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离开她我不能活
  傅殃就是有这种噎死人的本事。

  将宋九月往怀里一拉,往楼上走了去,宋九月乖巧的像只猫咪一样,对于某人晚上的热情,也没有推开,甚至还将双手放到了他的脖子上,带着几分诱惑的勾着。

  傅殃的体力一向很好,今晚根本没有打算放过宋九月,满脑子都是孩子的事情,所以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迟迟睡过去。

  ……

  宋九月醒来后,想到晚上的一幕还有些脸红,特别是自己竟然还那么配合,昨晚真是太放纵了。

  早上吃过饭,她就和傅殃去了公司,关于网上私生子的评论,懒得搭理,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

  不过中午的时候,江影的微博更新了,晒出了她和江孽的照片,并且说道——我的儿子,谢谢。

  云淡风轻的几个字,却是让娱乐圈瞬间就炸了,那可是江影啊,一直在歌坛有着无与伦比的号召力的江影,要知道现在的歌手并不好混,因为网上那么多资源,谁还会买你的唱片。

  但是江影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她从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唱片每每出手必定能卖掉百万张,歌坛当之无愧的一姐。

  尽管后来她消失过一段时间,但是回来后,出场费依旧是所有人当中最高的。

  把她消失的时间和孩子的年龄进行对比,竟然意外的吻合,又加上母子俩有些相似,大家这下是彻底的相信了。

  所以网上又热闹了起来,纷纷开始发表评论,都在猜测孩子的父亲是谁。

  宋九月也是在午休的时候,看到的这个消息,差点儿就炸了。

  江孽是江影的儿子?如果是江影的儿子的话,那他的爸爸岂不是盛琅那个花花公子?

  嘴角抽了抽,真没想到啊,江影那货背对着众人,孩子都这么大了。

  宋九月有些感叹的摇摇头,难怪觉得和江孽那小子亲近,竟然是江影的儿子,傅殃应该一早就知道了吧,不然早把那小子喂小黑了。

  但是想到江影和盛家的恩怨,又忍不住为她捏了一把汗。

  ……

  盛家。

  从江孽的样子被爆出来的时候,大家就愣了,那个江影当初确实跟在盛琅身边一段时间过,那段时间盛琅无比的收心,再没有出去泡吧什么的,天天都围绕着一个女人转。

  可是他们盛家,怎么可能娶一个娱乐圈里不三不四的女人进门,谁知道她背后睡了多少个男人。

  盛家在看到江孽的第一眼,就知道那一定是盛琅的孩子,真是没想到,江影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悄悄的把孩子都生下来了,下一步她是不是想要用孩子来威胁他们盛家?

  盛凌想到这里,有些坐不住了,马上把盛琅招了回来。

  盛琅当然知道家里叫他回去干什么,嘴角勾了勾,没有犹豫的就去了,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脸严肃的爷爷,眼里有些笑意。

  “爷爷,这是怎么了,今天是谁招惹你了么?”

  盛凌抬头看着这个人,眉头蹙了蹙,将手中的拐杖捏了捏。

  “小琅,你老实告诉爷爷,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

  “是啊。”

  盛琅说的毫不犹豫,倒是把盛凌给噎住了,眼里深了深。

  “那你打算怎么办?”

  盛琅拿过茶几上的茶,自己喝了一口,才说道。

  “娶她,婚礼我都想好在哪里办了,爷爷,你到时候一定要出席。”

  盛凌气得脸上通红,这个孙子竟然打算娶那样的人,未婚先孕,不知廉耻的女人,心里剧烈起伏着,看到一旁吊儿郎当的盛琅,瞬间发了火。

  “我们盛家不需要那样的孙媳妇!小琅,马上和她分手!还有对外界宣告,就说那不是你的孩子!!江影那样的女人,是绝对不可能嫁进我们盛家的!!”

  盛琅挑挑眉,江影压根儿不屑嫁入盛家好吧,她对这个家庭恨之入骨,恨不得把里面的人抽筋扒皮,又怎么可能想要嫁进盛家。

  她从始至终,想嫁的只有他盛琅这个人而已,想到这里,嘴角缓缓的扬了起来。

  和以往吊儿郎当的笑容不同,这个笑是发自内心的,眼角都带着醉人的风情。

  “爷爷,她不想嫁给盛家人,我想了想,只有我脱离这个家庭才能娶她了,对不起,爷爷,在我生命中,她是最重要的,离开她我不能活。”

  这话是什么意思?

  盛凌满脸苍白的把这个孙子盯着,难道他要为了一个女人,连亲人都不要了么。

  一旁的盛阑珊也有些焦急,这个哥是怎么回事啊,那个江影看着可不像是省油的灯,怎么就入了哥的法眼呢。

  想到什么,缓缓开了口。

  “哥,最初江影在娱乐圈中只是小透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和他认识的时候,她已经小有名气了,一个没有背景的新人,想要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是很难的,除了潜规则,我真的不知道还能相处什么,哥,这女人为了名气,早就已经出卖自己的身体了,她就是个贱人!”

  盛阑珊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特别是听说江影和宋九月关系不错,她的心里就一肚子的火,果然啊,两个贱人总能凑到一块去。

  然而她的话刚说完,脸上便狠狠的挨了一个巴掌,不敢置信的抬头,对上盛琅那双充满嫌恶的眼睛。

  盛凌也在一旁愣住了,没料到这个孙子竟然打人。

  “盛阑珊,下次再听到你诋毁她,就不是一个巴掌那么简单了。”

  盛阑珊到现在还是懵的,被疼痛刺醒后,眼眶里有了泪水,声音有些声嘶力竭。

  “哥,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打我?!”

  盛琅的声音淡淡的,丝毫没有因为盛阑珊的指责而愧疚半点儿。

  “她不是外人,是我的老婆,盛阑珊,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没有你这样娇纵的妹妹了。”

  盛琅说着,视线缓缓的投到了一旁盛凌的身上。

  “爷爷,我现在宣布,脱离盛家,以后我只是盛琅,和盛家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江影,你喜不喜欢我都要娶她。”