了?”

  喻初原看着面前正照顾盛琅的江影,突然觉得牙疼,他回国以后,怎么到处吃狗粮。

  “死不了,快恢复了。”

  “那就好,他好以后,让他好好管教儿子!”

  说完这句就挂了,喻初原有些懵逼,让盛琅好好管教儿子,但是冲他发什么火啊,神经。

  一旁的江影正在给盛琅喂粥,盛琅满眼笑意,一口一口的吃着,偶而默默含情的看某人一眼,惹得江影一个娇嗔。

  “死鬼,真讨厌~”

  喻初原快吐了,妈的,这两人真是够了,之前不是你恨我,我恨你,非要把对方弄死才开心吗,这个时候倒是腻歪到一起去了。

  他一个单身狗,被逼着每天都吃劣质狗粮,可是想想女人这种麻烦的生物,浑身一抖,打死都不要沾染这种生物。

  盛琅觉得自己现在跟做梦一样,早知道能够换来这种结局,他早点儿去死就好了。

  看到面前这个人,只觉得幸福的冒泡。

  两个人在这里你侬我侬,早就忘记了还有一个儿子的事情。

  “盛琅,我可告诉你,想跟我在一起,你就得忘记盛家,不然我心里膈应的慌,我能接受你,但不能接受当初参与了这些事的你的家人,盛阑珊闯了祸,你的爸妈,爷爷,都在帮她隐瞒,我不会原谅他们的。”

  盛琅的脸上一顿,点点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你外面那些花花草草,最好是早点儿给我处理干净了。”

  盛琅继续点头,只要能和这个人在一起,让他放弃什么都行。

  江影看这个男人还算靠谱,没有丝毫不情愿,脸上突然带了笑意,重新舀了一勺粥,凑到了盛琅的嘴边。

  “来,张口,啊。”

  盛琅兴高采烈的又吃了下去,笑得跟个二愣子似的,这时候哪怕对方给他喂毒,他估计也能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喻初原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干脆出了屋,想着这人已经没事了,他也不用时时刻刻的守着。

  所以直接去了傅殃的地方。

  进屋的时候,瞥到坐沙发上的江孽,看清对方的全脸后,知道这个是盛琅和江影的孩子,不禁有些同情,你爸妈可是还在打情骂俏呢,哪里能想起你这个儿子。

  但是这么残忍的话,他也不好对一个孩子说出来。

  宋九月正好为江孽切了水果出来,看到喻初原,松了口气,听说喻初原在医治盛琅,盛琅没事,傅殃也就放心了。

  过了没多久,傅殃就回来了,看到缩宋九月旁边的小不点,眉头皱了皱,那似乎是他的位置,这孩子真是太不懂事儿了。

  江孽本来看电视,看着看着,已经有些睡意了,但是猛的被人揪住领子提了起来,睡意一下就跑了,抬眼就看到傅殃那张狰狞的脸。

  吓得马上抱紧了宋九月的胳膊,这个蠢女人他虽然不怎么待见,但是比起这个男人来,还是她身边安全一些。

  “坐过去。”

  “不要!”

  江孽严词拒绝,一大一小相互对视着,带着火花的视线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傅殃挑挑眉,这孩子知不知道他是谁,敢这样跟他讲话。

  “这是我的位置。”

  傅殃忍着脸上的怒气说了这么一句,恨不得一把捏死这小子,他老爸难道就没教过他,别破坏人家的姻缘么?

  “呵,这是我的女人。”

  稚嫩的声音响起,充满了对傅殃的嘲讽,一旁的宋九月和喻初原齐齐缩了缩脖子,这孩子……怕是不要命了吧……

  果然,傅殃听到这句话就怒了,一把提起某人的衣领,拿过外套出了客厅,江孽的黑衣保镖默默的跟在旁边,不是他不帮忙,而是不敢啊。

  敢在傅少的家里对傅少动手,估计他是见不到明天的少爷了吧。

  屋外汽车启动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江孽的“放我下去”,远去了。

  傅殃觉得这小子要逆天了,敢跟他抢女人。

  汽车一路疾驰,到了喻初原的地方,一脚踢开门,看到里面抱得美人归的盛琅,差点儿把手中的一团砸对方脸上。

  “管好你的儿子。”

  盛琅看到被傅殃提在手中的一团,嘴角抽了抽,他家儿子又怎么了?

  江孽一直想要下去,剧烈的挣扎起来,旁边江影连忙把人接过,放在了床上,一大一小这么看着,还真是像。

  傅殃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嫉妒了,人家盛琅的儿子都会打酱油了,他的儿子还没个影。

  “以后再看到他缠着宋九月,我打断他的腿。”

  盛琅脸上抖了抖,搞了半天,原来是吃醋了,跟一个小孩子吃醋,脸呢?

  然而傅殃已经转身离开了这里,这次过来就是把那碍事的小子丢这儿的,想到家里的宋九月,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她商量一些东西了,比如孩子这个问题,绝对不能再拖了。

  回到家后,秋姨已经做好晚饭了,傅殃想着该怎么开口,宋九月才能答应生孩子,她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排斥。

  吃完饭,迫不及待的就拉着宋九月上楼,一把将人扔在了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宋九月,有没有觉得家里少了点儿什么?”

  宋九月一愣,这家里还能少什么?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眉头蹙了蹙。

  “你觉得少什么了,待会儿我们就去超市买。”

  “超市买不来的,我们得自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